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三国:谁让他做谋士的?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因为还了手,他们就成了贼(求追读,求票砸!)

第二十八章:因为还了手,他们就成了贼(求追读,求票砸!)

        七月底。

        长安经历了几次大战,李傕、郭汜逐步控制了朝堂,勉强引羌人与西凉旧部,把士人与天子都困于掌中,坐看局势变化。

        自今年起,从关中地区逐渐传来了许多人的名字,诸如袁绍、公孙瓒者,以平贼得到盛名,引英豪归附。

        如刘表、刘虞者,安定一方,使内族亲团结,其所辖之地复有再兴之迹。

        当然也有一些人,不再活跃于大汉,譬如皇甫嵩病死家中、蔡邕死于牢狱。

        到六七月时,一个已经沉寂了许久的名字,也跟随着各地的情报,慢慢活跃在了长安诸臣的眼里。

        曹操。

        长安原丞相府,府内宽敞如广场般的石板路上,两名官吏自阶梯上下来,神情皆有不忿。

        “曹孟德为何能再起?我以为这个人已经离开当世争雄之列了,却有徐州、兖州两地平贼之功,怎么这个人有一点火苗,就可以成滔天焰火吗?”左边那人说完之后,面色复杂,似乎在为前路而担忧。

        “还是袁氏在背后推动,给了他再起的家资,不光是袁绍,听闻第二次曹操举兵,张邈也给了很多资产,”身旁中年人淡笑着道,“元休得朝廷诏命,应该先礼后兵,去兖州先行拜会这曹孟德。”

        “待摸清其情况后,再动兵也不迟,曹孟德今年历经多次大战,已经没有余资了。谋定后动,一举拿下兖州,再逐步壮大回护长安,等待时机接天子东归。”

        “好,我知晓了。”

        左边身材偏胖着名为金尚,头戴冠帽,圆脸,胡须浓密,双眼较细长。

        金尚字元休,在光和元年时就已经察举入仕,历经几十年摸爬滚打,人脉、能力、名声都到了足以胜任一州刺史的地步。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任刺史又不是一封诏书的事情了。

        世上没有几个刘表,在乱世单骑入州,一样可以将局势稳固,平稳推行政令。

        长安里的士人自问没有这个本事,所以从其中推了一個金尚出来,去接取兖州。

        至于曹操?他们在看到曹操的功绩之后,大多都只有一个想法:刘岱已死,正好可遣众推的名士去领兖州,以得到当地士人的支持!

        曹操是哪位?要不是他有杀宦、刺董之行,真的一点都不熟。

        于是他们很快想到,应当让刚刚诏书任命的徐州刺史陶谦,以相助平乱之名,进驻兖州,逐步与另一位士族友人张邈,一同拿下兖州才对。

        然后没过三日,又接连传来了军报,陶谦已经被揍了,被人揍得鼻青脸肿不说,还双手奉上了大批家产及人丁,连很多乡族、商贾都转投兖州求活路了。

        于是长安无论士大夫一党,还是在野的士人,又或者是李傕、郭汜的西凉党都惊呆了。

        当初在卞水的一战,曹操孤军深入追击西凉兵,被西凉大将徐荣杀得溃不成军,一战打空了所有家底,顺带把举家资助曹操的卫先生卫兹也给打没了。

        那时曹操回去和讨董联盟的各方领袖发完脾气后,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又回乡去二次创业。

        而这一次得到了袁绍、张邈、鲍信的支持,又有两家宗亲的豪侠归聚……现在居然也隐隐有潜龙在渊的味道!!

        不少人都动了心思结交一番。

        于是一波人进言让曹操揽军权,负责征战平乱,恢复其家中的爵位,来彰显其功绩,再任命金尚去兖州,收服士人心,广招贤才。

        这就像什么呢?

        像幽州那边,刘氏宗正幽州牧刘虞掌管军政、民生大权,而公孙家的将军戍边,打出自己的威名风采!

