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三国:谁让他做谋士的?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不当人子,不讲武德!(大章)

第六十五章:不当人子,不讲武德!(大章)

        他和那名宿卫大眼瞪小眼了很久,然后不远处就有无数目光转了过来,有的人不解、有的人迷茫,但更多的是信赖的目光。

        不少人还是知晓张韩的事迹,自行伍里杀出来的谋臣,当初他一支小队几乎全灭,但那是用计失策,被人埋伏,但张韩还是能活下来。

        当然,这个秘密只有曹仁和他的近臣知晓,所以曹仁之前对张韩的各种策略虽然心有不服,但因为愧疚,也一直没有反对过。

        光这一项,极少知情人都觉得张韩值得信赖,于是曹仁的几个宿卫副将已经提着精良的战铠过来了,典韦也拿着亮银长枪站到了张韩的面前。

        “去吧,先生。”

        典韦一脸的真诚,“您若是战死了俺给你收尸报仇。”

        “我给你两巴掌,”张韩咬牙看着他。

        这时候,曹操等人的目光也看了过来,他看到张韩的那一刻,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安心。

        “这,伯常是何人?”刘备在旁温声问道,对张韩暗暗打量。

        “哼哼,”曹操负手轻笑,“我帐下一位主簿耳,年轻人,令其历练一番,倒是也不错。”

        “嗯,”刘备当然不信。

        你骄傲的样子已经藏都不藏了吗,孟德老兄。

        听闻这“伯常”来后,嘴角就没下去过,看来也是一员悍将,却收位主簿带在身边,那这年轻人的地位就较为特殊了。

        刘备看向不远处正在披甲的青年,双眸灵动、表情如怒目猛士,正盯着某处积蓄气势,披甲后有银面辉光,得体护手,长枪背与身后,头盔下一双眼睛更是凌厉。

        气势完全就不同了,身姿挺拔、锐气尽出!

        湛蓝色的披风在后,锁铠显出体魄精壮,微微后瞥的面容虽白净却英朗,这让他不由得想起了子龙。

        可惜,子龙没有跟随而来,已回乡看望兄长,若是他在此,定能立此大功,也不必这主簿出手。

        子龙的武艺超凡,不在二弟、三弟之下,这伯常能否也有此能,当拭目以待。

        刘备暗暗注视,眼见着张韩走了过来,冲曹操一抱拳:“主公,那我去了。”

        “嗯,力挫其军心,能斩则斩!若不能就留着,这西凉将武艺不错,我很喜欢。”

        “不过你小心些,让高顺领精骑去为你掠阵。”曹操话音一柔,又关切的说道,接着朝下方看了一眼勒住缰绳嚣张游走的张辽,淡淡的道:“若是不敌,脱身即可。”

        “诶,必胜之!”张韩点了点头,眼神扫过刘备等人,均是礼貌招呼,转身边走。

        到楼下,他发现曹仁就在此处等他,手里握着缰绳,牵来了一匹战马,这战马张韩一点也不陌生,以往在鄄城时候,每次吃完饭他都会偷偷去马厩骑个一炷香时间。

        他也不知道曹操知不知道这事儿,反正是偶尔偷着干的,这匹乌黑健硕的宝马刚开始抗拒,到后来几乎是等着张韩来找它。

        一人一马尽情享受那种偷偷摸摸的趣味,现在看来,是早就知道。

        曹仁严肃的道:“大兄说,此马认你。”

        “你可御之迎敌,这匹马的名字你或许还不知晓,它叫绝影。”

        噢,我本以为就是一匹帅气高大的宝贵种马,没想到还是名留青史的那位。

        他忽然想起当初暗自在心里评价“宛城三杰”是典昂民。

        有点辱绝影了。

        真正的宛城三杰应当是典曹绝。

        “伯常,”曹仁正色道:“你若不来,此扬名的机会自会落入他人之手,但你来了,应当是你的。”

        “大兄也想让你一战成名。”

        张韩闻言,心说胡扯,曹老板怎么知道我这时候来,定是现在才想着搭舞台,涨士气,若能一战胜之则令吕布来势力削。

        我读书少伱们也别想cpu我。

        但他还是颇为喜爱的走向了这匹神骏不凡的乌黑大马,在它的马臀上拍了一巴掌。

        “希律……”绝影前蹄踏了几下,发出舒适慵懒的叫声。

        诶,手感还真不错。毛发也顺滑,肉质紧实饱满,还挺翘。

        ……

        城门上鼓声再起,且比方才更加响亮热烈,众人向上看去,乃是曹操脱去了外袍,撸袖亲自站上了军鼓前,为张韩擂鼓。

        一通鼓激烈振奋,声音宛若涟漪荡漾而开,张韩看了一眼,身后传来高顺的声音:“主公亲自擂鼓,如此阵势,乃为扬名所筑,伯常不可败。”

