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三国:谁让他做谋士的?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您就宠他吧!(求票票)

第四十八章:您就宠他吧!(求票票)

        “哈哈哈,典兄,你总说想出谋划策,我今天告诉你,”张韩挺直了胸膛转头看向他,“其实你能带路向导,就已经有半个军师之能了,此乃是地理之便!”

        “我也不得不夸赞一句老马识途,不愧是自己家乡。”

        这一路走来,得乡勇归附,有豪士接济,赠予酒水,且典韦的面子,居然还能值几十匹骏马。

        如此看来,他天天三吹六哨的吹嘘自己是己吾的豪侠,这一趟也算找到显圣的机会了。

        这些话典韦听得受用,一直“嘿嘿嘿”的笑着,他本身粗野,和张韩关系铁了之后很少得夸,彼此都是嘴上相互嫌弃,心里敬重。

        难得今日先生居然说话这么好听,得反夸一句回去,他正色抱拳道:“典某就算老马识途,也得多谢先生给俺草。”

        “滚滚滚……”张韩脸一黑,嘴里一堆不客气的话立马就飙出来了,而且还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呸!上哪学的这些不三不四的话。”

        “?”

        ……

        己吾县城,城门自军屯之后便无力翻修,不算太过沉重厚实,而城墙也非是重镇该有的。

        这个地方对于张邈来说略显尴尬,他本在陈留郡陈留城内,但去年曹操来占据己吾军屯之后,留下了六万多屯民,又引了附近几千流民到此居住,加上本地户籍里的几千户人家,让己吾得人丁极多。

        从那时起,他又想到己吾县城来驻军坐镇,同时沿袭曹氏的惠民军屯令亲自理政。

        根据张韩分析,其实张邈真正的想法是:曹操进入己吾,那么己吾已经是操的形状了。

        我张某人等他走后,再驻于己吾,不断的扩充,以此将己吾又变成我的。

        奈何,张邈的本钱不足,鞭长莫及。

        并没有任何的改变,连高筑城墙、起瓮城、兵库等,都未能做到,城墙还不算高厚。

        张韩在一路来的时候,就派遣了不少骑兵去打探消息,并且亲眼看到了一拨又一波的人往东郡方向去。

        而且最后一波出城的只有几百人,两列队伍,连旗帜都没有,他当即反应过来是城里空虚!

        张邈的兵几乎已经用光了!他们急于营救其主,不断派遣兵马前往接应,说明程昱的确在袭扰、鄄城没有被攻破。

        纵观全军,没有人比我李云——张伯常的位置更好了!

        所以在夜里,兵马值守的时候,城门外忽然传来了骚乱,乌泱乌泱的人头趁着乌云遮月、大雨将至,在昏暗中摸着向前,一直到城门上火光照亮的范围才被发现。

        倏一瞥见人影,城门上的兵士立即大喊,但也已经晚了,敲锣吹号的时候,典韦亲自带人冲锋,舍生忘死一般,等城门上箭雨绷射,才举盾缓速。

        “喝!”

        “哈!”

        砰!砰!砰!

        但也已经迅速通过到了城下,冲车在十几人合力之下,猛烈的撞击城门,厚木打造的大门摇摇欲坠,本就朽坏多年,门后根本抵挡不住。

        在半柱香后,城下死伤堆积如山,城门却已破,撞开城门时,里面的人霍然杀出,堵住门下,典韦暴起而杀,浑身筋肉虬结,拾起地上的长矛掷出,身后亲信纷纷效仿,射翻前列,又持双戟大步狂奔,迎上人群右戟猛劈。

        噗嗤一声,巨力稍受迟滞,便劈开一支断臂,眼前的数人在恐惧之中下意识后退,撞得身后队伍脚步大乱。

        “杀!”

        典韦一声爆喝,气势宛若狂暴,双眸怒视环顾,为身后将士提气,片刻后趁着前面开出了空当,根本没有任何迟疑,大步迈进再行狂砍,一时间双手铁戟挥似狂风,卷进了不知多少断肢,周遭之内莫敢近身。

        城门洞下,守军不敢力敌阻挡,他们本能的感觉到恐惧,即便是用肉体去堆,也不够阻挡这猛汉的刚猛。

        他的力气、体型,也都比常人高大,武艺更是粗中带细,看似狂乱的挥舞双戟,其实只是他的力大无比,随心所欲。

        夸张的躯体有鬼神之感。

        “守,守不住,要退走。”

        “退于城内。”

        “跑吧!”

