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三国:谁让他做谋士的?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我真是正人君子,真的

第六十章:我真是正人君子,真的

        “你说得也有道理,我不好反驳,”张韩摇了摇头,最终选择带上他。

        自从在鄄城衙署吃两餐后,典韦慢慢的接受了张韩并非是“嫌弃他吃得多”这件事,因为曹府里面的吃食比张韩府邸里要丰富,还有瓜果。

        所以他对吃的要求,已经逐渐从“吃饱”变成了“吃好”,这甘公一听就是当地大儒,家中有累世的财富。

        小沛饿殍遍地了都还能吃上鸡鸭鱼肉的那种狗大户,所以典韦特意又带了四名武艺极强的兄弟,来护卫他。

        他护卫张韩。

        张韩自己还有一巴掌拍断案几的气力和不亚于高顺的武艺,这样大家都可以放心吃喝。

        典韦已经逐渐爱上了这种宿卫的感觉,若张韩是个体魄羸弱的文士,他可能会很累,但张韩不是,甚至有时候典韦总觉得,某些时候先生还能宿卫自己。

        甘公在小沛的府邸很大,占据内城一条世族居住的街巷,到之才听小厮介绍,这是一个宗族在此居住。

        老一辈现在声望最隆,门生故吏最多者,就是甘公,在宗族里还有很多人,有的是一村的豪士、有跑商的商贾、有城内粮商、也有做小吏的年轻人。

        在小沛这个地方,甘氏就是人脉通达、家底雄厚,是一颗参天巨树。

        无论怎样风雨飘摇、枝叶凋零,它的根是足以牢牢地抓住地底,不断吸取养分的。

        也就是所谓的,老树盘根。

        甘公是个白发苍苍,略显佝偻的老人,精神矍铄有仙风道骨之感,见到张韩也是面带微笑。

        整个宴席很简单,就是相互结识,并且赠送张韩一些钱财、帛布,乃至书籍,以酬谢他进言仁政攻徐。

        同时言语试探张韩的品性,从而判断他的未来能否成为从登大臣,不过张韩应对得很好,没有泄露军机、没有被甘公套话,并且言明自己的志向。

        “在下,的确贪图功名,但却不是为利禄,为的是天下百姓得以安宁,为当世回归鼎盛,为我汉人江山能再由割据转合。”

        “正因如此,方才会心存仁义,如履薄冰,日日力劝主公不可丢弃仁德。”

        “走兵伐霸道,至最后当然也能复土攻伐,可真正令天下归心的,一定是至仁至义至德者。”

        “夫战法为平乱之道,治国有方才是安定民心的根本。”

        张韩也不知道说得对不对,反正瞎一通乱说,先乎出来再说,反正是过来收礼的,心态要摆正,说错了也无所谓,老甘公又不是曹老板,管不了我升迁的事。

        典韦听得连连点头,感慨附和中将一大块肉塞进嘴里,而甘公则是轻抚胡须,面带微笑的审视着他,对张韩的话频频点头。

        “伯常宅心仁厚,心性赤诚,难得啊。”

        “当今世上,还能有你这等足智多谋,又能推行善政的年轻人,也是无比难能可贵。”

        “老朽,再敬伯常一觥,替我小沛、替徐州、兖州百姓多谢伯常。”

        “甘公谬赞……”

        张韩回以一礼,双方亲切友好交谈到了后半夜,也没再多生事端,而在宴席结束之后,甘公以张韩酒醉,想留他在府上过夜。

        在挽留的时候,甘公的语气较为诚恳深沉,让张韩略感意外,但一看表情,眼中似乎另有他意。

        张韩心里动了动。

        难道还要给我钱?他这眼神恨不得像是要在我后脑勺连拍三下,让我后半夜到他房中了。

        一個老头,如此暗示,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但定是好事。

        张韩答应了下来。

        于是和典韦安住在了侧院内一间屋中,早早就有婢女打扫干净整洁,典韦在院门护卫,就算入睡也有几间客房,张韩则是由两名婢女扶了几把,到内屋去睡下。

        到房间内,两名身穿鹅黄色襦裙的小巧婢女去打了水,给他清洗面部,又脱下衣物来擦拭身体,整个过程中张韩保持着清醒,但是懒得睁眼。

        他今天就要看看,这甘氏想要干什么!和擦拭时的舒服没关系,主要是为了弄清缘由。

        过了不知多久,两名婢女退出了房门外,又是一会儿,房门又忽然打开,张韩感觉到有人慢慢的走到了床榻旁,在停驻片刻后,钻了进来。

        张韩顿时睁开眼,看见一双惊慌失措的眼睛忽闪忽闪,而后埋头进被子里,不敢和他对视。

        “嗯?”张韩虽然只是乍看了一眼,但却已窥得这女子真容,她散发束于脑后,一袭轻衣,身姿婀娜,温热传在张韩心头,让他略有些许心悸之感。

        想到这,张韩忽然起身来,“小姐可自行安睡,张某不是这种人。”

        太可怕了,甘公竟然是馋我的身子……会不会是小沛仙人跳,他此前也宴请过曹老板……

        张韩思维不断发散,感觉水太深,不好就这样跳下去,还是想明白再说。

        若是我睡了此女,明日他来和我说这是他的义女,等我心猿意马之时,他再将此女送给曹老板,挑动我们之间的父子……呸!主臣情谊,而后又产生嫌隙。

        这老头便可以从中斡旋,反复挑拨,最终让我怒火中烧,一戟斩曹!