        “嗯。”

        张韩拍马而出,仿佛踏着鼓点,绝影黑亮的鬃毛向后飞扬,宛若笔直的飞箭射向张辽。

        此时的张辽,双目顿时凝神,盯向此人,片刻后,他明白这人要先发制人,不会通报姓名,于是拉转马头,也同样向其冲去。

        城头上,众人视野之中乃是两匹健硕矫捷的高头大马对冲,虽只有两人,却仿佛裹挟身后各自的大军之势,宛若排山倒海激烈相撞。

        轰然一声铿锵金鸣,两道身影眨眼间已经相撞,刀枪角力,瞬间难舍难分!

        任谁卸力都将陷入极为不顺的境地!

        “好一个年轻气盛!”

        有人当即感慨惊叹,此时曹操已经换了人来敲鼓,鼓声一瞬间大了几分,轰然如雷。

        而吕军之中也爆发了海潮一般的叫喊声,为张辽助威,原本还是平静的双方,在激撞的一瞬间紧绷到了极致!

        沙尘飞扬的城下战场,张韩双手奋力抓紧枪杆,臂力猛鼓,咬紧牙关,一波又一波的后劲传去,口中不自觉的发出了“喝”声,渐渐压到了张辽身前。

        此时的张辽,再也不服之前懒散戏谑的模样,双目精光紧盯这面前小将,他气力竟然这般大!

        而且骨络之内仿佛还有气力再生,源源不绝,好霸烈的气力,竟可如此刚猛!

        “喝!”张辽奋力格开,以猛力将眼前的枪尖挡至一侧,而后脱力架开,把力卸刀一侧。

        却不料,张韩立即收力回枪,把长枪再隐晦突刺,直至张辽座下的马肚,让他心里一阵不适,为何要刺马肚?

        但就在这愣神的一瞬间,这长枪已经如毒蛇一般,刁钻的咬向了下方,正待挥刀的时候,一股凉意从脚底瞬间涌上了头顶,让张辽毛骨悚然。

        脚面!

        当!!!

        一声巨响,张辽下挥刀挡开了长枪枪尖,然后马上,一扯缰绳向外拉开距离,此时又见到一轮圆月般的亮光划过,长枪借方才挡开之力绕展一周再刺马肚。

        看都不用看又是冲着脚背去,而且这一次来势更加凶猛刁钻,幸好拉开了距离,断了些许,两次都只是点在了脚背上,刺得生疼却没有洞穿或者割伤。

        可惜,是我短了。

        张韩心里暗暗惋惜,否则能刺透脚背,张辽接下来必不能再奋力而起,于马背上将会更加无力。

        这五步十三枪,在地上施展可以配合身法,他反复练习多月,进展极快,早已到了熟练于心的地步。

        但这是马战,气力占重,马上的功夫要更加重要,也就无法做到尽善尽美。

        “好!”

        城楼上,爆发了强烈的呐喊声,此时虽未分出胜负,但已经逼得那西凉将败退而开,在他们看来,不知两人交错的细致之处,可却能见到只是一个回合,那张辽便不敌败退。

        一时间叫好连连。

        关羽、张飞更是投去目光,眼神略有赞许,不管他是如何逼退张辽,都说明此人本领不俗。

        “曹公身边有这等能人,怪不得方才未曾回应玄德。”刘备轻笑着,暗暗平静下心绪,已不再考虑让二弟、三弟出手的事。

        此时他看了一眼还站在战鼓旁负手意气的曹孟德,心里略有敬意,也有羡慕。

        如此年轻的小将,不能为我所用,当真可惜……他也无形之中起了爱才之心。

        一個人的锐气,应当在二十出头时,这时勇力最盛,而真正身经百战之后,才到他能力的巅峰,那时候应该是三十出头。

        张韩还远远未曾到他艺达登峰的年纪,现在就如此勇武英俊,日后岂有限量?

        “军师好样的!”

        “主簿神威!!!”

        “咱们军中主簿,堪比猛将!何须大将出手!!”

        “曹营人才济济,诸位日后若想一战成名,当苦练武艺!”

        “伯常兄长可是我们营出去,文能治郡!武能退敌!”

        一时间,呼喝声不断响起,牵动了刘备心神:他居然还有文治之能?确是一名人才。

        “嘿,这些人可会吹,这才几下就开始喊上了,”张飞不屑的嘀咕道。

        旁边的关羽轻抚长髯,目露异色,道:“三弟,这位以主簿之身,击退敌方先锋大将,此时正可将方才被斩杀三名将校的士气提振,他们是不得不喊。”

        “那也太早了,还没结束呢,万一这小子也被斩了呢?”

