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深度迷案在线阅读 - 第268章抽丝剥茧(63)

第268章抽丝剥茧(63)

        深度迷案第268章抽丝剥茧但时过境迁,记忆中的那家菜市场会不会还在,卓悦却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趁着孩子还没有上学,可以把他带在身边一起上路。

        就这样,卓悦花了几个月时间,转遍了自己城市所辖县城的每一个菜市场后,又来了邻市。当她第一眼看到眼前这个菜市场时,一股强烈的熟悉感便瞬间袭来,甚至让她激动到浑身发抖。

        市场外面的建筑物虽然都变了模样,但门口矗立的半月形的牌匾,上面红底黄字写着的「农贸市场」四个大字却从来没有变过,关键在于这家菜市场旁边就是汽车站,这些都和她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巨大的激动让卓悦不能自已,她的脸上挂着泪珠,走遍了菜市场里里外外的每一个角落,似乎在找寻什么,但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

        小时候最讨厌闻到的菜市场里的那一股怪味,如今不但不觉得难闻,反而让她贪婪地呼吸着。在这一呼一吸间,她仿佛看到了父亲那个模糊的背影。

        当晚,卓悦带着孩子就在市场附近的一家酒店开了房,半睡半醒地度过了一个夜晚。

        到了第二天早上,见孩子还在熟睡,便和酒店服务员打了一声招呼,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嘱咐他们一旦发现孩子醒了就联系自己,然后独自一人又来到菜市场外面转悠。

        结果就发生了最初的那一幕。

        这对双胞胎又哭又笑地讲述了各自的经历,随后又赶去酒店把叮当接了过来。

        到了当天下午,卓愉工作的酒店突然发生火灾,虽然没有人员伤亡,火势也很快就被扑灭,但酒店在立即做出的安全隐患排查中,却发现前台位置原本放置的灭火设施不见了,于是就把所有请假的、换班的、未当班的前台工作人员都叫了过去,既为追究设备去向,更为提高防火意识。

        因此,卓愉不得不暂时去了酒店。

        临近黄昏时,卓悦想到明天就是中秋节,便带着孩子出门购物,走到小区门口时,却碰到了下班回家的何青莲。何青莲在一家药店做导购,因为明天就要过节,老板老家在外地,便提前打烊准备回老家,让员工也都提前下班回家准备过节。

        卓愉为免何青莲同她客气,就没说自己是去超市购物过节,只说是带孩子去游乐场玩,估计得一两个小时以后才回家,到时刚好回来和她们一起吃晚饭。

        何青莲笑着和卓悦母子辞别,叮嘱他们注意安全,早点回家。

        四五十分钟后,卓悦提着大包小包的各类美食和月饼,回到卓愉的家里,打开门之后,却发现何青莲和一个男人慌慌张张地正在沙发上穿衣服。

        何青莲此时已经三十七八岁,但看起来却顶多只有三十左右的样子,况且父亲卓剑已经过世这么多年,何青莲要是找了男朋友,卓悦倒也并非不能接受。

        但卓悦无意间撞破了男女之间的这种事,仍是大为尴尬,一张俏脸便涨得通红,站在门口手足无措。

        那个男人看到卓悦以后,脸上毫无尴尬神色,并且丝毫不见外,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开口问道:「才几个月没见,头发咋就这么长了?孩子又是谁的?」

        卓悦恍然,这个男人把自己当成卓愉了。

        何青莲把自己收拾妥帖后,看了男人一眼:「这是卓愉的双胞胎妹妹……这事有空再向你解释。」

        接着,何青莲又走到卓悦身前,面红耳赤地说:「这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解释……」

        卓悦却「嘿嘿」一笑:「没事,不用解释,卓愉肯定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何青莲脸上的笑意复杂难明,既非尴尬,也非羞赧,却带着一丝莫名的苦意。

        男人仍旧站在沙发旁,一双眼睛却始终盯

        着卓悦,似笑非笑。

        为破除尴尬,卓悦便假装什么事都没有,一边抱起孩子说着「小叮当,我们做饭饭吃咯」,一边却又走进卧室。

        何青莲这才跟着说了几句「做饭做饭」,然后进了厨房。

        卓愉打了电话回来,说自己晚上不能回家吃饭,酒店因为失火事故搞完排查后又在搞整顿,她人都被搞麻了,估计得很晚才能回家。

        晚餐时,卓悦不断寻找话题,有意缓解气氛,但何青莲和那个男人却嗯嗯啊啊、支支吾吾,似乎都没有什么聊天的兴趣,卓悦便也只能埋头喂孩子吃饭。

        到了夜里十点多,卓愉还没有回来,卓悦带着孩子在房间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恍惚间,卓悦忽然感觉有一双手在自己身上游走,悚然惊醒后,睁眼一看,却发现白天那个男人正一脸猥琐的笑,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时值中秋,气温宜人,卓悦只穿了一套薄睡衣,没有盖被子。