        俗话说,戟把离我越近,义父就离我越远,得考虑清楚。

        而且,这个世界一直都不缺一炮害多贤的故事,譬如善良的婶娘之类的事,乃是前车之鉴……不对,这是后车,后车之鉴,穿越者之师。

        想到这,他直接穿上了靴子,走到另一侧的案几后跪坐下,略有思索,同时向外看了一眼,心道这典韦怎么回事,为何不拦下来?

        片刻后,那女子从被褥里露出半张脸来,道:“先生,这是主家的吩咐,奴婢不敢不从……”

        “先生难道,不近女色……”

        这年头,哪有人会拒绝美人相陪的,这婢女名叫桃儿,就是甘公养在家中的婢女,因有姿色,又学了不少舞艺、歌艺,所以姿势、技巧就很多。

        今夜就被府里的管家安排来陪同这位先生,可谁知,他和别的人不一样,竟然受惊一般下了床榻,逃也似的走开了。

        张韩在一旁咋舌摇头。

        我近啊,但这种事不能蒙一棍就上,就像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也绝对不可能有白吃的管鲍,张韩摇摇头道:“小姐,在下不知甘公想做什么,但此事不可为也。”

        “在下就当不曾见过,你若是害怕被责怪,今夜就在这睡下便是。”

        “明日,我自会向甘公说明,今夜便暗中回府邸便是。”

        张韩冷淡的说道。

        接着不做迟疑,起身就走,留下此女在后目瞪口呆,这世间,还是有正人君子的。

        ……

        张韩出来,叫上典韦等人暗中回去,典韦睡得正酣,方才是其他宿卫放进来的,他们也不知道张韩不好这一口,因为人人都好,甚至放进来时候他们还在羡慕感慨。

        典韦被叫醒,问询了回去的缘由,张韩说明之后,他上去就把那几个小弟揍了几巴掌,怒斥其掉以轻心,这女子若真是刺客,只需藏刀在身便可,这岂是用眼能看出来的。

        “典兄,你记住,以后不管护卫何人,去到何处,都不能纵容这类事,除非是在绝对安全的地方。”

        典韦惭愧的抱拳,低首道:“俺记住了。”

        张韩的脸色微微一正,左右看了几眼,悄然离开了甘公府邸,沿着街道回自己府上去。

        府中孙乾、糜竺都在做客,张韩回来时,他们刚好亦未寝,几人一同行于中庭,聊起了今夜之事。

        说到最后,张韩淡然一笑,道:“两位,请务必帮我把这件事传遍小沛。”

        孙乾和糜竺正想夸几句正人君子,谨小慎微。结果听完张韩的话忽然就愣住了,啧,这不是贪图美名嘛。

        “为何呢?”孙乾好奇的问道。

        “暗中敲打小沛世族、豪绅一番,我为官吏,心中只有三件事,安民、养民、富民,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此类事当杜绝,下不为例。”

        张韩负手而立,冷淡的说道。

        孙乾和糜竺对视一眼,心里升起一股憧憬之意,拱手道:“伯常放心,此事自会隐晦的传出去,令小沛豪族知晓,却又不会太过折损了他们的脸面。”

        ……

        第二日。

        戏志才回来时听闻了张韩的讲述,像是看蠢狗一样盯着他看,眼眸瞪大,眉头紧皱,憋了好久才道:“你这么多疑,是跟谁学的?”

        “这是常礼,通常都会如此招待友人,富庶人家或是官宦世家,大多都养有这样的婢女,多才多艺,姿色上佳,此乃是笼络之道。”

        他满脸不屑的瞥了一眼张韩,“你身兼数职,在小沛大小也算名士,人家与你交好是常事,我知你不回府邸时就已经猜到会这样,我也去过甘公府上,自然知晓。”

        “而你如此年轻,为何不趁着此时,畅意人生?这就宛若冬日里摘花,而花早已在秋时凋零,你不趁着春日去摘,又待何时?”

        张韩顿时拍闹,感觉损失了十个亿,原来是潜规则,是个受邀的人都有啊!

        “说得对,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正是此理!”

        “诶?你这句好……”戏志才眼睛一亮,当即拍打张韩的后背,“你不是不懂诗赋吗?这一句妙啊!伱不懂,那我要了,日后我和友人饮酒,可拿去吟诵。”

        戏志才的“不要脸”,一向都非常坦荡,直接剽窃。

        不过张韩也无所谓,反正他也是嫖来的。

        他懊悔到了下午,戏志才就取笑到了下午。

        却没想到,日落之前,甘公又来了衙署,甚至还是亲自来向张韩道歉,并且又想请他到府上吃宴,这一次来的时候,脸上笑得非常慈祥,眼神也不对了,盯着张韩就像是在看自家扬名立万的儿子似的。

        戏志才只看了一眼,就陷入了沉思。

        怎么又来了……还这般客气、友善,甚至隐隐有一种将伯常当自家后辈看待的亲切。

        难道说……

        戏志才隐隐觉得,这可能和张韩昨夜拒绝拔衫涉水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