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不!

        不可能!

        李清瑶念头刚起,就被自己否定了。

        陆尘不过是个普通人,除了长得帅点外,几乎没什么别的本事。

        至于赵莽,不仅接了虎爷的班,则执掌了大发集团,而且手底下还养了几百号兄弟,怎么会害怕区区陆尘?

        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赵莽还在不停的拳打脚踢,直接给田行长干吐血了。

        不打不行,他是真怕陆尘发怒,一言不合就把自己给宰了。

        “莽爷!对不起,我错了!别打了......求求您别打了!”

        田行长哭喊着,哀嚎着。

        赵莽抽空偷瞄了一眼陆尘,发现对方脸色有所缓和后,才终于停了手。

        还好有个出气筒,要不然就危险了!

        “你跟我道歉有个屁用!李总要是不原谅你,你今天就老子死在这!”赵莽喝骂道。

        “李总......李总对不起!”

        “是我错了,我该死,我再也不敢了,求求您原谅我!”

        田行长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

        再也不复之前的嚣张跋扈。

        “行了,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李清瑶冷声道。

        “是是是,我马上消失!”

        田行长连连点头,当即落荒而逃。

        鞋跑掉了都不敢捡。

        “李总,真是抱歉,是我管教不周,冲撞了您,我以后一定好好反省!”赵莽赔着笑。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陆尘素来低调,所以这个时候,也并没有揭穿。

        “赵先生铁面无私,大义凛然,真是让人佩服。”李清瑶淡淡一笑。

        “哪里哪里,都是我应该做的。”赵莽有些心虚。

        “哼!还算你有点自知之明!”

        这时,吕玉堂一脸冷傲的开口道:“今天你要是伤了清瑶一根头发,我都饶不了你!”

        “不敢不敢......”赵莽继续赔着笑。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能跟陆先生站在一起,显然也不是一般人物。

        “带着你的人赶紧滚,别在这碍眼!”吕玉堂盛气凌人。

        赵莽偷看了一眼陆尘,不敢反驳,连忙告辞离开。

        很快,一群打手做鸟兽散。

        “还得是玉堂啊!”

        张翠花眼睛一亮,兴奋的笑道:“清瑶,看到没有?刚刚那什么莽爷不是很拽么?结果一看到玉堂,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吓得屁滚尿流,这就是吕家的威风!”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恍然。

        “难怪莽爷会这么害怕,原来是遇到了大人物。”

        “不知道这位帅哥什么来头?竟然能将莽爷吓退,实在是厉害!”

        “又帅又有背景,这样的男人,真是爱了爱了!”

        几个围观的女孩,看着意气风发的吕玉堂,眼睛都开始发光。

        “我吕家好歹是名门贵族,在这里还是有几分薄面的,对付区区一条地头蛇,自然不算什么?”吕玉堂故作谦虚的笑了笑。

        “对你不算什么,对某些人而言,那可就是难如登天了!”

        张翠花斜眼看向陆尘,阴阳怪气的道:“姓陆的,刚刚玉堂救了你一命,你不打算说声谢谢么?”

        “我为什么要谢他?”陆尘有些无语。

        “为什么?如果不是玉堂镇住了莽爷,你以为自己今天能安全脱身?”张翠花抱着胳膊。

        “第一,我不需要他的帮助;第二,我能脱身,跟他没有任何关系。”陆尘淡淡的道。

        “哼!真是死鸭子嘴巴硬!”

        张翠花一脸不屑:“人家救你一命,你不懂得感恩就算了,居然还在这大言不惭,简直狼心狗肺!”

        “就是!这什么人呐?一点教养都没有。”

        “连句谢谢都不会说,早知道,刚刚就不该救他!”

        几个围观的女孩,开始为吕玉堂鸣不平。

        在她们眼里,陆尘这种人,就是典型的不识抬举。

        “算了算了,一点小事而已,不用计较。”

        吕玉堂摆摆手,显得很大度。

        “玉堂,你呀,就是心太善了,像这种不知好歹的人,就该让他吃点苦头!”张翠花有些愤愤不平。

        “看在清瑶的面子上,救他一回又何妨?”

        吕玉堂淡淡一笑,目光转向陆尘,戏谑道:“说起来,应该是我要道谢,这三年来,多亏你替我照顾清瑶,谢谢了!”

        这话看似在道谢,却有点杀人诛心的味道。

        因为他已经将李清瑶,当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既然要谢我,那跪下磕个头,应该不过分吧?”陆尘冷不丁的道。

        “......”

        吕玉堂眼角抽了抽。

        跟你客套两句,还真的蹬鼻子上脸了?

        “姓陆的!我警告你,嘴巴给我放尊重点!”张翠花怒道。

        李清瑶虽然没说话,但也皱起了眉头,觉得陆尘有点过分了。

        既然吕玉堂化解了一场危机,不说感激涕零,至少得客气一点吧?

        “陆尘,当初是因为我出国,才让你抱得美人归,不过我既然回来了,那么你,就再也没机会了。”

        吕玉堂走上前,故意压低了声音。

        “是吗?我可不怎么认为。”陆尘耸耸肩。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跟我,完全不在同一个层面。”

        吕玉堂整了整西装,居高临下的看着陆尘,眼神轻蔑:“知道什么是云泥之别么?像你这种吊丝梦寐以求的东西,我几乎唾手可得,这......就是差距!”

        他声音很低,只有两人能听到。

        “我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但我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惹我。”陆尘面色淡然。

        “呵呵呵......很好,那咱们就走着瞧。”

        吕玉堂想伸手拍拍陆尘肩膀,伸到一半,似乎觉得有些脏,又慢慢缩了回来。

        简单的一个动作,满满都是羞辱。

        “好了好了,玉堂,别跟他废话了,你留学回来,今晚阿姨做东,请你去云顶餐厅吃一顿,算是为你接风洗尘!”张翠花笑道。

        “那就多谢张姨了。”

        吕玉堂一转头,又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

        “走走走,先回家。”

        张翠花不由分说,拉着李清瑶就走。

        李清瑶回头看了眼陆尘,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