        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至于两人会不会互相钳制而产生内斗,那就是喜闻乐见的留一手环节了。

        就这样派遣了一大波使臣出去,结交在外的诸侯,金尚、马日磾等名士大臣都是如此。

        这其中免不了士族的运作,但是在运作的时候,又有一些标准上的不同。

        比如,派去兖州的金尚拿着诏书任命为刺史,要他想办法提领兖州。

        太傅马日磾、太仆赵岐持节出使关东,安抚诸侯,顺道去看看袁术,只是去看望。

        对此,李傕除却放了这些人出使之外,还派遣了不少兵马支持,确是被满朝公卿忽悠得不轻。

        他们背后本有一位谋主,已经看出了李、郭或不长久,隐隐站位公卿,暗中投奔的意思。

        ……

        九月,秋收时节,兖州东郡、济北、陈留丰收,山道热络,街巷商贾通行。

        计耕牛缴税后,屯民和百姓都有米粟储家,种植五谷杂粮,一派欢颜。

        军屯的承诺已然是快要兑现了,根据之前定下的税,屯民缴纳之后还有余粮,其中分户负责的田土出产颇丰者记录功绩,功绩达到要求就可以定居于村落。

        完成了从流寇到罪民,再从罪民到流民,最后用苦劳换取回归大汉子民的转变。

        本以为兵败投降之后,会遭到非人对待,从此为奴,没想到为奴的同时还保留了回归为民的余地,有了收成,自然而然的怨言就几乎消失了。

        这些青徐贼寇,以前也是农户,只是被连年旱灾颗粒无收后,苛捐杂税不减、酷吏横征暴敛而打得喘不过气来。

        他们只是因为还了手,于是便成了贼寇。

        是以这条路只能一直走,同样遭遇的人,前几年乃至前十年的大汉到处都是,所以队伍越来越大,仿佛蝗虫过境一般。

        可当有地能耕的时候,他们还是可以为民。辗转数年,流离失所,飘零无依。

        到今年能重新做一个屯民时,耕种最熟悉的土地,反而才觉得最踏实。

        这一年到中下旬时,兖州的人心终于安定了,士族那边也安静了。

        衙署,秋收又到了农忙时,主簿自然也有各类文书要掌领录事,所以张韩也忙碌了起来。

        经过他手的汇总文书,收成已经总计有三十多万斛,这还只是屯民汇总的文书,本身东郡就有数十万户,虽不比南阳那种百万户的大郡,可人丁收成也不少。

        今年只怕能收百万斛粟于军中,就算放牧、养殖等业并不发达,也足够令百万民饱腹过冬了,甚至还可存粮至来年,有余粮能用以酿酒。

        日子比起荒时要更丰富,就好似灰白的世界添了不少颜色。

        “典兄,”张韩大步回到家中,直奔典韦休息的偏院,推开门见到他正躺于榻上睡眼惺忪,嘴巴瘪着奋力张开。

        他一个箭步上前去,一巴掌拍打典韦的肚子,把他打得一激灵坐起身来。

        典韦正要怒目发作时,被张韩按住了肩膀道:“各地汇报上来的文书总计,粮食收成已经超百万斛了,这下我说到做到了!今年一年你和你的兄弟都能吃饱饭!”

        听到这话,穿着一身内服的典韦愣了愣,翻身倒下呼呼大睡,嘟囔道:“典某两日夜未合眼了,先生莫要来吵我,明日,从明日起典某定寸步不离,护卫先生周全。”

        张韩知道忠勇人一诺千金,心中也算宽慰了不少,“我也去睡会儿。”

        “嗯?来呗,”典韦眉头皱着,往边上使劲的挪了挪。

        “不了不了,”张韩感觉接下来忙完手里的文书汇总呈递,可以再稍微休闲一段时日,而且奖励也将要到了,这可是实打实的内治之功,惠及万民。

        “我也要迎来大丰收了!甚至还能趁机休息很长一段时间……”

        ……

        东郡衙署。

        “砰!”正在吃饭的曹操气急,火气上涌,一碗饭倒扣在了案几上。

        “我等了几十日!就等出来个这?!”

        在案上,放着的是一块布上所写的长安来的急报,关中饥荒,信使差点没饿死在路上。

        信上所写的就是金尚一行要来领兖州,请曹操早做决断。

        紧接着戏志才也匆匆进帐,拱手道:“主公,斥候来报,重要军情。”

        曹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