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三国:谁让他做谋士的?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张主簿,正在披甲!!

第六十四章:张主簿,正在披甲!!

        小沛。

        “我是个知书达礼的人,为什么总要想让我去前线呢?你见过哪个热衷于稻田的人,总是顶在战乱第一线的?”

        张韩在屋子咯埋怨着。

        典韦在内屋给他收拾衣物和兵刃,同时嘴里嘟囔着:“俺是个勇猛奋进的人,为什么总让俺收拾东西呢,先生自己没有手吗?懒成这样为何还有人总夸他严于律己、勤于思政?你见过哪个万人敌的猛将给人收拾兵刃的?”

        不过为何俺不反驳呢?他一叫俺就自发的来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此事的呢?

        “你在说什么?”

        张韩听见他在嘀咕。

        典韦咋舌道:“俺说,战事紧急,将军调兵遣将需时日,当先行以击溃其军,这时候就不必埋怨了。”

        你觉悟比我高好多……张韩心说,或许是久不在军营,已经在一年内恢复了战时综合症了,张韩记得自己以前的性子也很好战的。

        现在好静,日后好径。

        不多时,门外等候的高顺,看着典韦手拿一杆百炼精雕的亮银长枪出来,又看到跟在典韦身后的猛士提着双戟,看得有点茫然。

        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嘀咕了几句。

        旁边跟随张韩的老人马上解释道:“高将军有所不知,典大兄是先生的宿卫,也负责执其兵刃。”

        “那旁边那个……”

        “那是大兄的执戟卫,负责执其双戟。他说日后若有军功,也要找個下属来为他执刀。”

        高顺:“……”

        你们真会玩儿。

        “走吧,随军运粮,”见张韩已出行,高顺当即下令,八百精骑随张韩而行,顺带运粮往彭城去。

        张韩自己还没太注意,其实高顺和他的子弟兵,曹操也是特意派遣跟随,毕竟陈留这一支高氏虽只是分支,但也是承蒙张韩的鼎力举荐而存留。

        否则已经变成曹军的钱粮了。

        故而,曹操明白高顺不一定愿意真心归附,所以也不敢太过重用,陈氏属反叛归顺的家族,又有党派的偏见,双方的信任需要时间来磨砺,那就不如分派给张韩。

        张韩有举主之恩,忠诚之人绝不会对张韩阳奉阴违,反而会真心护卫,听从调遣。

        随军两日夜,到达了彭城之内,沿途百姓迁往小沛安置,发放粮草和行路的水源,甚至还有医者跟随,防止横生疫病。

        到达彭城,将粮草入仓,张韩至军营之中入帐安住,而后立刻得到命令去城门楼上,张韩赶到之后,听见兵马滔天如海潮的叫喝声、擂鼓助威声,于是和典韦立马噔噔上楼。

        一到墙边,放眼看去是旌旗招展、战马奔腾的战阵,大地扬沙、喊声震天,就在城下远处,两名骑将正兀自缠斗不休。

        一名身骑白马铁铠铁盔的骑将手持长枪,双手仿佛陷于泥沼之中,难以挥动。

        枪影根本就看不见,每次双方兵刃一交碰,他的双肩就会僵硬颤抖,而后极力抵抗,绷直腰背,发出竭力的嘶吼。

        反观另一人,乃是边塞武人的打扮,以黑带束于额头,长发自两侧披散而下,胡须戟张,不过他修剪打理过两侧,粗犷之下却又显得几分英俊。

        那将军骑的是乌黑的战马,手持斩马刀,长柄夹在腋下,奋力时整个手臂与胸膛都会绷紧,露出极其健硕的筋肉。

        相斗时,简直是游刃有余,甚至还可戏谑发笑,三招之后,就已经进入了玩斗的时间。

        张韩来时,城楼上的许多人都在看着,一言不发,所以倒是没人和他招呼,始终还盯着场内。

        过了许久张韩才听见有人开口道:“要被斩了,那人未用全力。”

        又是一招过去,只见那西凉骑将忽然面露不耐,仿佛不想再继续纠缠,锐利目光一凛,找准了角度向前矮身闪躲,左脚勾起了布镫,身子右倾倾,顺势出刀宛若弯月。

        噗嗤!

