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三国:谁让他做谋士的?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可恶,曹操他不动了!

第四十三章:可恶,曹操他不动了!

        到帐中,见到曹操和戏志才正在商议得颇为激烈,两人都察觉到张韩到来,所以彼此使了个眼色将情绪平复了下来。

        “伯常,快快前来。”

        曹操招了招手,让张韩到案几一侧的位置坐下,帐中烧了个简易的火盆,凑近些取点暖意。

        现在还是春时,晚上凉风吹拂起来较为寒冷,张韩从典韦手里接过美酒,提着坐在了一侧,戏志才当即笑道:“伯常果然守信。”

        “十金一坛。”

        “伯常何意?酒色使我憔悴,我早已戒了酒。”戏志才脸上笑容顿失,摆出一副“我们不熟”的模样。

        你还戒酒,酒色还没把身子掏空,曹营四大谋臣酒色财气之中的“酒”就是你。

        “原来如此,那我和典兄就自己喝了。”

        “一金可以分几碗吗?”戏志才正色道,全程微笑,他也认定了酒色财气里的财就是张伯常。

        早知今日,当初必不举荐!

        “可以,”张韩高兴的点了点头,反正也是从犒赏的美酒里提来的。

        曹公赏赐给了各营的将士,但张韩转身就给自己麾下的宿卫下了禁酒令,于是把美酒都封存,犒赏就少了这一份。

        “既然伯常来了,便将此时的军情与他一同说说,”曹操沉声说道。

        戏志才点点头,不再提喝酒的事情,现在显然情况比之前所想要紧急许多,已经没了玩乐闲谈的兴致。

        刚刚得到情报,陶谦果不是什么庸碌之人,在鲍信去琅琊救人的时候,他就已经派遣了不少哨骑,直接跑天南地北,前去求援。

        本以为陶谦会心存侥幸,狡辩曹老太爷受袭一事,没想到他这么干脆,境内的流言都还没起,先行预见到了曹操一定会以此为名不顾一切的进攻兖州。

        所以他以十分从心的决断,开始满世界叫父,传出去的话表面上是“爸爸救我”,可实际上,当世的诸侯大佬都第一时间看出来,他说的是“徐州要完,速来抢夺”。

        无论谁人肯来,时局只要一乱,他就能从中保全,看到转机!

        早知陶谦不是庸人,但真正知晓此节时,张韩再一次刷新了对“兵者”的感观。

        兵者诡道!从来不会把人命算在里面,论兵法时只有胜负、天地、人和、道义。

        陶谦这么干,徐州百姓纯遭殃,这样一来就逼迫曹操走向两个极端。

        要么不攻,坐看徐州乱相,给足陶谦充足的时间去平息此事,稳定境内人心;或者,不顾一切的急攻徐州,赶在援军到来之前得胜。

        所以将军们方才在帐中和戏志才发生了一些口角,而且言词激烈之中还提到了张韩。

        把他的缓攻之略骂了一顿,出于对张韩的人品和仁义,还有对百姓的功绩,两人没有说出过激的话,即使张韩不在也留足了尊重。

        至于张韩的勇武和脾性,他们表示根本不放在心上,与这些无关。

        “怪不得,”张韩恍然大悟,刚才出去时候他们看自己的眼神有怨怼之意。

        缓攻的确是好计,但随之而来的便是让原本虎狼之师束手束脚。

        乱世兵马多虎狼之辈,图的是以命换财,至于战功、出人头地这些有些远,不如钱财来得实在。

        否则生在太平盛世图各种办法赚钱,卖体力卖脑力都可以,实在不行当个护院都有出路,还不用去战场卖命。

        可现在只有当兵厮杀一条出路,那不就是为了战胜之后,去夺城劫掠,抢别人的钱财?这是最快的致富方法!

        运用自己的力量,将财富从别人手中转移到自己手里,来获取更好的生活。

        简称“自力更生”。

        可这种路子现在被张韩的缓攻之计,以及各项严格的军令堵死了,劫掠不可、屠城不行,进城之后要善待百姓,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子民。

        这要求的不是生存在下方的兵马,而是曹操的养兵奖惩之度,只有提高抚恤和犒赏,才可缓解现在的状况,从而逐渐转换为素养极高的兵。

        不过所幸的是,将军们带出来的精锐,都是生死搏杀出来的兄弟,有情怀和崇拜在约束,譬如曹仁,在军中说一不二,对上吝啬、要钱、争功,对内则是慷慨照顾。

        所以各营的兵虽然有怨言,但却也只是埋怨几句,这些怨气在一直连胜的时候,军心振奋不会显露出来,可一旦胜势转颓,自然而然会逐步生乱。

        “现下军令已然传达,明日就会出兵,粮草在先前几日已经起行,依然沿袭伯常之策,我喜欢你那句话——”曹操眼神内敛,面色严肃,一字一顿的道:“征外,必先安内。”

        “主公英明,”张韩拱手而下。

        “不过,我也要急攻徐州,以雷霆万钧之势,兵发徐州!”

        他的语气更为坚决,已经不容再进言,想来是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断。

        “伯常、志才随我出征,回去准备吧,我身边护卫不必太多,宿卫虎贲均可随军冲锋,定要在十日之内攻破彭城,再大发檄文以声讨陶谦。”

        护卫不必太多?有我就够了是吧……张韩心里补充了一句。

        你带我,我带典韦,典韦带他的戟把。

        浪完了您甚至可以说一句我们仨真强。

        ……

        二月底,在农忙结束时,曹操大军忽然出现在彭城边境,大肆攻城不留余地,连破三城,震惊徐州郯城。

        因为他们还在处理北部琅琊的渗透进来的暗子,以及安抚各地百姓,同时派出兵马防范关隘,加筑边境城防。

        最重要的是,陶谦拉到的最近的支援,其实就是聚众于泰山一带的臧霸。

        正在商议让他屯兵到开阳来,为自己守一侧,却没想到曹操来得如此迅猛,看这架势恐怕是要一口气直奔下邳!

        而下邳一旦失守,郯城多少人都不够!只有下邳是坚城重镇!

        郯城乃是人丁聚集,世族官吏的家眷居住之地,这一两年来自己身边核心的重臣、宾客都将家眷迁徙到了这里。

        怎么守得住曹操的千军万马,下邳绝不能失守!

        于是陶谦在思索万分之后,紧急召集人手商议,接着又多派了几拨精骑前往各处,主要奔赴冀州和扬州淮南,求二袁来相助。

        同时还派了几位地位较高的人去和臧霸叫“霸霸”,请他务必牵制住鲍信的兵力。

        此后更是亲自率领大军去下邳镇守迎敌,而这个时候他虽然不知道曹操的后方是否稳固,但却明白当世诸侯都非是善类,应该会趁机威胁,所以曹操才这么着急!

        迟则生变!

        “对,我只需死守,等待时局僵持!曹操后劲空虚便可让他兖州后方失守!”

        陶谦想通了此局,甚至还要反攻的机会,只要曹操腹背受敌,便是最佳良机吞并瓜分他的兖州!

        由此,与袁术的联盟便能迅速扩张,称雄于中南大地!

        念及此处,陶谦感觉自己又年轻了十几岁,能与天下英雄共逐鹿!

        ……

        十日后,等陶谦大军相继集结而来,准备和曹军血战于下邳,用一番死战守城揽动百姓心志,令上下同欲时。

        曹操他又,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