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三国:谁让他做谋士的?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老父亲般的笑容

第五十九章:老父亲般的笑容

        “这还等什么,我看他们是借故离去,根本不会再回来了。”

        张飞恨恨地说道。

        他当初对于糜竺、糜芳两人就有所不喜,若说口才也就那么回事,眼光大志更不算长远,出身也非是当地大族,只是家资雄厚。

        再说相处下来的感观,比我兄长来说差了十万八千里,就算是接纳任用他们,也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刘备咧开嘴爽朗的笑了起来,道:“糜竺开玩笑说想把他的妹子都嫁给我做夫人,怎么会弃我而去呢?”

        “就算是没有劝说到那位孙氏的英才,他们也会想办法回来的,我们再等一等便是。”

        “哎!好,”张飞和关羽听到这么说,也就没了意见,只能悻悻然对视一眼,不再提此事。

        不过张飞方才有一番话说得对,他们自从到了夏丘,对百姓是秋毫无犯,从不去烦扰百姓,甚至曾亲自去与民引水溉田,抵抗旱灾。

        短短一月就得了不少人心爱戴,可以向当地商贾、大户征粮,吕布就算不给粮草也可以再等十日左右,而后便撤去。

        这一等,就是七日。

        孙乾带着糜竺、糜芳离开了徐州境内,去小沛见了张韩。

        自从吕布上任之后,许多不愿在他麾下为官的人也都辞官回去。

        糜氏兄弟趁此机会就告辞还乡,而陈氏等这些徐州大族的人跑不掉,只能继续为官。

        这段时日,徐州境内离去的豪族不少,人才要么南迁,要么北走。

        去北方要经过战事,所以大多是南逃,也许是徐州的世族内有人运作此事,反正吕布想要强行阻拦的时候,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不过,只要陈氏父子还在徐州,他的权势倒也不会瞬间崩塌,他背后依然有可以取用的资源。

        所以孙乾等人的离去,不过是随大流的其中一支小溪流罢了,他们的离去,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毕竟孙乾是早在陶谦时期就已经得到了回乡准许的。

        七日过后,刘备就决定不再等了。

        夏丘不过小小一城,可撑不住他驻军于此,再不走或许等待他的将会是吕布的大军攻伐,来收取刘备为之卖命。

        到此时他也明白,糜竺、糜芳兄弟也许是改变了注意,又或者因为某个原因被困在了下邳无法再自由出行。

        刘备准备行军离开夏丘,而这时候,简雍匆匆自外而来,跟他又说了一件事。

        “大半百姓,想跟随主公而走。”

        简雍执礼而下,面容凝重,他明白这些百姓一旦跟随,行军缓慢,极有可能会被追上,而且现在未曾有去处,决然不能带上百姓。

        刘备愕然,俄倾爆发了爽朗的笑声,“民心可依,是好事啊!这么说这些时日我们诚心治理,清静带民,也令这些百姓倚仗信任,若是能真的带走就好了。”

        “只可惜,我带上他们,走不远就要被吕布追上,毕竟一座空落落的夏丘他拿回去也无用,我还拐带走这么多百姓。”

        他说到这,好奇的看向简雍,道:“宪和,这些百姓是怎么说的?为何一定要跟着我?!难道夏丘他们自己待不下吗?”

        “吕布上任后,税又重了几分,征丁入营、修建城防,每一策都不曾养民,政令推行已达徐州下邳、郯城等地。”

        “百姓出逃,宁可为流民,因为成了征役,祸及一家人,男丁战死、累死,女眷则会抓取充入……即便没有如此,家中没了男丁举步维艰,故而这些人宁可跟随主公。”

        听完这些,刘备就笑不出来了,脸上只有悲悯的神色,叹道:“带上他们,我又如何能走出徐州?”

        “且去看看!”

        刘备大步流星的前行,不一会儿就到了军营之外,大批的骑兵和步卒正在由关、张两人调遣,分批拿辎重和仅剩的粮草出城。

        现在无处可去,刘备打算先离开徐州境地,到豫州去以平乱之名,看能否站住脚跟,现在的豫州经过了多年战乱,在黄宛离去之后,到处都是贼寇。

        聚众首领多如牛毛,或许是一份功绩,也能得到资助与拥戴。

        雇佣兵嘛,只能暂且如此讨生活了。

        很快,从这些百姓堆中有一个老者越众而出,一来就连忙给刘备鞠躬,他也不知何等才算大礼,但若是要他跪下又还跪不下去,是以鞠躬时双腿都在颤动。

        “将军,请将军救救我们!”

