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啊?老板?!”

        李浩整个人都愣住了,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没开玩笑吧?这家伙怎么可能当老板?!”

        张翠花也是一脸不可置信。

        “怎么不可能?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没见过你们这么嚣张的,竟然还在这喧宾夺主!”经理一脸不善。

        刚刚在包间里,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前老板王东,已经将整个云顶酒店,转让给了陆尘。

        “不、不会吧?这家伙一穷二白,哪来的钱开餐厅?”李浩满脸震惊。

        “我哪来的钱,就不需要你操心了,你只要知道,现在这餐厅是我的就行,所以,只有我赶你们的份。”陆尘平静的道。

        此话一出,张翠花两人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一副吃了屎的模样。

        本想仗着黄金vip,在陆尘面前威风一把,没料到对方摇身一变,竟然成了餐厅老板。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脸!

        “陆老板,要不要把这几个闹事的轰出去?”经理问道。

        “算了,来者是客,好歹是黄金vip,咱们应该好好招待,给他们送一瓶红酒,算在我头上。”陆尘淡淡的道。

        “是!”经理恭敬点头。

        “拽什么拽?还不是靠女人上位?”

        “就是!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张翠花与李浩两人小声嘀咕,明显很不服。

        “送酒就不用了,君子不受嗟来之食!”

        这时,吕玉堂突然开口了。

        英俊的面容,高贵的气质,配上那迷人的微笑,看得周围不少女人春心荡漾。

        张翠花精神一振,立刻炫耀道:“姓陆的!实话告诉你,玉堂刚刚从国外留学回来,不仅出生名门,而且还极有才干,比你强了不止百倍!”

        “没错!就你那点小资产,给玉堂哥提鞋都不配!”李浩跟着附和。

        他们刚刚丢掉的面子,因为吕玉堂的出场,瞬间就找了回来。

        买个餐厅了不起么?

        还不是靠女人上位?

        哪能跟名门贵族相提并论?

        “张姨过誉了,我也只是运气好而已。”

        吕玉堂淡淡一笑,眉眼间,却带着几分抹不掉的傲然。

        “看看!看看人家的修养与态度,再看看你自己,这就是差距!”张翠花狗仗人势。

        对此,陆尘都懒得多言,随便敷衍了一句:“几位慢慢享用,我就不奉陪了,告辞。”

        说着,就准备离开。

        “等等!”

        李清瑶突然追上前几步,问道:“这间餐厅真是你的?你哪来这么多钱?”

        “我没钱,朋友送的。”陆尘道。

        “朋友?不会是曹宣妃吧?”

        李清瑶眉头一皱,有点酸酸的味道。

        “是谁就不用李总您操心了,您还是跟自己的学长,好好喝酒谈心吧!”

        陆尘哼了一声,径直离开。

        “你......”

        李清瑶张了张嘴,有些恼火。

        只是请客吃饭而已,而且还有母亲跟弟弟在场。

        至于这么小心眼吗?

        大男人,真是一点气量都没有!

        回到包间后,陆尘有些闷闷不乐。

        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李清瑶跟吕玉堂站在一起,他心里就十分不爽。

        风度翩翩,有钱有颜,而且曾今还差点走到一起。

        难免不叫人怀疑。

        关键,李清瑶态度不明,让他根本捉摸不透。

        “陆先生,你这是怎么了?一进来就垮着脸,跟谁欠你钱似的。”

        这时,旁边的曹宣妃调侃了一句。

        “没什么,外面遇到了几个熟人。”陆尘勉强笑了笑。

        “熟人?难道是李清瑶?”曹宣妃挑了挑眉。

        “是她,而且,还有个叫吕玉堂的家伙。”陆尘倒也没隐瞒。

        “吕玉堂?”

        曹宣妃露出了玩味的表情:“陆先生,这个人可不简单呐!”

        “你认识他?”陆尘有些意外。

        “不认识,但听说过。”

        曹宣妃喝了口红酒,笑着道:“吕玉堂这个人,在南省的富婆圈子很有名,是职业的小白脸,有颜值有气质,出手还特别阔气,非常讨女人喜欢。”

        “怎么,你对他也有兴趣?”陆尘试探着开口。

        “呵呵,这种中看不中用的小白脸,我可不喜欢;再说了,有你在旁边,哪个男人,能入得了我的法眼?”曹宣妃暧昧的眨了眨眼。

        见陆尘不敢接招,她又妩媚一笑。

        “其实吧,吕玉堂以前家世还不错,但近些年没落了,所以他就成了一个落魄贵族。”

        “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为了维持自己的富贵生活,吕玉堂最终成了一个,靠骗女人为生的小白脸。”

        “南省不少富婆,都被他骗得倾家荡产;他惯用的套路,就是利用上次行骗的钱,去哄骗下个富婆,不停的进行套娃。”

        “而且,他城府很深,会使手段,导致很多女人被卖了,还心甘情愿的为其数钱。”

        “如果他盯上了你的前妻,那么你最好警惕一点,到时候她被骗财骗色不说,兴许,连命都会搭进去!”

        听到这话,陆尘不禁微微皱眉:“原来是个骗子。”

        “反正这个人,你最好还是提防一二,以免阴沟里翻船。”曹宣妃道。

        “多谢提醒。”

        陆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陆先生,你这么在意李清瑶,不会还想着死灰复燃吧?”

        曹宣妃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幽怨。

        “我只是念及旧情,不希望她受到伤害而已。”陆尘摇头否认。

        “哼哼......这样最好!”

        曹宣妃勾了勾嘴角,十分霸气的道:“当然,你如果真的余情未了,我也不介意跟别的女人争一争,反正我看上的男人,谁都抢不走!”

        说完,还挑衅的抬起下巴,一副老娘我吃定你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