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三国:谁让他做谋士的?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我记得他是个附议王

第二十九章:我记得他是个附议王

        “呼……”曹操在反复平息之后,微微舒了一口气出来,冷静的将桌上的饭菜又赶回碗里,同时轻声道:“说吧,又有何军情?”

        戏志才上前来拱手道:“黑山军的余党,最近出现在兖州北,来势不小。”

        “塞外的骑寇似乎也在路上,而且袁术留于南阳的贼匪,想必也要进入兖州,北上而攻,此等浩大阵势,恐怕即便他们失败,也会以烧抢劫掠为主。”

        这些兵马,主以扰乱为主,倒不像是上一次那般大举进攻。

        袁术南阳进攻不力时,在今年的春末,也就是黑山于毒等部扫除的那段时日,曾经入侵过兖州,不过那次袁绍派了朱灵将军来合军交战,在匡亭击溃了袁术,又在封丘将他赶走。

        曹操一路追到太寿,掘渠灌城,又多次打得袁术溃不成军,最后只能奔逃扬州,前去投奔旧故。

        不过南阳一堆贼寇,很难保证和袁术没有关联,再加上黑山、骑寇卷土重来。

        这次却学聪明了,想支用贼寇以劫掠为主,想必金元休到来和这些事也脱不开干系。

        “在你之前,已经有书信来通报,朝廷拜金尚为兖州刺史,提领兖州,对我的功绩,予以嘉奖表彰、恢复我父费亭侯爵位。”

        “如此而已。”

        曹操的语气已经说明了一切。

        长安士族的态度也说明了不少,意思是他们本就身陷囹圄,却觉得还能指点江山、掌控仕途?外面时代早就已经变了。

        “主公,境内士人多会迎接金尚,以礼相待,若是迎逢他为刺史,需早日决断。”

        戏志才拱手低头,等待曹操决定下令,这件事可大可小,但决定了怎么对待金尚,就决定了接下来要走的道路。

        “此乃是李傕矫诏!并非天子本意,兖州刚有安宁,不可中计!”曹操斩钉截铁的说道。

        就像他之前和张韩说过的,他已经累了,不光是今年从年初起连连大战奔波、戎马劳碌,同时他的心神也已经疲惫不堪。

        时至今日他才彻底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自己从小到大,举家族十几位二千石的资产与人脉,想要洗清所谓宦官之后这个名声的行为有点天真,若是盛世大家相安无事自然不会有人多提。

        可如今乱世,公卿、世族在心中考量各地州牧刺史的时候,都会把这出身无限放大,然后按照宦官和士族不死不休这么多年的仇怨,就会打心眼里恶心曹操。

        既然如此,都已经到乱世了还捧你们个屁!

        曹操猛然拍案,拿出了“只要我喜欢,我管他谁媳妇”的气魄,下令阻拦金尚一行,若是遇到阻截,则直接攻打。

        “正该如此!在下立即去传令。”

        戏志才目光微凛,转身回营召集兵马。

        曹操这才派遣宿卫,去请宗亲和几名重要的谋士来商议,其实也不算是商议,只是想召集文武在场,把决议告知他们而已。

        ……

        张韩府邸。

        从衙署回来后,张韩先给典韦放了一日休假,接着回到院子里和往常一样修习武艺,练习书法、阅读篇章典册,有时候连其他郡县所藏的老旧文书,张韩也会拿来学习。

        可谓勤学也,沾染了很多书卷墨水气,整个人的气质也越发的偏向于儒雅。

        此时,刚好系统结算了屯田之功的功绩。

        他放下书卷端坐查看,面有期待。

        【你提出屯田设想,参与优化军民屯田政令,偶尔亲力亲为,屈指可数的流露出悲悯仁心,获得奖励——】

        “来了来了。”

        【武力+1(总数值越高,提升难度越大)】

        【武力:88】

        【魅力+3】

        【魅力:83】

        【横练进阶到“融会贯通”】

        【获得横练效果——“韧筋铁骨”,你的经脉更有韧劲,骨头极硬不易破损。你与人厮杀会更易招架。】

        【获得“技·回马枪”】

        张韩:“……”

        趁着张韩懵乱的片刻,一道技艺的影像自然出现在心中,并且身体也再次发生质变,筋骨强韧,且力量蕴藏其中。

        等他回过神来时,已经再一起完成了蜕变,张韩变得更强大了,体魄强健、精力旺盛,甚至连发丝都变得浓密了许多。他变强了,但是没有掉发。

        “也挺好的。”

        张韩忽然泄了口气,感觉提不起劲来,一只手撑在扶手上,整个人向后倚靠住墙壁,表情变得“艰难”起来。

        “真挺好的。”

        张韩再次劝了自己一句,刚好看到了典韦披着一件外袍走到屋门口来,看了他一眼后,又很敏捷的转身走了。

        “诶?你等会。”张韩叫住了他,“怎么了?”

        典韦回头,浑厚洪亮的嗓音如雷般传来:“一看您这样就是又衣墨了,俺去回禀州牧的宿卫,今日告假。”

        这先生,每天疯兮兮的,戏多得很。

        “别,等我换衣了去。”

        张韩白了他一眼,连忙起身去参议,今日秋收还来召集,说不定是有什么大事。

        此前曹操就已经预计袁术并不会死心,人虽然在逐步退出南阳,攻略扬州的路上,心恐怕还在念及兖州之乱,一般纷争、军事大多都是在秋日收成后。

        毕竟这个季节冬天没到,又刚刚得粮食收成,属于吃饱了不知道干什么的时候,除了养土之外农活也几乎没有。

        就宜办大事。

        不多时,张韩带典韦来到了衙署,经过宽敞的校场到正堂前,恰巧遇见了程昱。

        程昱也是远远看见张韩后刻意放慢了脚步,在等他到身后来并排。

        虽然程昱年纪比张韩大很多,不过当初他离开刘岱到家中赋闲后,却是又张韩推举给曹操,再征辟的他。

        从某种层面上讲,张韩算是他半個举主,当然,以程昱的名气,他自问就算是没有张韩,也定然能得到征召,因为他当时不是无主问津,而是在家中挑选而已。

        二袁可是不出十日就相继送来了拜帖与厚礼,不过都被程昱拒绝了而已。

        “仲德先生。”

        两人见礼。

        旋即程昱抬步时笑着说道:“伯常年纪轻轻,已有今年屯田之功在身,可以名列能吏矣,此次召我们来商议,听闻是长安李傕矫诏,要派刺史前来兖州,以伯常的性子,想如何进言?”

        “仲德先生什么意思?”张韩意外的后仰了一下,这就开始想附议了吗?

        他依稀记得程昱好像是个“附议王”。

        “不是,我是打算学一学伯常进言,看看是何等性情能够得主公如此青睐,此时正该一展风采才华。”程昱微笑如常,善意满满,他本人对张韩是比较喜欢的。

        相处起来……怎么说呢,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感,和他一起做什么都不用担心礼度不周、言语得罪之类的事,随行随坐都可自在随意。

        “嗯,我是需要进言,如果仲德先生觉得有可取之处,等会我先与主公说便是,”张韩叹了口气。

        多立点功,赶紧把有关于“武”的刷上去,肯定就可以涨别的了。

        绝壁是。

        “诶!好,”程昱面露期待,若是说得好,我直接附议便是。

        他和张韩伸手相请,抬步同进大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