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三国:谁让他做谋士的?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先生说他,衣墨了

第二十六章:先生说他,衣墨了

        “主公,此次不强取彭城,交好陈氏,实则是以退为进,”张韩坐于马车内一侧,面色认真,不疾不徐的说道。

        “陈登之父陈圭,在徐州地位极高,与袁术有旧,家中祖上曾有一世达三公之位,名门望族也,而这位陈元龙有内政大才,善于屯田治理民生,能力不下于兖州诸贤。”

        “最关键的是,陶谦老迈昏聩,已不再有雄心壮志,他现在的近况,应当以保全退守为主,主公交好徐州,是为了散播仁名,待以后再来取徐州,现在若是取下徐州,恐怕不出半年,袁绍和袁术就会南北夹攻,以遏制主公势力。”

        “是以,主公现下应当广积粮、缓称雄,以夯实境内军、政为主。”

        张韩对于当下局势有了一定判断,曹操推行的戒令有一个极大的好处,除却让曹氏传出清廉节俭的家风之外,还能省钱。

        如果曹氏宗亲一起分钱置办田产地产、广收奴籍,十几位地位高的宗亲,加上几十位沾亲带故的族亲,加在一起不知道吞下多少钱。

        现在这些钱没法吞,那么在创业初期的精神建设就很“健康”,张韩觉得这么健康的底子不用来内省修德以攒名声,那就可惜了。

        曹操眉头依旧紧皱,想了很久之后,才道:“伯常,现在就你我两人,进言大可务实,不必务虚。”

        “你学什么不好,学士人那一套云山雾绕的话,你直接细言便好。”

        曹操说完嫌弃的盯了他一眼,什么场合,学这些之乎者也的仪态言语。

        就这车里在座的两位,有任何一人是士族吗?我们俩配吗?

        “啧,”张韩尴尬的和曹操对视了片刻,咋舌道:“陶谦赔了这么多人力、财力,定不会死心,还要作乱。我们回到兖州之后,应该立刻发告各郡县,表明功绩,令官吏、百姓安心。”

        “再将所得钱财犒军抚恤,让宗亲将钱财都拿出来,推行元让将军的品性作风,严正清廉,内不乱,便无惧流言惑乱。”

        “嗯,这么做,子廉、子孝肯定会有所不满,他们那里我自会去说明。”曹操点点头,依旧还在闭目养神,“军略上,还有什么建议?”

        “内治待今年屯田结果,可逐年细化;军略则是取筹备军资为主,静待来犯……”

        曹操的眼睛忽然睁开,看向张韩:“何人会来犯?”

        “袁术,袁公路。”

        这话说出来,曹操才是真正提起了兴趣,嘴角微微上扬,眼睛微虚平视前方,“说得对,袁公路在南阳诸事不顺,已然呈现颓势,刘表深受荆州诸士族的青睐,我敢断言,袁术必不可能长久占据豫州。”

        “若他要另谋出路,还能去何处?南有刘表,北可入兖州,虽然不愿意这么说,但我猜他进兖州的可能性更大。”

        曹操说到这,深深地叹了口气。

        对于袁氏兄弟,他颇为了解,如果说袁绍自青年起,到中年时,都颇有大谋略家,于逆境之中成名的风范,那袁术则是多了几分骄豪。

        但兄弟二人,都颇有谋略。

        此时若是设身处地的去思考,袁术要取兖州,今年这个时机再适合不过了,如若再拖数年,兖州乱局一旦平定,他将再无半点机会。

        “的确,是兖州。”张韩点头附和。

        并且也略微佩服曹操的眼光,早早洞悉袁术、陶谦的所谓联盟,并且知道两人同气连枝,不会善罢甘休。

        张韩不一样,他有答案,所以能断定袁术会北上进攻兖州。

        “是以,此战将会是我最重要的一战,能否站稳脚跟,就看与袁术相争能否站稳。”曹操觉得前景并不是很好,自入兖州以来,或者说自刘岱死后,兖州没有了名义上的头领,麾下太守皆可争夺此位。

        自此起,几乎每一战都是惊心动魄,而且需要奋力拼杀,稍有不慎就会被赶出兖州大舞台。

        乃至现在于兖州,以边让为首的名士,还在抨击曹操自称兖州牧的无耻行径,号召有志之士不与归附投奔,甚至煽动部分官吏罢官不效。

        战事一结束,这些头疼的事情就会如潮水一样涌来。

        回去之后,内忧外患皆要考量。

        曹操说的这话,像是结论,也像是在自我思考,所以张韩在旁安静的思考自己的问题,等回到兖州论功之时,自己的能力就可以获得大幅提升了,若是得到了智力的成长,以后思维就可以更快速全面,能够跟上这些当世英豪。

        至于现在,张韩还需要想很久,他之所以能够崭露头角,就是因为手里有答案,同时还有不断成长的各项能力。

        车马内,变得安静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曹操才又开口道:“伯常,你真的没有别的计策要献了吗?”