        “将军,徐州境内已不可安生!我们只想活着,乱世之中路途艰险,若无将军我们肯定会被抓回来充作奴隶!”

        “老丈请起,不必叫将军,我非是将军官位,诸位唤我玄德即可,”刘备面色动容,双目微动,注视着这老丈身后的人,那都是一双双渴望安存的眼睛,无论男女都是充满希冀的看向他。

        这些人每个都是灰头土脸,发丝遭乱、身上大多全是泥污,他们聚拢结伴,就想着人数众多能得到刘备垂怜,带他们一起逃去。

        “诸位,实不相瞒,”刘备叹了口气道:“我也不喜徐州新任刺史,不喜此扰民征丁之政,可如今我尚且也无处可去。”

        “我刘备,一生致力追求仁德之地,安民求存,奈何人微言轻,不足以撼动泱泱大汉,唯有尽施人力,以求安宁罢了,我又如何能担得起诸位父老托付!”

        刘备拱手,鞠躬而下。

        他心里虽说无奈,但却真不敢带民而走,若是带了必被吕布这等心无生灵之念的枭雄追杀,以震慑境内其余官吏。

        “将军!”

        “求将军带我们前行!”

        “刘将军,我们也都是大汉子民啊……”

        “将军不必带我们远行,只需到彭城即可!我们想去投奔兖州的曹公!”

        有一人开口这般说,其余的人也都像是反应了过来,接连发出呐喊:“不错,我们要去投曹公!”

        “刘将军!曹公乃是大仁之人,境内百姓都可安置,我们愿意去投奔!”

        “他肯定会收留的!兖州有好多粮食!”

        “俺之前听闻,兖州早早就在防范大旱,今年虽天干物燥,却令农田依旧肥沃,还可得粮食出产,还请刘将军发发善心,带我们去彭城安置。”

        “好!”刘备仔细一想,此不过几日路程,倒是能带他们去彭城,只是不知现在彭城守将是何人,能否让我们入关入城?

        但无论如何,护卫流民百姓为由,便可去一探究竟,曹孟德是否真的已奉行仁义,一去便知!

        只是不知糜竺、糜芳二位友人现在何处,若是能一起走就好了。

        ……

        鄄城。

        “砰!”曹操把张韩送来的书信拍在了案几上,一脸的嫌弃,和旁边的荀彧道:“有时间,文若你教他练练书法。”

        写的什么玩意,看得我眼痠脑胀。

        “好,”荀彧笑着拱了拱手,没多说什么。

        “董昭,”曹操伸出手在案几上稍稍敲打了几下,沉思片刻后,对荀彧道:“帮我向伯常回信,董昭此人现在袁绍麾下,善外政,多年前已脱离家族,与董访少有联系,此人我恰巧知晓。”

        “将这些消息送去给伯常后,再命程昱提董访到鄄城来,我有事要再亲自问他。”

        “谨喏,”荀彧拱手,而后笑吟吟的抬起头来,轻松的道:“想来伯常是已知晓明公对他的良苦用心,人在小沛却依然挂念着鄄城之事。”

        “哼哼,”曹操轻笑两声,抬眼向荀彧,露出苦口婆心般的表情,“他一个独夫,只知立功而不知培植其羽翼,日后如何能有实绩?伯常不善此道,此去小沛能笼络一二便可。”

        “明公用心良苦,”荀彧拱手而下。

        他倒是不嫉妒,反倒是有些羡慕。每次明公提及这类事,都会笑着流露出老父亲的目光。

        难得有张韩这么存粹的人,可能与他白丁出身有关,对盘根错节的关系天生有抵触,或者是全然不在意。

        而且,更难得看明公对一个人如此上心,这小沛的孙氏几乎是他和志才嚼碎了喂到嘴边。

        两人可谓是操碎了心了。

        曹操慨然而叹,道:“唉,他只要能笼络这一家就行,以后……以后再依照功绩慢慢来吧。”

        ……

        小沛。

        “甘公要设宴请我?”张韩茫然的看着典韦,后者则是郑重地点了点头。

        没毛病,刚才来通报的那瘦鸡小厮确是这么说的。

        “还说请先生务必带上典某。”

        “你这就扯淡了,”张韩顿时咋舌,“后半句肯定是假的,人家都不认识你。”

        “那俺是你宿卫,贴身保护你不是应该的吗!”典韦老脸微微一红,“这怎么能算是扯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