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三国:谁让他做谋士的?在线阅读 - 第五章:明公,这可是你恩朋义友,得加钱!(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五章:明公,这可是你恩朋义友,得加钱!(求收藏,求推荐票)

        “主公,济北来信。”

        曹操宿卫统领曹纯接过书信后立刻送来,并且给那名骑兵送上水和干粮,让他在一旁休息。

        书信看完后,曹操面色凝重。

        四周文武尽皆等待,令兵士疾行而来送信,说明事态较为严重。

        “无事,继续行军,尽快到达寿张。”曹操压住了脸上的表情,平淡的看向曹纯,命他去前军安定军心,按照之前的路线行军,只是要日夜兼程。

        将军们得令散去,各自催军前行,随军的军师戏志才看出来事态并没有那么简单,故而和张韩始终在车驾两侧。

        过了一会儿,等曹操重新坐上车驾,车马又动起来的时候,戏志才才问道:“主公,可是济北已有战事?”

        “嗯,不错,”曹操点头,又不经意的看了张韩一眼,勉强笑道:“多亏了伯常早早进言,军情来得缓慢,青州贼早已席卷徐州,且已经劫掠大量财物、裹挟无数人丁后,又妄图攻向兖州。”

        “而鲍相书信告知,刘岱与郑遂欲迎敌于境内,痛击黄巾,已经做了动员。鲍相本打算劝其固守,待青徐黄巾疲惫,进退不得时再出动,结果商议之后并不纳其言。”

        说到这,曹操更加欣赏张韩,毕竟鲍信所言战法,和当时张韩为自己献上的军略一样,同时和自己心中所想也一样。

        不过并没有结果,只能继续行军前往寿张驻军,再派出探哨前往。

        “正好,”戏志才面色一喜,“如此一来,省去了至少三日。”

        说罢,戏志才向张韩讪笑道:“伯常,方才我声厉了些,你所料不差,青徐果然向任城而来……”

        “祭酒过誉了,是祭酒教导学生,一旦心中笃定,就该顺此而设想,方才不会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有道理。”戏志才和曹操相视一滞,哑然失笑,曹操道:“这人还挺谦虚,行。”

        “继续行军,伯常为我省去数日,功劳我记下了,若是此次可以平定贼乱,我定然论功擢升。”

        “这次行军,你就在我身边,我们随时可以商议,如何?”曹操伸出手拍了拍张韩的肩膀,笑得很是诚恳。

        此次出行的兵马,可谓气势汹汹,信心满满,因为这些是曹操目前的精锐,而没有新兵在列。

        之前曹操本打算以新招募、征召的乡勇先行,消耗一番青徐黄巾的锐气,再让自己的精锐兵马冲锋,不过后来几次商议后,直接打消了念头。

        既已决心等青徐贼来,从寿张出奇兵,则定要在青徐大战疲惫之后,直接精锐齐出,毕其功于一役,击散青徐贼的信心,再逐个击破。

        随着寿张来的这一封军报,反而先行占据了先机,前后也仅仅只是省去三日左右的催军整备的时间。

        不过个中差异,却不只是这三日。

        “所谓兵贵神速,并非完全以行军速度为准,若能料敌先机,抢占先机,何尝不是神速?”

        ……

        一日夜后。

        任城。

        青徐来的贼军乌泱一片,喊杀震天,他们在野外攻破了郑遂的军队,阵中斩杀郑遂,又追杀刘岱,将兖州军打得四散而奔逃。

        此时正如潮水一般,自境外滚入兖州之中,四处劫掠、裹挟百姓。

        整个兖州北部都处于战乱之中,致以百姓人人惊惧,各地官吏弃官而走,士族多隐居于山林,圈地自卫,祈求乡里豪士相助。

        而今放眼望去,在外路途、山林皆是贼寇、流民,除此之外,便是饿死躯体随意抛之于野,灾疫四起。

        青徐贼很快在数日之内,就进入了济北境内,经过大战之后他们虽然损失惨重,但连续斩杀郑遂、追杀刘岱数日后,士气已经达到了顶峰。

        在六日之后,刘岱兵败身死的消息也传了开来,青徐黄巾的气势达到了最大,这个时候根本不管死伤几何,只顾肆意劫掠,且已经认为兖州只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济北,鲍信军所在。

        鲍信身材精瘦、高挑,胡须为嘴唇四周络腮胡,下巴处修剪得整洁,双眸有精光,面色给人一种坚毅感。

        他身穿墨绿色武袍,前胸后背有铁壁护甲,左手放于腰侧剑柄上,右手背于身后大步前行,向外迎接曹操派来的骑兵。

        那骑兵刚刚下马,鲍信就笑道:“兄弟快来,青徐贼不日便会攻入济北,孟德可有对策?”

        “鲍相!”那骑兵嘴唇发白,吞润喉咙后,方才艰难继续道:“在下独自前行而来,路上耽搁几日,算上今日是第七天。”

        “主公命兵马日夜前行,应当已在三日前到达寿张,现下必能在各处伏兵。”

        “寿张!”

        鲍信脸色一喜,双眸仿佛亮起,悬起忧心顿时落实,一瞬间连呼吸都顺畅了,“孟德带来多少人?”

