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1805在线阅读 - 第六一一章 大公三十年

第六一一章 大公三十年

        大明1805正文卷第六一一章大公三十年朱迪镧就挺无奈的。

        自己好不容易适应了西洋县刑狱机构的节奏,也终于有机会找到了一些清闲的空隙出去溜达了。

        结果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大活儿。

        什么叫“太过简单粗暴”,那其实是高效、果断、彻底。

        什么是“稳妥周全平滑”,那其实是缓慢、折中、反复。

        本来自己提了建议,如果老爹直接简单粗暴的下旨,那自然有印度布政使司的官员去处理。

        后续就不关自己的事情了。

        现在是以后都让自己负责,把当地的事情慢慢的解决掉。

        关键是,怎么才能稳妥周全平滑呢?

        朱迪镧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愁眉苦脸的思考着印度国的事情。

        衣服的问题是表象,内在的逻辑是礼仪,礼仪的内在是文化,文化的内在是共同认知。

        格罗夫纳家族拒绝大明的共同认知,还要建立他们自己的共同认知。

        自己的本来想法,是直接暴力打断这个过程,强制他们建立与大明相同的认知。

        这本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但是老爹不允许那么干,要求自己捕捉痕迹的完成。

        这就有点难办了。

        绝大部分印度国的奴隶主的问题并不大。

        他们本身都迫切的希望建立与大明类似的共同认知,所以才会主动改用大明服装和礼仪。

        根本不需要专门去做什么,他们也会主动融入。

        格罗夫纳家族本来就拒绝,如果不采取强制措施,他们怎么可能会融入?

        如果自己建立一个学校,专门教导外族大明文化和礼仪,其他的奴隶主肯定是愿意来上学的。

        但是格罗夫纳家族他们不会来上学啊——

        要让他们必须来接受教育的话,这就又成了强制措施了。

        要求整个印度国奴隶主强制接受教育,这种事情就明显不够平滑了。

        跟强制改变服装和生活习惯没区别。

        单独指名道姓的强制格罗夫纳家接受教育同样不平滑。

        就是一个西夷家庭而已,让大明任何级别的朝廷直接出面要求,似乎都不是非常的合适。

        朱迪镧考虑了小半天没有头绪,直到第二天参与了一个民事案件的审判。

        本来是一件虽然令人无语,但是已经习以为常的案件。

        一家人父子夫妻和窑姐当街打架。

        父亲拿儿子孝敬的钱去青楼,还要把喜欢的露西亚胡姬接回家当妾。

        母亲知道之后带着儿子赶来,母亲带着自己儿子打了窑姐。

        父亲帮窑姐动手打儿子,儿子气不过就还手了。

        这种毁三观的事情朱迪镧见多了,现在已经基本上见怪不怪了。

        朱迪镧关注的重点根本不是案件本身,而是注意到了这个案件中的家庭内部矛盾。

        格罗夫纳家族也是一个家族,同样是一群人而不是只有一个人。

        这个家庭里面的人的想法不会是完全统一的。

        现在拒绝融入大明的家长没了之后,后续的继承人未必会坚持这样的策略。

        不过大明一贯的原则是拒绝使用暗杀手段的。

        就算是阴谋也得套个光明正大的外壳。

        也就是不能无理由的直接杀人。

        最好还是直接用阳谋。

        所以,难道要直接在西洋海角建大明礼仪学校,公开招纳曾经的外族贵族子弟来上学。

        这个格罗夫纳家族自己的地上缺乏资源。

        要定期来西洋海角采购物品,他们家的孩子也会来城里面游玩。

        看有没有机会让这些孩子直接进学校?

        他们要是不来怎么办?

        朱迪镧考虑了一堆之后,忽然有点烦躁了起来:

        “我有必要考虑这细致吗?”

        “我是大明的皇子啊……”

        “你们不过是一家子西夷而已。”

        “你就算是闹事我还不能直接灭了你吗?”

        “就算是全印度的奴隶主都造反又如何?”

        “当地的物产根本不足以维持数千万人的生活。

        “基本生活物资都需要进口。”

        “大明就算是不打,直接封锁海路交通,就能把这个印度搞崩溃。”

        朱迪镧在烦躁了之后,切换了思考的方向,然后陡然又意识到了一个新的问题:

        “我一个皇子都觉得没必要这么折腾,父皇真的觉得这种事情应该细致周全的去处理?”

        “您老人家怕不是在变着法子考校我……”

        朱迪镧这么考虑之后,情绪再次安稳了下来。

        “大明礼仪学校还是有必要开设的。

        “这种学校能够把这些泰西富人的下一代变成精神大明人。

        “但是对于格罗夫纳家族,根本没必要顾虑那么多。

        “他们一家爱来不来……

        “其他泰西富人下一代都成了精神大明人,就格罗夫纳他们一家不合群的话,那最后难受的是他们。

        “他们真的有什么不安定的想法,到时候都不用大明中央朝廷出手。

        “印度国的其他原英国人就能直接灭了他。”