        张韩从思绪之中被打断,茫然的看着曹操:“我,我应该有吗?”

        什么意思?闹了半天你叫我上来不是找个聊天搭子?

        “你记不记得,当初我叫你救下允诚时,你单骑而去,跃马扬蹄时,何等英勇?”曹操阴笑了起来。

        张韩面色一滞,笑道:“马镫?”

        “对,就是马镫。”

        曹操终于点头。

        他绕了很久,从让张韩摒弃士人进言的那些繁礼开始拉近关系,再到后来差一点吐露心迹,最后说到面对袁术强敌之难。

        现在地图不够长,匕现了。

        他很早就注意到了张韩那匹马肚子两侧的马镫,比一般人用的镫子要结实很多,而现在一般骑兵作战,马镫多沿用单镫上马、或者是布镫固位,一旦交战紧急,靠的是骑兵双腿夹紧。

        这个军备若是能得到改良,或许千百年来骑兵的胯痛,或许就可以迎刃而解。

        “你的这一套军备,可以令骑兵在马上多几分力气、灵活,而今我得了陶谦赔偿的五百战马,加上之前所战缴获,共一千三百余。”

        “回去之后,我将在青州兵之中挑选精锐之士,选拔骑兵于我宗亲之中的子弟兵合练,操训一支精骑,以为亮相。”

        曹操眼神变得略显期待,言语铿锵有力。

        他本来就想要精锐,但想起张韩当初展现的高超马术与技艺装备,或许能够让这“精锐”再往上锐一个等级。

        “这次,请伯常务必帮我,我需要一支骑军,守住现下所得的疆土,待到明年便可彻底站稳脚跟,不再受人掣肘,若是袁术来犯,定要一战而退之。”

        徐州之战,他取陶谦所赠军粮,不予分享于诸宗亲友人,重抚恤给军中将士看,除犒军之外,多数用于百姓民生,鼓励境内农耕生育。

        做到这些,就是仁义了吗?不是,只是比大部分诸侯好一点,但就是这么一点,完全足以让人心倾斜。

        曹操现在深刻的明白了张韩的话,乱世仁义,所需要的本钱其实不多,就一点点、多份苦心罢了。

        但收益,却是极大。大到曹操现在以保疆卫土为名征募精锐之士,可得乡里不知多少人追随。

        譬如青州兵,可用死心塌地来形容,只听曹操一人令。

        想要一支精骑,绝非难事。

        “好。”张韩想了想,点头道:“但此物改良有隙,待我回去后和主公细说。”

        ……

        回到兖州三日后。

        曹操休息完毕开始了新的动作,秋收尚且还有两月余,他将徐州赠来的钱财分发,并且遏制住了宗亲想要分钱划地的欲望。

        将创业初期的艰难,通过九次堂议、帐议反复告知,并且他自己都穿着打补丁的衣服,将家里的钱已经全部投资到了犒军这件事上。

        最后一次堂议,还向当地的马商卖掉了他那匹最喜爱的大宛良驹绝影,当然,不到晚上马商就赶紧还回来了,并且没有把钱要回去。

        在论功后,扫清了帐内不和的声音,将大家的思绪全都统一,静等秋收,接着便是用积攒得来的钱财、资产等,准备大刀阔斧的选拔精兵,建造精骑。

        这精骑在一路来时,和张韩几次密谈,在他的建议下,以轻骑、重骑搭配,节省开支的同时,还可有战术操练上的配合,取名为一虎一豹,相得益彰。

        不过这一日定议的时候,张韩缺席,没来开会。

        “伯常人呢?”

        曹操顿时迷茫,前几日不是还兴致勃勃的与我一同商议吗?怎么记功之后,连堂议都缺席?不会是生病了吧?

        在外的典韦挺直腰板,双手用力抱拳,嘴唇动了动,道:“先生说他……衣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