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三国:谁让他做谋士的?在线阅读 - 第三章:这就是,你的本领?

第三章:这就是,你的本领?

        “明公所言极是,”荀彧嘴角抽搐,不知怎么说。

        可能是在夸赞您吧,但这番话却很有见解,只是与我的理念不算吻合而已。

        “此军情,是志才命张韩来报,其实也已猜测了如今态势,兖、徐相较于冀、幽自然羸弱,青州贼在公孙瓒手下吃了亏,应当会南下。”

        “还请明公早早决断。”

        荀彧拱手而言,态度还是较为诚恳,甚至还给张韩说了几句好话。

        他本身性情为君子,不会因为动怒而记恨,甚至细想之后,觉得这些话告知明公反而深合他意,他应该会高兴。

        果然很高兴。

        “我早知会如此,兖州之中,各太守尽皆固守,把持人口。”

        “我能在东郡立足,除却桥瑁旧部支持,还有鲍公举荐、甚至有袁绍遥遥相表。”

        “呵呵,”曹操起身,背手走出来,神情也较为淡然,叹道:“其余之人,除却张孟卓或许会为我后援,也就各自割据了。”

        “兖州太守,各自都差不多,在差不多的时候,倒不会有什么动乱,一旦有一人起势,其余差不多的人就会联合在一起,将他先行打倒。”

        “青徐黄巾,若是进入兖州之后,意味着混乱,也意味着人丁,而且是击溃之后可以随意安置的人丁。”

        “嗯,先与鲍相商议此事,我们可以一同除贼平乱。”

        荀彧当即了然,有所开悟的笑了起来,拱手道:“明白了,若是有两方联合可起势,就不怕那些差不多了。”

        “哈哈。”

        两人相视一笑。

        “尽快让张韩来见我。”

        曹操认真的说道。

        “唯。”

        荀彧拱手而下,转身离去,刚走几步又被曹操叫住。

        “等等文若,”曹操走上前来,面露思索之色,沉声道:“不必去请他,明日我去见他。”

        “呃,谨诺。”荀彧神色一滞,心里有点酸苦。

        难道说,明公将张韩当做名士谋臣,欲相请之来尊重对待?!

        他,他是一名武将!明公竟如此礼贤下士!?我才是诚心相待请来的谋士儒生。

        又跟随曹操走了几步,荀彧脚步再从一顿。

        我为何会有这种想法?

        不能多想,君子天地可包容,何况只是人情世故、亲疏关系……不该这般想。

        君子论迹不论心,心里偶尔想一想没事。

        没事没事,不必挂怀。

        ……

        第二日。

        辰时刚到,于祭酒宅邸,戏志才特意将前院划给了张韩用于练武。

        张韩每日几乎都要遍习武艺,戏志才也不愿他忘却行伍的本事,毕竟张韩是浴血杀出来的战功。

        院落内,张韩长枪飞舞如灵蛇出洞,脚步身法、双臂有力,每一枪都能精准的扎在草人上。

        “呼!”

        一枪刺出,扎穿草人脖颈,一点即透,再猛抽而回,持枪中段呈守势,进退有度身形不动如山。张韩体魄健硕,双臂有力,且矫健敏捷,比寻常将士身形快上极多。

        “好武艺,”一道微低沉、威严的声音响起,吸引了张韩的注意。

        收枪站立之后,张韩抬眼望去,见得两人站在院门台阶上,荀彧他自是认识。

        而荀彧旁边的人,张韩也见过数次,个头普通,但身姿挺拔、气势如雄狮一般,着明黄色衣袍,蓝玉束带在腰,腹部微显富态,头戴发髻、面色严肃堂正,双眸微虚略有精光,嘴角却在含笑。

        有藏心高深之感,又隐隐可觉威压在身。

        这就是,当前立足于东郡的雄主,曹孟德。

        “伯常,久闻其名,而今方才得见,怠慢了。”曹操毫无架子走下台阶来,连双手都自然摆动,一路审视到张韩身前,上下打量许久,仿佛发现璞玉一般的舒适。

        “志才可醒?”

        “还没,祭酒昨夜忧思军情,应当还没醒转,”张韩倒是没说喝酒的事,不过曹操显然很是了解,笑而不语将此话揭过去。

        “好,那便让我再看看你的本领。”曹操微笑而视,心中期待。

        曹仁知晓留不住的悍将,竟主动推举上来换取军资军粮,除却枪术身姿之外,定还有别的本领。

        或许此次见完,便可得一员虎将带在身旁。

        “本领?明公欲考校,在下自当尽力施展,以图重用!”

        应当是荀先生去进言时又说了些什么,故而曹老板亲自来考校,而因为喜欢人才,所以又礼贤下士亲自来见。

        倒是一件好事,正好可以以此进言,若可采纳则能立功,立功之后就增加文治的各项能力,此等能力强大之后,可以明理、智慧、洞悉大势而进退有度。

        “好,好啊,”曹操顿时眉开眼笑,大为满意,“你倒是实在。”

        “明公请!”

        张韩在前方先行,一路往偏院走,顺带让宿卫准备吃食果子。

        到偏院,也有一片园子,曹操才放下心来:还以为他要带我坐榻而谈,没想到这里也有空地,许是再舞一段刀剑,身手是否精湛熟稔,一看便知。

        “明公请上座。”

        张韩微笑相请。

        曹操:……

        还真是要坐塌而谈吗?

        “我是说给我展现一下你的本领。”

        “在下明白!是以胸中所谋今日必定全数倾诉于明公,还请明公指点。”

        “我……”我不是来指点的,我意思是你骁勇善战、武艺高超的本领!

        罢了,也无妨。

        曹操深吸一口气,走入偏院亭下的主位上,而张韩则是在其身侧也坐下。

        不多时随行的将军宿卫远离,荀彧也早早告辞去任上,张韩才在心中谨慎的想好了腹稿,拱手开口道:“明公,在下所言策论,是为平定青徐贼所计。”

        “此前得军情所报,青州贼已南下奔逃,和徐州贼汇合,裹挟百姓过境,北去因惧怕泰山众、公孙瓒、袁绍,故而南下入兖州。

        此是兖州之危,却是明公之机也。

        兖州之地势力离散均衡,唯有济北鲍相用兵宛如坚壁,明公可联合鲍信,坚守不出,待青徐羸弱反攻则易如反掌。”

        “不过,兖州牧刘岱素来高傲,喜功而好大!自以为不弱于公孙瓒,或有进击之意,但在下认为,应当主要是为了击溃青州贼,得取人丁。”

        “人丁何其重也,刘岱定会想要,若他坚持出战则北地归于鲍信所统,应做好准备支援迎敌,如此可于危难之中救万民于水火,更得民心,且不出风头,乃是令刺史刘岱先行。”

        说到这,曹操抬了抬手,咋舌道:“啧,满嘴大势策略,你得是要当军师啊?”

        “明公不是考校这些吗?”

        曹操想了想他方才所言,再与自己计略加以印证,接着点头正色道:“是,伯常,接着说吧。”

        他忽然有一种感觉,眼前这个武艺上佳的年轻小将,恐怕的确也看懂当下大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