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至强机甲在线阅读 - 番外——陈羽篇

番外——陈羽篇

        机甲星某处——

        “哈哈哈,儿子,瞧瞧你锅里的都是什么东西,黑糊糊的一坨是黑暗料理吗?”

        一个男人指着一口锅捧腹大笑。

        此人是陈羽的父亲,陈武!

        十岁的陈羽看着自己锅中黑色的一坨,脸不由一红,不过还是扯着脖子反驳。

        “我这新手上路,难免翻车,你等我多练几日,一定能超越你!”

        “超越我?那可不是几日的事情。”

        陈武粗糙的大手按在陈羽头顶。

        “不过你一直坚持下去,有一天一定能超越我的。”

        “哼!我只要一个月,一个月就能超越你!”

        “好,一个月后我等你超越。”

        一月后……

        陈羽左手握锅把,右手握铲,锅中的食物不断被翻炒,火时不时进锅中小腾一会,没一会,一道小炒肉出锅。

        小炒肉刚出锅,香味就弥漫在四周,让人有咽口水的冲动,

        “不错嘛,不过和我的水平相比还是差了些。”

        陈武端出他刚炒好的一盘色香味俱全的小炒肉出现,它的出现立即盖过了陈羽的小炒肉,甚至陈羽本人看了都有种拇指大动的感觉。

        “想吃吗?”

        陈武诱惑着陈羽。

        咕咚。

        陈羽咽着口水,但这并没有让他点头。

        “我不吃!吃了就是承认你做的比我好!”

        几分钟后,陈羽在桌上狼吞虎咽的吃着陈武做的小炒肉。

        “慢点慢点,你妈教你的礼仪都去哪了。”

        “唔唔……妈妈说那是在重要场合才该摆出的姿态,平时做自己就好,不要有约束感,对了,老爸!为什么你做吃的总是比我好吃?”

        “因为我是在用心做啊!”陈武笑着说道。

        “用心?”

        陈羽头顶着大问号表示不解。

        “以后你就明白了。”

        陈武没多做解释。

        一年后,陈武开始对陈羽进行各种高难度并且残酷的训练,陈羽的母亲则进行教导各种文化知识以及琴棋书画等……

        第二年——

        此时的陈羽已经十二岁,身体正在发育的他已经一米七,要不是那一脸的稚气,还真以为是个小大人。

        “爸,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陈羽他们来到了一片森林,这里没有任何人,只有凶残的野兽。

        陈武注视着森林深处,轻声道:“现在你一个人进入森林,在里面待满十天,十天之内你要想尽一切办法活下来,明白吗?”

        “明白。”陈羽点头,不过当他看向森林的时候,顿时退缩了,他颤声道:“爸,我怕。”

        陈武见自己儿子这样也是于心不忍,可是他忍住了。

        “你要克服你心中的恐惧,进去!”

        陈羽咬了咬牙,朝着森林里走去,当他再回头的时候,陈武早已不知踪向。

        “我不害怕,我不害怕。”陈羽立马安慰自己。

        天渐渐沉了下来,夜幕降临,又渴又饿的陈羽拖着疲惫的步伐靠在一颗树旁。

        当他坐下观察周围的时候,他的心悬了起来,漆黑的一片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总觉的有什么在其中飘过,这让他畏缩了起来。

        咔嚓!

        树枝被踩断的声音,陈羽的神经立马紧绷了起来。

        “谁?是谁在那?”

        没有人回答他,有的只是一片寂静。

        这让他很不安,他没有火,没有武器,甚至还很渴很饿,以这样的状态他是敌不过任何野兽。

        嗷!

        突然,一只成年的狼出现在他的背后,他的魂在这一刻仿佛被吓飞了,而他也认为自己要死了。

        “不!我不能死!”

        这个声音突然响彻在陈羽的心底。

        狼将他扑倒在地,一张血口拼命朝着脑袋咬去,有着强烈求生欲望的陈羽哪会让狼得逞,他左手使劲掐住狼脖子,哪怕狼用爪子抓破他的左手都不肯松手,而右手握拳拼命的打在狼脸上。

        “啊!”

        陈羽拼命嘶吼,此时的他仿佛化生为野兽,张口咬在狼的脖子上,不顾一切的咬,直到咬死了为止。

        呼哧!呼哧!

        陈羽躺在地上拼命喘着气,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吃狼肉。

        一直隐藏在暗处的陈武松了一口气,一直紧握的拳头也舒展开来,刚才,他差点就忍不住冲出去了,好在最后的关头陈羽将狼击杀了。

        “儿子,一定熬过这最艰难的一段旅程!”

        躺着的陈羽艰难趴起,狼的血腥味散开来会引来其他野兽,他不能就这样躺着。

        凭借微弱的月光,他找到了几块木头、短木棒以及一些枯叶的碎屑开始砖木取火,将材料摆放好,他不顾手上的疼痛将短木棒放在木头上飞快地转动起来。

        嗤!

        微弱的火苗蹿起,陈羽赶忙将树枝丢上去。

        火越来越大,周围的一片都被照亮了,陈羽也看到了自己身上的情况,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上面是一道道狼爪,好在血已经不在流了。

        他现在很渴,当看到旁边死去的狼,犹豫了一会,随即一口咬在狼的脖子上吸吮起来,狼血十分不好喝,但他忍着这味咽了下去。

        ……

        十日很快就过去了,陈羽在这期间遇到过各种野兽,强大的野兽,他隐匿踪迹的撤退,弱小的则毫不犹豫斩杀做其晚餐。

        如果说三日前,他肯定不敢相信这些是自己做的,但多次在兽口下死里逃生,他蜕变了。

        “小羽。”

        陈武雄厚的声音传来,陈羽立即闻声望去。

        “爸。”

        陈羽飞扑过去,抱住了陈武,他现在很想哭,很想诉说自己这三天以来的艰辛,但他没有。

        陈武拍了拍陈羽的背,那严肃的表情也有些动容。

        “爸,我活下来了。”。

        陈羽离开陈武的怀抱,神情不带任何变化地说了一句。

        陈武一怔,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儿子脸上的稚气仿佛已经消散不见,留下的只有坚毅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