        “回禀鲍相,一千二百精骑,六千四百精锐子弟兵,几乎是主公全数家底,对外号称三万大军。”

        这骑兵来时已经明确得到宗亲将军曹纯告知,可以将真正行军之数,和驻军部署告知鲍信,当然,他只是宿卫营里的亲兵,如何设计、布局,他自然无法了解完全。

        鲍信一听这话,更是惊讶,当即双手拍掌,呼道:“孟德竟能早早知晓战局所在!料到青徐贼定会入兖州!”

        “真是,神了!”

        鲍信心下大喜,甚至在心绪紧绷这么多日后忽而得到放松,竟然鼻头有些酸楚。

        毕竟忽然知道自己背后,多了六千余精锐、一千多精骑的支援,不再是孤军奋战。

        太好了,太好了……

        当初举荐孟德入兖州,今日便可得此助力,这是我的福报。

        “鲍相,主公说了,您可先行据守抵挡青徐贼,令他们锐气消磨,军心不振,待疲惫时,向寿张撤防!与此同时可将百姓先行南迁安置。”

        “让我抵挡撤军……”鲍信思索了片刻,便立刻坚定点头,“好计策,兄弟,你回去禀报孟德,济北可守十日,我会沿途派遣残兵、老兵护送百姓南迁。”

        “之后,就全仰赖孟德了。”

        “保境安民,舍生忘死也!”宿卫抱拳躬身,慷慨豪言。

        ……

        连续十日,济北兵马悍不畏死高筑城墙,倚靠卢县、蛇丘、肥城三座城池死守不出,不断消耗青徐贼的兵力与耐心,同时加以不断挑衅、劝降等事。

        将局势僵持了下来。

        如此,一连十三日,青徐黄巾贼人数极多而拖家带口,劫掠所来的粮食早就已快吃完了,毕竟他们的人数实在太多,又不能不分,一旦不分粮食,不顾死活自己就会产生哗变。

        现在也只是靠着各个首领的威信压制住不满罢了,是以才能让人暂时跟随。

        故而现在根本停不了脚步,需要继续交战来削减人丁,同时也维持住各個首领麾下的贼寇。

        “卢县城也已经快要攻破了,只需再艰辛冲锋一次,否则进退两难。”

        “不错,必须再攻,都别泄气!定要再攻一次,此次一定可以攻下!”

        “各位!没有退路了!”

        “杀进城里,再攻破营寨关口,能再劫掠一番!”

        多位将领引导之下,黄巾再次冲锋攻打卢县、蛇丘两城,以及之间的各种营寨,企图冲破这一条封锁线。

        不过在攻打半日之后,他们出奇的发现,在此时鲍信的兵马终于退了,撤离了两城,一路向南而逃,撤退的时候更是较为散乱,且携带的车马较多。

        而这些贼寇进城之后,发现却没有多少东西留下,辎重、粮草空空如也,民众百姓也早就迁移,只留下了一座空城。

        这让贼寇们大呼上当,唯有再深追,才能得到粮草辎重,不至于一无所获!

        “再追!追上去。”

        “不错!如同追杀刘岱一样,堂堂刺史也不堪一击,何况只是一地太守!”

        “再追吧,停下来在这城里也没有吃食,等春耕已经不太可能了。”

        青徐贼不得已,唯有再追!

        鲍信已经用这十几日的坚守厮杀,在这些青徐贼的鼻子上挂了一个钩子,已然属于牵着走的地步!

        这一追,就直接追到了寿张之北,眼看就要追上鲍信,即将将他逼入绝路的时候,忽然两侧小道出现了大量军备精良的骑兵!

        且埋伏了进退有度的精锐步卒!杀入了青徐贼寇大军之中,一瞬间将场面打得一面倒,喊杀震天,让青徐贼胆战心惊,深知中计!

        可他们毕竟身经百战,即便是知晓损伤会十分惨重,但也没有完全崩溃,他们明白一旦兵马崩溃就是一场血腥屠杀。

        所以不少体魄精悍、仍旧勇武之人,直接奔向在战阵前列之中的鲍信。

        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又生了变故,几股战力涌向鲍信,而鲍信身旁本就没有多少人了。

        四周战场混乱,若是没能护住,必然身陷囹圄。

        此时,曹操在山丘之上远观战场变化,这一战是早早计划,不过真正打起来却没想到这青徐贼竟然这般捍勇,果然若派新丁,必然不敌。

        “鲍相,乃是我恩人义友,决不可让他出事!”曹操眼神深邃,好似转瞬间思索良多,但说完之后左右一看,却发现连宿卫营统帅曹纯都已经参战,只剩下了最后数十人。

        而身边,无非数个谋臣罢了。

        戏志才、许懿、寿张令、张韩。

        “哎!张韩!伯常!可否为我救鲍相出来!?”

        张韩眉头一皱,一时麻了,“明公,我厮杀过多,旧伤未愈,且疏于武艺——”

        “若能救出来,你可为我帐下功曹!”

        “那可是明公恩朋义友!主簿如何?”张韩满脸为难。

        若是能为主簿!立功定然能有大量的文治、玄学的神级奖励!

        一整个期待住了。

        “好!”曹操满脸嫌弃的看着张韩。

        主簿、功曹都在帐下,计较这些无用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