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三国:谁让他做谋士的?在线阅读 - 第八章:唯才是举,尽展才华(求追读)

第八章:唯才是举,尽展才华(求追读)

        “孟德,如何能得在野之才?”

        “我当初羡慕袁绍这等人,只需振臂一呼便可得海内名士响应,直到现在,袁氏之门都还是名士云集,许多人想进其麾下,也挤不进去。”

        鲍信眨了眨眼睛,似笑非笑起来,这话听来,若说孟德不酸袁绍的家世当然是不可能的,袁本初去年、今年在冀州安身,虽有许多人跟随,有名士出谋划策,但也打了几场轰烈的漂亮仗,于逆境之中声名大噪,再加上他的家世,所以有了挤破门槛都要归附于其麾下的光景。

        这是大部分人认为,袁绍是那位能够问鼎乱世终局的人,这是他已经展现出来的潜力,而且他的身名光耀、家族门生故吏遍天下,只会更加强盛。

        曹操顿了顿,又沉声道:“袁绍,就好似建了一座金碧辉煌的殿堂,登堂入室者便是德才兼备的名师高士,廊庑之中所立者也为名族之后,但仍旧还有不少人,被拒之门外。”

        “而他袁绍,不过是大汉士人的一道缩影,但凡士人为官吏,所任用之人无不以德行、名望为重,以出身为准。”

        “是以,那些拒之门外者,难道就无才了吗?平定乱世以清雅之士并无不可,但只以清雅德操为主,不顾才能却也本末倒置,我认为,结束乱世的关键应该在才。”

        曹操上身坐得挺直了些,面色严肃堂正,目光如炬一般平视远处,沉声道:“我曹孟德,愿拆掉所谓‘殿堂’、‘门楣’,以才能为主,得以推举,唯才是举。”

        “如此,方式包容吞吐天地之志,至于德行当施以监察、应用重典来规范即可。所以,到我处来虽无殿堂之高贵,但有天地辽阔可尽情施展才华!”

        “唯才是举……”

        鲍信在思索之后,逐渐点头。

        不得不说,此法不光是能够让曹操麾下聚集人才,同时也能增长对抗境内士人。

        这是孟德最能立足的方式,求贤唯才,足以抗衡,加上此次刘岱身死、郑遂战死,百姓正是人心离散的时候,他可以安定寒门、士民以及百姓之心。

        也可以得更多乡勇追随,因而易于招募兵马。退一步说,若能击溃之后,得青徐贼寇为俘,这些人全部征为兵士,孟德麾下兵马也会大增。

        “孟德所言极是,”鲍信微微感慨,却还是叹了口气,道:“不过,话虽如此,但击溃青徐贼,安定其裹挟流民,又岂是容易之事。”

        “我既占济北、任城等地,与东郡遥相互援,以孟德为尊,推举为刺史先行平贼,相信短时间内不会有人站出来反对,张邈、边让等人无力平定青徐贼寇,只能将希望寄托于你我。”

        鲍信和曹操合心就在于此,在商谈之中不需要曹操说得太过直白,只需一点就明白他所求。

        同时还能看清当下局势,远望之后态势。

        他说完这句话后,曹操的脸色才真正轻松下来,成了。

        如此,这一趟设奇兵于寿张才是真正的“大获全胜”,不只是战事得胜,人心也将向曹而倾斜,曹操展颜而笑,“先稳定局势,之后如何安置流民、复建城池,等人才归聚,定能想出办法。”

        “二位明公,关于内治之法,学生有话想说。”

        这时候,在一旁听了许久的张韩忽然开口,让两人的目光都不自觉的看了过来。

        见他拱手而下,面色如常,不像是吹牛,曹操暗中咋舌。

        啧,你又知道。

        若真能说出些建树来,倒是意外之喜,曹操伸手向张韩一指,对鲍信嬉笑道:“你看,这就是唯才是举的例子。”

        “呵呵呵,”鲍信饶有兴致的看着张韩,此时戏志才也凑了过来,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曹操拍了拍身旁的蒲团,示意张韩坐于身侧,同时语气缓而轻松的道:“说吧,有何计策?”

        张韩依言坐下,言简意赅的说出了两个字——军屯。

        “而且是,集中管辖的军屯。”

        “嗯,说得不错。”两人相继点头,唯有如此可以让青徐这些贼寇有所安存,并且能与本地的百姓待遇区分开来。

        拓地垦荒,是百姓的重要生存方式,一为保障民生、二为军队储备粮食,若要实兴屯田制度,只要划分好税收、开垦区域、人手任用等,便能达到稳固的结果。

        曹操和鲍信都明白,时下的确需要靠兴田土,来收归人心了,兖州士族也定不会拒绝。

        不过如何屯、屯在何处,却需要细细商议。

        张韩接着道:“青州、徐州相继生贼,起源在于当地之政已崩塌,丧失了令百姓信服的权威,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失了人心。”

        “人心离散,民失其粮,为求保命挺而为贼,其实他们本质还是农民出身,所携作战的兵刃大多还是以农具所改。”

        “是以,明公不必继续和贼寇追杀鏖战,此战之后他们军心全无,当以袭扰为主,待其精疲力尽,无粮可食的时候,再出言劝降,定能有所获。”

        “毕竟,贼寇进退维谷,已被困于兖州,退有泰山府君,进有明公大军,若是继续厮杀反而会让他们铤而走险,而不攻不追,只是日夜袭扰,待敌疲乏则能摧毁其心志,一旦他们求降,便可任意拿捏。”

        “那时,收归为屯民也算是给了他们一条生路。”

        张韩深知,屯民可不算百姓,那是收归于曹操麾下随意迁徙的民众,若是选入军屯之中,就要跟随军队四处迁移,为军队耕种粮食,同时自己也能饱腹。一般将领、太守极少管屯民的死活。

        但眼下对于他们来说,做屯民虽然苦涩低贱,总比为贼丢了全家性命的好。

        “而且,日后在屯田之策上,给予这些屯民一点希望,譬如数年之后可令一批苦劳甚多者定居于某县,并且可以租田享收成之果、予以成家婚配等,皆可让屯民有一线希望。”

        “他们若是能有田,有家,有这一线希望,就有了固安之地,定会拜服明公之政。”

        张韩说完,帐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片刻后曹操拍案道:“伯常一言,令我茅塞顿开,以往多思之事也不必在纠结。”

        “袭扰之计甚好,以精锐骑兵率步卒紧追不舍,仿佛游斗逐鹿,将他们扰至疲惫,拖垮其身心,再数战逼降。”

        曹操抓住了张韩的手臂,满眼都是精光,脸上不断浮现惊喜之色,当初将张韩留在身边,不过是想要个武艺高超之人暗中护卫,仿佛君子藏剑于身侧。

        现在看来,张韩居然还有治理民生的才能,这可真是捡到宝了!

        “至于军屯安置之计!等击溃贼寇之后,操定向先生,彻夜请教!洗耳恭听!”

        曹操第一次,神情诚恳的对张韩拱手颔首,礼恭备至,诚意十足。

        “明公,”张韩扶起曹操,脸色期待的道:“事不宜迟,当尽快下令!”

        屯田大计!安置百万民!此等大事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就等你把这百万人打回来了。

        张韩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