        曹军骑将的首级登时落地,滚落几圈起一滩热血,西凉将拉住缰绳,似嫌隙一般避让开喷涌的热血,将战马拉至远处,又催马踏向城门之下,举刀而指,大喝道:“雁门张辽在此!谁敢再来一战!?”

        “城上衮衮武将皆插标卖首否!?”

        这一声,让不少人脸色大变。

        “莽夫好胆!”

        他声音浑厚沧桑,颇有山河气势,中气十足,这一声吼仿佛如狂风席卷,让城上不少人面露战意。

        此时,又有一道声音传到了张韩耳中,“某若去,三刀可斩此人。”

        接着又是一豪迈莽夫的声音:“哈哈哈,俺也一样。”

        还俺一样,你怕不是张翼德……张韩心里吐槽到,回头瞄了一眼说话那人,然后马上转了回来,暗自咋舌:“啧,还真是。”

        城楼上这么多人,随便去一个都能战。

        张韩顿时心安,他知晓之类挑战之行,并非是规矩,只是一方守城、另一方不愿攻城,先行以喝骂的形式逼人出城而战。

        属于个人行为,当然,也是许多将领扬名之机,两军野战对垒也可以,不偷营用计的时候,或者是彼此大军摆开阵势之时,都可以出来独斗,以削减对方将力,打击军心士气。

        说白了就是,不打的时候对垒,没事就到阵前来怒骂,骂得一方受不了了就上手。

        这年代没有喷子,喷人之后一般都要动手,属于是代价较大。

        譬如边让,他就没有线下喷,纯是在背后带动节奏,然后就死在了狱中。

        武夫就更简单了,反正武无第二,不服就出来单挑,谁有道理打完自然就知道了。

        此时在城楼上站居中位的便是身着黑袍的曹操,背后望下,看不出喜怒,但双眸一直盯着场中催马来回踏动的西凉悍将。

        站在他身旁的是刘备,身着灰衣、墨绿色的腰带,双眼有神面色堂正,轻声道:“此人张辽,随吕布入徐州后,驻军鲁郡,被任为鲁相,其人也是西凉军中一员悍将,历属何进、董卓,现归吕布。和吕布的袍泽之情,不是大义可以撼动的。”

        “嗯,怪不得如此忠诚。”

        曹操深以为然的点头。

        除却大义之外,人与人的情义也同样可令人追随,大义、情义,都能掌握之人,方才能得天下归心。

        “曹公可还有将领派去?可击退此人,否则再令他这般叫嚣下去,恐对军心有影响。”

        刘备心中正在思量,既然已经又再投奔曹孟德,即便凭借当年的情谊,现在也不能坐视不理。

        不如请二弟、三弟出城,挫一挫这张辽的气焰,也算立一桩功绩,日后便也不欠太多人情。

        曹操露出了凝重的神色,看向了曹仁,暗暗摇了摇头,曹仁为主将,不可轻易出战……

        “可还有人愿出战?!”曹操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微微向后大喊了一声。

        此时,城上鸦雀无声,连曹仁都面色凝重不再多言。

        方才死掉的那副将,已经是第三个了。

        所有将士都在眼睁睁的看着,耳边不时的传来下方张辽叫嚣怒骂的声音。

        许多人面有怒色,但却又无可奈何,一时愤懑不平。

        唯有关羽傲然虚眼,睥睨城下,右手已经捏紧了立驻的刀柄。

        曹操左看右看之际,并没有什么人选。

        这个时候,张韩忽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悄悄的站到了典韦身后,准备开溜。

        我就不该来,曹老板肯定不愿一开始就倚仗玄德的二弟,定然找自己人,典韦又不善马战,他是陆上无敌。

        总不能我骑着马、马骑着典韦出去吧。

        那肯定是想找我,罢,还是让二爷去吧,砍人这种事情他有经验。

        走出最前列观战的队伍后,转过身来面色凝重,逐渐加快了脚步。

        这时候,身旁忽然有几名宿卫看到了这一幕,猛然想起了什么,忽然大喊道:“主簿,张主簿正去披甲!!!”

        曹操猛地回头,顿时眉开眼笑,面庞大喜:“伯常!你来了!我伯常在何处!?”

        张韩猛瞪了那骄傲扬起下巴的小吏一眼,心里一句“牛马慢跑”顿时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