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三国:谁让他做谋士的?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他想摸一摸,张韩的底(求追读,求票票!)

第六十二章:他想摸一摸,张韩的底(求追读,求票票!)

        “张伯常,我听说你长本事了啊,”曹操直接迈进张韩在小沛的府邸,但在前院驻足,不等典韦去通报叫人,声音已经传了进去。

        等张韩来接的时候,他挺直腰背环顾四周,打量这曹纯斥巨资为张韩打造,但实际上是自己花钱的宅邸。

        这宅邸他可不陌生,第一次驻军小沛时,此宅本是一个当地豪族的主院,地盘很大,且在腹地,和衙署只差了两条街。

        那是最适合安置家人的院落,曹操本来打算自己要了,可让宗族之人居住,或者赏赐给后辈,当时有动过心思给昂儿,并表他做个沛国相,不过曹昂军功不显、政绩未得,自然是配不上这个位置的。

        若是强安上去,那么这些年所谓唯才是举积攒的名声就要受人诟病,要找个功绩十足的人镇宅子。

        所以曹操当时没有收下,赠给了甘族,甘族又送给张韩,然后曹纯购置家具、打理院落,打理得贵气堂皇,最后曹操付钱。

        一想到这,曹操就哭笑不得,当时直接抢占了多好,反正也属战利所得,乃是无主之宅。

        不多时,张韩换上一身黑衣劲装,将长发束成马尾,额头有暗红色头带,整理着双手紧缚布腕大步而出。

        远远地看见曹操,立刻满脸笑意,加快了脚步,抱拳道:“主公,方才正在后院练枪,纯属爱好,在下还是那个不善武艺,善于内政的谋臣。”

        曹操嘴角一扯,懒得计较他这特意强调的话,不就是害怕被调任去领兵冲杀嘛。

        “不调你去彭城,我亲自去。”曹操沉声而言,“刘备是我故人,他结义的兄弟也早与我相识,我该亲自去迎接才是。”

        “你可知为何?”

        又来了,时不时考校……张韩腹诽,但还是认真去思考,等待思维发散去,形成了脉络之后,抓住了较为重要的一点,拱手道:“因为他的仁义之名,在去年屡次击溃青州黄巾后,已经传到了南北,且任平原相、高塘令时,都养民清静,深受百姓爱戴。”

        “如此贤良之名,主公前去大肆迎接,广为传扬,这样的话,就可以让吕布愈发势弱,让徐州境内贤士动心。”

        “而且,还能再传主公礼贤下士、求才若渴的声名,以令贤能者如云影从。”

        “嗯,不错。”

        曹操欣慰的点了点头,“刘玄德的仁名出众,尤其是这些年,更为受百姓传扬,他到徐州之后,不少仁人志士定会去结交,而他却选择来投我,我自当亲自相迎。”

        “如此,可将他营生多年的名望,为我所用。”

        曹操背着手举步进了前院,看了一眼张韩,淡淡的道:“我听说,甘公、孙氏、糜氏都在抢你呢?”

        “你最近魅力很大啊。”

        曹操是要栽培张韩,并且教他如何去收取孙乾,但他没想到张韩这么不要脸,孙氏、糜氏、甘氏,这兖、徐两州的三個不错的家族,竟然都想争他!

        定是你张韩招蜂引蝶!

        呸,招商引资。

        “没。”张韩摇了摇头,“这段时日,几次考量,打算纳甘公族女为妾,受其好意,但不与其瓜葛过深。”

        这是戏志才之见,和孙乾又有所不同。

        后来张韩就想明白了,孙乾看重利益,甘公能作为其中一股力量支持陶谦坐上徐州刺史,其人脉之通达,不可忽视。

        但戏志才不同,他更看重张韩本身的安危,不想他和这些世族纠葛过深。但也不能一点不要,不要的话他们完全可以给别人,所以,他那一日很傲然的念出了“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一句,并且一脸期待的等张韩夸赞绝句。

        张韩表示祭酒是真的不要脸。

        “嗯,”曹操满意的点了点头,“等徐州战事结束,回鄄城去,我父有事与你说。”

        曹操的话意味深长,而且听见张韩不提娶妻而是纳其女,面容欣慰了不少。

        娶妻的话,甘氏就成了张韩背后主要的家族了,这关系定然不一般,以后如果要重用张韩,难免会牵扯许多。

        而且,主从关系就不对劲了,张韩白丁一人,那边却是一个在当地盘根错节的家族。

        怎么想都有一种自家的白菜被人挖去种进他人田的感觉,让曹操很不舒服。

        他特意来小沛,并且过问此事,又派人到甘公府邸上拜访暗示,就是想暗中告知当地的各大豪族,张韩这孩子不能被你们拉去入了伙。

        曹操最不喜和世家牵扯过多,若是张韩被他们拉下水,他年少心性纯良仁善,不知未来会被他们榨取多少利益。

        “好了,我走了。”

        曹操刚跨进院子,转身又走了。

        张韩满脸诧异:“?”

        怎么的呢?

        那你来这一趟是,专门来问我是不是娶妻的吗?你直接写信问不就是了!

        “哦,之前给你回了一封信,不过天干大旱,道路民乱,那时还未曾安定下来,难以送达。”

        “既然来了,你问的事情便可亲自告诉伱,”曹操顿住脚步,将他知晓的关于董昭的过往,尽皆告知张韩。

        而且董访如今也在陈留任了治中从事,隶属于程昱麾下,程昱一直听取张韩的意见,在恩威并施与董访交好。

        听完后,张韩拱手道:“在下为主公计,可用董访联络其兄董昭,招揽至麾下,为主公在汉廷奔走。”

        “此事,算是高顺提醒了我,又得仲德先生书信详解,才知晓董昭可用。”

        “一个好的外交之才,同样难能可贵,若是能拉拢,一定会给主公带来莫大的好处,譬如孙公祐……实不相瞒,糜氏并非在下去拉拢的,韩不过在家等待十日,公祐就将人为我从徐州带来了。”

        “哈,原来如此,”曹操闻言放声大笑,同时心中记住了张韩的话,外交之才同样难能可贵,既已发现一位,应当立即招揽。

        “伯常所言,我尽记在心中,”他眼神中,多了不少赞许之色。伯常心思又成熟了许多,眼光自然高远,如今已不再将徐州看作危机难解的局势了。

        他在远谋长安,谋天子道义。

        如今人心依旧向汉,汉廷的许多任命、诏书等,在腹地依旧很好用,譬如当初金尚,凭借一道旨意,就能得到小半人的支持。

        这说明,天子的旨意,虽没有了皇权的威慑,但却还可以给人一个“顺从”与否的选择。

        想站队的人,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站队,这就算是最大的作用了。

        念及此处,曹操不免心中浮现出一个极其重要、万分好奇的问题。

        他想摸一摸张韩的底,是否和荀彧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