        卓悦立即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从床上弹起来,只因顾及到身边熟睡的孩子,所以并未发出声,而是站在床边上怒目相视。

        卓悦注意到,自己原本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已经不知所踪。

        那个男人虽然讪讪地收回手,脸上却没有任何退缩神色,反倒不以为意地看着卓悦,仍旧坐在床沿边不慌不忙地说:「何青莲出门去接卓愉下班,她是走路去的,来回起码得三四十分钟,足够咱俩办完事……」

        禽兽,恬不知耻,自己是条蛆,就以为别人也是屎。

        卓悦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人面兽心,倘若激怒他,自己和孩子恐怕只会受到更大的伤害,便压抑着一腔怒火:「有什么事咱俩到房间外再说,不要吓到孩子。」琇書蛧

        男人这才恍然大悟,「哦」了一声后,便起身朝外走去,临去之前还特意将一串钥匙在自己手里抛了抛,似乎是在告诉卓悦:你想趁机关门,把老子锁在门外也没用。

        卓悦跟在男人身后走出房间后,便将房门锁了起来,接着就对男人说:「我先去洗个澡。」

        男人笑着点头,说了一声「好」。

        但卓悦从男人身边走过去以后,却闪身进了厨房,然后拎出一把菜刀,举刀威胁男人:「你马上滚出去。我手机是不是被你拿了,还给我。」

        男人愣了片刻,脸上却并没有多少惊慌神色:「你倒是和何青莲、卓愉一样,是个机灵鬼……但这是我家,要滚也是你滚,凭啥要我滚。」

        卓悦一下没反应过来:「你都已经和何阿姨结婚了,还敢对我做这种事?」

        男人又愣了片刻,接下来的一番话却彻底击碎了卓悦的三观:「谁告诉你,我和何青莲结婚了?我是和卓愉结婚了,扯了证也办了酒,何青莲和卓愉都没和你说?这房子是我的,一直都让何青莲和卓愉住在这里而已……」

        卓悦惊呆了,她万万没想到卓愉的男人居然会和何青莲搞在一起,难怪一整晚的气氛都不对。卓愉只向她提起过自己已婚,对方在外地打工,其他的却并没有多提。

        正是在这失神的瞬间,赵德旺突然窜了起来,扑向卓悦,去抢她手里的菜刀。

        卓悦奋起反抗。

        赵德旺以为这个弱不禁风的女人拿着把菜刀顶多就是在虚张声势,细皮嫩肉的,一看就知道连鸡都没杀过,哪会有什么胆量杀人,所以才会有这奋起一搏。

        但他失算了。卓悦虽然没有杀过人,但亲眼见过别人杀人。

        扭打中,卓悦用菜刀在赵德旺的脖子上狠狠地划了一刀。

        赵德旺气绝身亡。

        卓愉下班到家后,就看到赵德旺倒在血泊当中,一旁的卓悦瘫坐在地上,一手捏着菜刀,仍旧惊

        魂未定。

        了解到事情的始末后,卓愉抱着卓悦嚎啕大哭。

        哭完以后,卓愉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后续事宜,卓悦却主动提出要报警自首。卓愉只读到高中毕业,卓悦却受过高等教育。

        卓悦说自己虽然杀了人,但当时赵德旺想要***她,所以应该算是正当防卫,如果报警自首应该不会被判刑。

        卓愉早就六神无主,自然什么都听卓悦的。

        卓悦随后果然在赵德旺的口袋里翻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用它打了报警电话。

        卓悦虽然受过高等教育,但毕竟不是学的法学专业,所以面对警方盘问,便老老实实将案发经过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直到辩护律师和她见面,她才知道自己恐怕得坐牢。

        辩护律师告诉她,正当防卫必须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问题在于,赵德旺当时即便对卓悦欲行不轨,但「***」这一不法侵害并未真正开始,而且当时赵德旺是去抢夺她手里的刀。

        「***之前」即表明不法侵害还没有发生,在不法侵害开始时间之前进行的防卫,属于防卫不适时,即事前防卫,防卫不适时不属于正当防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