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三国:谁让他做谋士的?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曹操开始了浪漫情怀

第二十七章:曹操开始了浪漫情怀

        “衣墨?什么意思?”曹操眉头紧皱,堂内先行来的几名文武也都觉得莫名其妙。

        “好像是心情不好,引起了病症,起不来床。”典韦瓮声瓮气的答道,“说是让俺来听,听到什么结果回去告知先生。”

        戏志才听到这话眼睛都亮了,不愧是伯常,还能这么干?!

        让宿卫来听命令,自己休息,如此时间空闲出来,岂不是可以做更多事?

        “胡闹!”曹操好不容易休息好,听完典韦的话感觉脑瓜子又嗡嗡的,当即沉声道:“下不为例,此等条例应当写进军令之中。”

        啧,没了。

        戏志才顿时失望,初犯还能钻空子,补上之后再犯那就是以身试法。

        张韩拿捏得好精准。

        早上的晨议,曹操分派了几位宗亲选兵要务,又请荀彧筹措所需军资,请枣祇、毛玠负责屯田事宜,巡视济北、东郡、陈留三地近况,最后留下戏志才细说了军务。

        毕竟现在他只是猜测袁术有心图谋兖州,但还不知道他会怎么打。

        这事光靠猜测,只能最大限度的防备,必须有万全之法。

        如此热火朝天的商议,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曹操喝了点水,吃了些干粮粟饼,和戏志才出门去张韩府邸看望,并且让典韦先行去报之张韩。

        “去看一眼,他衣墨个什么。”

        ……

        张韩也不明白。

        自徐州回来之后,此一战的功绩基本上都算在了战功上。

        所以得到的奖励是【武力+2】、【统率+2】、【魅力+2】。

        以及【横练】达到了【渐入佳境】

        【武力:87】

        【统率:71】

        【魅力:80】

        “唉,其实也挺好的。”

        张韩感觉躺着的时候,身体都在不断变得紧绷,筋骨紧扣韧劲十足,筋肉虽不外显,但蕴藏的力量也是极具爆烈感的。

        至于魅力,则是气质与仪表改善了许多,同时脑子里多了一些学识。

        比如忽然感觉今日这堂议,就应该带着病痛去,若是能坚持如此,散议后肯定会有人来问闷闷不乐的缘由,再说身体抱恙,就会得到他人的欣赏与青睐。

        但知道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另一回事。

        张韩想要提升【智力】,看看提升之处主要在什么地方,不过一直未能如愿。

        现在看来,难不成真要等【武力】满值,或者到达极高的时候,才会给别的奖励?

        “身体上来点奖励也好啊,生活各项能力之类的。”

        什么顶车轮、铁肺肾多好。

        所以张韩在一怒之下,就衣墨了,倒在榻上不太想起来,这一睡就到了中午。

        日上三竿的时候才起来,当了一回卧龙。

        然后到院子里操练武艺,主以枪术与刀术、剑术为主,当代的武艺套路较少,都是军营里的杀招,以快、准、稳为标准,反复操练可达技艺高超,在厮杀时如鱼得水。

        典韦善用双戟,偶尔也会陪张韩对练,但他很不情愿,因为需要放水放得很严重,不痛快。

        禀报曹操来此之后,典韦就到前院值守,不多时曹操和戏志才匆匆而来,由仆人带入府中,在中院见到了坐于台阶上大汗淋漓的张韩。

        “主公不该是去巡周边屯田之事,亲善百姓吗?怎么有空到我府邸来?”

        这些事既然做了,就不好放下,至少装装样子还是需要的,无论是政令本质如何,总归是要面上漂亮。

        张韩知道曹操不是真正的仁义善类,但已经开始拢揽人心了,就不可轻易放弃,否则日后反噬起来更加严重。

        “我让昂儿去做了。”

        曹操一句话,风轻云淡一般。

        “原来如此。”

        张韩登时懵了一下,没想到还能这么干。

        让曹昂去,不光自己可以不用劳碌,还能将收归民心之任交托给这位长子,从现在起就在各方面培养他成长为豪杰人物。

        若是曹昂可以一直康健雄壮的话,这还是可以计长远的策划。

        然后就可以一直以“收安民心”去劝说曹昂,为曹氏奔波于田土之间。

        “伯常,前几日你献出马镫改良的图纸,又是大功一件,我已经让军中铁匠尝试赶铸,但上次你与我说,此法还有隙,是何意?”

        曹操本想等着张韩自己主动提及,奈何一直不说,而在这几日,他已请很多熟手工匠都看过了粗制图纸,又经过几次改画,开始打张韩那一副双铁马镫的铸子。

        始终不知道所谓的瑕疵在哪里,这就让曹操更加难受,就好似一块温润的璞玉,偏偏里面有一点棉絮;又恰似风情万种的女子却从未经人事。

        这种种感觉横在曹操心里如鲠在喉,所以非来问清楚不可。

        他估计张韩可能是忘了。

        “哦,”张韩登时恍然,“其实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这马镫不可张扬,应该只用于精锐,因为制作的工艺并不算很难,并非是什么创举,其余匠人没有制出来也只是因一叶障目。”

        “主公且想想,若是大肆宣扬,在一战之后虽说可以令人眼前一亮,但也就等同于拿开了蒙在他人眼前的叶子,很快其余诸侯都会对此效法改良,接着就是北方诸侯、西凉铁骑等全都戴上坚硬的双铁马镫……”

        “明白了!”曹操当场抬手,示意张韩不必说下去了,说得太明白了我会酸。

        北方、西凉都有大片放牧的地方,战马比南方多,马商的价钱从北到南,那是一郡一个价格,骑兵这类兵种,可以极大提升战力,但同样打造一支骑军耗损也极大。

        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没马,不光是拥有马这种动物,还得是训成的战马。

        张韩说得对,目前当世之人不去研究这些军备的细微改动,不过是一叶障目罢了,你弄出来,不出半年就到处都是了。

        怪不得这小子一直用白布裹好几层,假装用的布镫子。

        感觉张韩憨厚莽的外表下,藏着一颗阴险的心。

        “既然如此,便只在虎豹骑之中流传,确应该立刻去军营,伯常在家中休养数日,待挑选出精骑之后,再来参议。”

        曹操转身去往军营之余,给张韩放了一个小长假,若是没有要紧之事,张韩可以一直休息。

        “那行,这可以,多谢主公。”张韩一下子肉眼可见的开心起来,很敏捷的不衣墨了。

        这段时日等秋收,需要忙碌的事情不多,估计能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或者关注一下其他天南地北的情报近况。

        曹操:“……”

        ……

        虎豹骑营地设在了东郡北部,选出精锐之后日夜操训,不光是个人勇武,甚至还有骑术。

        在操训的闲暇,曹操命荀彧将近段时日功绩如实上报长安朝廷,免不了要动用一些荀氏的关系,求一封诏书以在名义上,得以坐稳兖州的位子。

        对于此事,在张韩告假前一直持反对态度,他觉得告知周边就好,不必上报朝廷,毕竟上头谁都和曹操不熟。

        甚至满朝文武现下当权者无论是西凉武将,还是士族名儒一党,都对曹操没什么感觉,可能还留存了当年的厌恶。

        不过曹操并不觉得有何不妥,且无论他们作何反应,用战绩去恶心恶心那些人好似也不错。

        简而言之,此时的曹老板,正趁着张韩告假不在身旁揶揄、暗讽的时候,触发了浪漫主义情怀。

        我知道向长安表功不妥,但我就是要表功于长安!扬威至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