        砰砰……

        沉闷而缓慢的撞击下,典韦找准机会撞开了立盾阻挡的人墙,且迅猛下劈,从人堆里艰难的迈出一步,打散了堆积的守军。

        他们有的人甚至为了拦住典韦等人,手臂都向后折断了,却依旧不能阻拦半步。

        这个时候,门洞外出现了战马嘶鸣,张韩一马当先率军而进,绕过了人群游斗射杀,身后骑兵尽皆是张弓搭箭,如同两条长蛇钻进城里,迅捷快速。

        至此,城破后便已经到了追杀阶段,精锐豹骑在城里狂奔游走,分割袭杀。

        城内的兵马本来就只有千人,而且精锐已被调走,守将在看到大势已去之后,下城与将士厮杀,不知何时已死在了典韦手中。

        张韩勒住缰绳,回到城门附近,看典韦正在用布匹简单的包扎大腿、手臂上的伤痕。

        “没什么大碍吧?”

        “嘿,死不了,筋骨强硬,伤不到。”典韦咧嘴一笑,活动了一下手脚,依旧还是自如,身体刀砍斧凿的肌肉和别的猛将有所不同。

        张韩见过别的猛人都是有脂肪的,肌肉的线条不会那么明显,但力气却还是很大,那一层脂肪可以用来御寒、防御刀剑等,用处很大。

        不过典韦的棱角线条较为明显,偏偏他的体魄还如山岳,真正的猛人。

        张韩估计他应当也是有横练的功夫,只不过现在不这么叫。

        这样的人,很难被杀死,哪怕是身上负伤也可继续厮杀,并且越打越勇。

        从气势上就胜人一头。

        “先生,城门坏了,要马上修缮。”

        典韦沉声道。

        张韩点点头,派人去清点城内的物资,清扫城下的战场,收回战利、战死的兵士等,半个时辰后,一骑来汇报于门楼。

        张韩苦恼的发现,不光是城门,还有城外的各种防备的设施,以及还需安抚民心,否则他们在这座城里呆不久。

        己吾城内留下的粮食不多,只有五日之粮,那就要尝试一下招揽了,否则只能放弃这座城。

        张韩在尝试凭借自己所掌握的学识、见识和思维来思考,各地官吏在张邈反叛的第一时间表示支持,难道全都是为了张邈能无瑕赴死的死士吗?

        当然不可能。

        那么张邈用来招揽他们的理由,无非是三个:一是交情、举主的恩情;二是曹操任用庶人、举才的主张和以往士族任用的准则背道而驰;三应该就是告知了当下的这些局势。

        和吕布、陈宫有关,也和曹操本部主力兵马不在兖州有关。

        张韩想了想,派遣了三支骑兵先行到己吾附近各县前去游说,告知诸官吏吕布已败逃,张邈身死鄄城、曹操大军已从徐州归来,此时可表清白,三日内到己吾来述职,否则立即发兵攻打。

        果然,不到两日,就相继有三人到己吾城下来拜见张韩,说明了当前的状况。

        张韩顺势扣押了他们,三人掀桌子翻脸,既受诈骗,唯有拼命,然后被张韩一打三按在翻倒的案牍上猛猛捶,关押了起来。

        并且让他们的亲信回去下令运送粮食到来,并且将三县的辎重钱财、人丁都送往己吾,铸造城防。

        做完了这些,又派遣了骑兵沿来时的小道回去请援,只要牢牢占据己吾城,就能切断张邈的粮道,其势必然颓也!

        ……

        三月底,曹操带兵回到了鄄城境内,号称五万兵马已从徐州彭城调回,只留了三万兵马在驻守徐州境内。

        所以留给他平叛的时间并不多,志才与子廉不一定能支撑这么久。

        “伯常夺了己吾!?”

        曹操收到军报,眼睛顿时明亮,看向了面前的程昱,道:“仲德,他将地图给你,令你偷袭张邈后方,来解鄄城之围。”

        “然后自己拿了最关键的一份军图,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你就是这個明。”

        天杀的张伯常,我甚至感动了十日之久……程昱嘴角一扯,笑道:“伯常如今身陷囹圄,孤军深入,令人敬佩。”

        曹操点头道:“仲德明理,伯常知晓独入己吾断张邈后路虽是大功,但也极其冒进,故而身先士卒。”

        “他向来是享受危险的。”

        堪称曹营之虎张伯常。

        您说是就是吧……程昱满脸写着高兴,他心说我这里还什么都没表示呢,您就先护上了。

        您就宠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