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李总,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陆尘表情平淡,故作不知。

        他并非好大喜功之人。

        既然与李清瑶已经断了,那么他也不希望,双方再有什么牵连。

        “真的不是你?”

        李清瑶有些狐疑。

        “李总,你应该误会了,我这种废物,又哪能帮得上你?”陆尘淡淡的道。

        “看来是我多想了。”

        李清瑶眼底闪过一抹失落:“也是,平白无故的,你又怎么会帮我?毕竟咱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况且,你也没这个能力。”

        “李总说的是,我没钱没权,自然比不上杨伟,你还有什么吩咐吗?”陆尘面不改色。

        “没了,你可以去伺候那位曹小姐了。”李清瑶冷淡的道。

        “好,那我就失陪了。”

        陆尘并未多言,很快便追上了故意放慢脚步的曹宣妃。

        “陆先生,看来李小姐对你,还有些余情未了啊。”曹宣妃调侃了一句。

        “余情未了?”陆尘自嘲一笑:“没反目成仇都算不错了。”

        “女人心,海底针,有些事,兴许连她自己都还没意识到。”

        曹宣妃微微一笑,跟着岔开话题:“哦对了,你之前不是说,还缺一些稀有药材吗?”

        “怎么,曹小姐已经找到了?”陆尘瞬间来了精神。

        “那倒没有,不过我认识一个人,应该可以帮你,此人出身医药世家,收藏了很多名贵药材,说不定其中就有你需要的东西。”曹宣妃道。

        “哦?此人是谁?”陆尘追问。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曹宣妃卖了个关子,然后拉着陆尘的手,走进了二楼的休息室。

        此刻,休息室内,正坐着两人。

        其中之一,是曹宣妃的爷爷,曹老爷子。

        另一人,则是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

        男子穿着西装,肌肉隆起,面目不怒自威。

        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陆先生来了?快请坐!”

        一见陆尘进门,曹老爷子立刻伸手做引,很是热情。

        “不知曹老最近身体如何?”陆尘顺势问道。

        “已经好多了,多亏陆先生出手相救,要不然,我这条老命早就没了。”曹老爷子笑了笑。

        “举手之劳罢了。”陆尘谦虚道。

        “陆先生,我来给你介绍介绍。”

        这时,曹宣妃突然伸手引向中年男子:“这位是东叔,来自于省城,专攻医药行业,底蕴雄厚,你有什么需要,可以跟东叔聊。”

        “见过东叔。”陆尘微微颔首。

        “没想到曹老推崇的陆先生,居然这么年轻?就是不知道有几分本事。”

        王东上下扫了一眼,神色不免有些轻视。

        之前听说江陵出了个神医,所以他才亲自赶来。

        搞了半天,竟然是个毛头小子。

        真是白跑一趟!

        “东叔,人不可貌相。陆先生的医术,我是亲眼见过的,不比那些老神医差!”曹宣妃出言力挺。

        “是吗?既然这样,那不如让他替我把个脉,看看能否瞧出点什么名堂来?”

        王东撩开衣袖,将手腕放在桌上,明显是有意刁难。

        “不用把脉,你的病,我已看出来了。”陆尘淡淡的道。

        “看?”

        王东微微一怔:“你在说笑吗?仅仅看一眼,你就知道我得了什么病?就算是省城的老神医,都没这个本事!”

        “别人行不行我不知道,但我确实能看出来。”陆尘很笃定。

        “好!那我倒要问问,你都看出了些什么?”王东戏谑的道。

        “你经脉受损,气血不畅,时常会气短乏力;尤其是你胸口部位,已被寒毒入侵,加上你以前受过内伤,两两相加之下,已是病入膏肓!”陆尘娓娓道来。

        “病入膏肓?哼哼......真是胡说八道!”

        王东冷笑一声:“年轻人,你怕是不知道,我从小习武,身强体壮,加上时常药物泡澡,可谓是百病不侵!你居然说我病入膏肓?简直是笑话!”

        “你的健康只是浮于表面,真正的顽疾在体内,还有,你最好不要再用药物泡澡,否则只会加重病情,一旦爆发,后患无穷!”陆尘警告道。

        “一派胡言!我从小就用药物泡澡,泡了四十多年都没事,怎么到你嘴里就不行了?”王东一脸不悦。

        “我只是好心提醒,如果你执迷不悟,不出三天,内伤寒毒就会爆发反噬!”陆尘道。

        “少来这套!像你这种江湖骗子,我可是见得多了!”王东很是轻蔑。

        “东叔,陆先生医术通神,你最好不要掉以轻心。”曹宣妃提醒道。

        “宣妃,我看你们是被人骗了吧?我的身体自己清楚,根本就没病,这小子就是在吓唬人!”

        “东叔若是不信,那不如咱们打个赌?”

        “你要赌什么?”

        “很简单,三天内,你若是病发,你收藏的那些珍贵药材,就任由陆先生挑选!”

        “好!但如果我没事呢?”

        “你若无事,大可以来我曹家的宝库,挑选三件宝贝!”曹宣妃显得很豪爽。

        “呵呵......这可是你说的,既然你要送我宝贝,那我就不客气了!”王东笑了。

        曹家宝库里面,没有一件凡物。

        随便挑选三件,都是稀有珍品。

        “东叔,奉劝你一句,这几天你最好不要离开江陵,万一有什么事,我也好及时相救。”陆尘提醒道。

        “笑话!我是什么人?需要你来施救?别说我没病,就算真的有病,也绝不会求到你头上!”王东很是不屑。

        要不是看着曹家人的面子上,他都懒得跟这种骗子废话。

        “多说无益,到时自然见分晓。”

        陆尘淡淡一笑,并未多言。

        他现在只希望,王东珍藏的药材里面,有他需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