        “我觉得不会,”关羽摇了摇头,“这位主簿,武艺刚猛,枪术却很刁钻毒辣,马术上佳,与战马之上亦可灵动如猿,不知师承何人,颇有子龙风采。恐怕不在子龙之下。”

        “嗨,兄长这就胡说了,他比不上子龙。”

        张飞登时不屑,傲然昂首,反正就是不认,还没交过手怎么知晓,又不知这场下两人气力如何,若是气力极小,武艺再好也只是花架子。

        战场中央,两道身影在短暂分开之后,张韩一夹马背,催马而进。又欺将上去颤抖在一起,枪影撒出如白鸟归巢,刺为主招,一招招刺向张辽要害,而且越来越快!

        “好快!”

        张辽心下大惊失色,哪里还有半分之前气定神闲的模样。

        这还是第一次感觉疲于招架。

        不到片刻,已经是眼花缭乱、四肢酸痛,耳边全是叮当作响,或是枪尖刺过的破风声,这小子力气又大,动作又矫健灵动,每一次都无比酸痛。

        转眼十几个回合后,张韩越打越顺,枪影盛势竟没有半点减弱,反而仿佛自骨肉之中又生一分新力,陡然枪尖一抖,张辽以为要刺。

        正待抵挡,结果张韩一笑,虚晃一枪收回,瞄向了张辽的马肚。

        娘的!又来?

        张辽脚下意识的一收,整个人都不好了,方才抵挡那么艰难就是因为要随时注意自己的脚背,这混蛋不当人子,每次都瞄往脚背。

        他收力不及,只能歪倒去挡下三路,结果那枪尖一撩,斜向上撩,张辽避之不及,被枪尖划破了胸前的铁甲,跌落战马倒在了地上。

        他就势一滚,再想起来时,张韩枪尖已经横在了身前。

        此时,城上、城外全都爆发出了截然不同的喊声,曹操开心得像个二百斤的孩子,故作张扬接过鼓槌,擂鼓以豪情助威,引山呼海啸般的吼声宣告胜利。

        在他们眼中,张韩便是以疾风骤雨般的长枪技艺,压得那西凉将喘不过气来,这是何等风采,谩骂声自然铺天盖地一浪又一浪的传过去。

        只有张辽才明白这其中有多苦。

        “来将,何人?”张辽仿佛是叹息一般,问出了这句本来一开始就该问的话。

        是因为张韩不讲武德,出城则冲所以立即开打,根本没有机会问。

        “曹营主簿,张伯常。”

        张韩立枪勒马,扬蹄而起,居高临下意气风发,这一声自报声如洪钟。

        这一日他与绝影俱扬名,败张辽于彭城。

        当然,也不算什么名震天下,顶多震一震两军将士和在场志士。

        怪不得,心这么脏,张辽心里难受……主簿出身都这么能打吗?

        此时张韩心里忽然想起前世的一段话:如果下山路太难走,那可以选择专攻下三路。

        戳脚真好用。

        “救将军!”

        “休伤我将军!”

        “休伤文远!”

        远处,呼喝声下不断有精骑冲来,高顺也顺势而动,八百子弟骑如同整齐划一,笔直冲向对方。

        顷刻间便已气势磅礴,所有骑军面色整肃,专注于前,仿佛舍生忘死般吼号而冲锋。

        砰地闷响不断响起,好似两股山洪激涌在一起,喊杀声此起彼伏,高顺领黑压压的一片骑军穿透敌阵,又再倒转杀回。

        护着张韩回城。

        吕布军营。

        “文远能败!?”吕布震惊无比,“是何人出手?关羽,还是张飞那个匹夫!!?”

        “一名主簿,叫,张伯常。”

        “张伯常!?”

        吕布顿时如遭雷击,当初识破陈宫计,提前进言布下埋伏的便是他。

        他不是谋臣吗?

        想到这,他不由得看向了陈宫。

        而陈宫看向了别处……你看我做什么,难道我也得上战场去掳一名敌将吗?

        “速速去驰援彭城兵!!”

        吕布顿时着急,起身拿戟便走,这时已经讲不得什么兵马计略,前锋将被俘,必须要有人去镇定军心!

        ……

        彭城城门下。

        “先生,你方才枪好快啊,就是短了几寸,俺看得真切。”

        “呸,你才是快枪手。”

        张韩不忿的白了他一眼,下马后一边卸甲一边看向骑兵抓来了张辽,这时已经被五花大绑,扔在了地上。

        此时,不由得上下打量,仔细审视……这位就是,碧眼儿克星、专吓小孩儿的灵感大王,张辽。

        还没开始结交,张韩已经在心里给他起了一大堆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