        朱迪镧想清楚之后,重新整理了自己的思路。

        把自己最终的判断写成了报告,再次通过网络通讯工具发给了父亲。

        不过关于学校的选址,朱迪镧的建议是东墨洲或者本土。

        学校放在本土,自己就没办法负责了。

        反正不考虑格罗夫纳家,学校放在哪儿其实都无所谓的。

        本土对这些人的吸引力更高。

        朱靖垣看了朱迪镧的报告之后,觉得儿子的想法是相对合理的。

        朱靖垣自己本来确实没有觉得格罗夫纳家族有什么实际的威胁,只是有些好奇他们达成的成就。

        自己也没有要儿子去针对格罗夫纳这种家族,自己的目标始终是全体泰西人。

        造个专门的礼仪学校教育外族的下一代确实可行。

        这种学校肯定要收费的,而且收费还不可能太低了,得要让他们稍微有点心疼才行。

        至于学校的选址,不能只有一个。

        男女学校都要有,还要有初级、中级、高级三个级别,类似于大明的小学、中学、大学。

        初级教授日常礼仪、大明雅言、大明文字,中级的主要学习大明传统经典,高级的综合体验大明生活。

        本土可以建设学校,但应该只有一所最高级学校。

        在泰西人集中的大域可以设立中级学校。

        泰西人集中的地区设立初级学校。

        但是这些学校不会像常规中小学那么的普遍。

        应该相对固定的少数地点建设,把周围的泰西富贵阶层聚集起来。

        泰西各个布政使司,西墨洲各个泰西人集中的布政使司,都可以建立一个初级学校。

        南墨洲地区可以有一个中级学校,理所当然的选择就是西洋海角。

        正好可以让朱迪镧参与学校的组建。

        于是朱靖垣下了圣旨,让学部去组织建立学校规划和建设。

        命令朱迪镧配合南墨洲礼仪学校的筹办事务。

        与此同时也拿出了自己的设想。

        要求印度国朝廷开始准备,年内开始向境内各个居民点派遣管理人员。

        并且要求印度国出台规定,以后印度国家庭内部奴隶的罪行,也必须由印度国朝廷派遣的人员处理。

        如果未经朝廷人员知晓并许可,私自对奴隶施以私刑,可以剥夺其所有权。

        朱迪镧收到父皇的命令之后就感觉很无力。

        很显然,这个印度国的这些泰西人,到底要怎么处理和安排,父皇并不是非常的在意。

        也或者是早就有了设想和安排。

        之前故意询问自己的意见,真的只是考量自己的思维方式。

        然后就是要给自己增加额外的工作。

        朱迪镧只能认命。

        开始联络和咨询学部,配合他们筹办西洋海角礼仪学校。

        情况也就如朱迪镧预料的那样,带有大明朝廷官方背景的礼仪学校,受到了泰西富贵阶层的追捧。

        学校要开办的消息传开,印度国内的那些奴隶主们,全都提前来给孩子报名了。

        甚至很多原英国贵族和商人自己也报名了。

        格罗夫纳家族确实没有报名。

        朱迪镧也再也没有机会清闲了,为筹建学校的事情一直忙碌了一年多的时间。

        期间朱迪镧也过了十六岁的生日。

        按照以前的传统,宗人府应该开始给他安排纳妾了。

        但是朱靖垣考虑自己的经历,要求父亲修改了这个传统,不再给十六岁的皇子主动安排侍妾。

        不过,如果皇子自己本人遇到了心仪的对象,也允许其自主纳妾甚至娶妻。

        否则就任由皇子自己正常生活就行了。

        直到二十岁的时候,才由宗人府主动介绍,让皇子正式纳妾生子。

        朱迪镧本身就是比较自我的。

        对于找几个女人耽误自己游玩娱乐的时间的事情没有什么兴趣。

        所以也就完全没有在意自己年满十六岁这件事情。

        等到学校的事情基本步入正轨,朱迪镧再次稍微清闲一点点的时候,已经是大公二十四年下半年了。

        第二阶段的实训也要结束了。

        “可能是父皇心善吧,这几个月没有给我再次安排活儿……”

        大公二十四年底,衙门放衙放假的时候,朱迪镧开着车回家的路上,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虽然稍微轻松了两三个月,但是新一轮实训年后要开始了。

        朝廷的安排在放假之前就下来了。

        大公二十五年开年之后,朱迪镧要直接去北殷洲,担任东夷府同知兼林县知县。

        东夷府就是曾经的东夷国北半部分,林县所在的岛加上对面的曼哈顿等几个岛屿。

        也就是朱靖垣前世历史上的纽约城。

        东夷府是北殷洲东海岸地理位置和港口条件都非常优越的地方。

        经过持续三十多年的持续稳定高速发展,现在已经成了北殷洲东海岸最大的城市。

        总人口已经超过了两百万,拥有三个附郭县。

        朱迪镧下一阶段的实训当同知是正常安排,同时还要再兼任一个下属知县就离谱了。

        这显然是朱靖垣专门指示给做的安排,就是怕朱迪镧有机会闲着。

        朱迪镧无话可说,只能默默地负重前行。

        在这之后的几年里面,朱迪镧的实训职务都是类似的双重岗位。

        大公二十七年,普鲁士布政使司参政兼柏林知府。

        大公二十九年,西域布政使兼伊犁知府。

        大公二十九年的时候,已经有十六名皇子陆续完成了施政实训,回到了京师在各部担任职务。

        但是朱靖垣直到大公三十年底都始终没有任命任何皇子担任吏部尚书。

        大明京师的气氛开始变得压抑起来。

        朱靖垣这个混一天下的大帝,如果不愿意按照传统在六十岁退位,没有任何人敢说三道四。

        哪怕是已经九十岁高龄的太上皇也从来没有插过嘴。

        已经完成实训的皇子们心情忐忑纠结,但是也不敢表现出任何的不自然。

        不过也有很多人已经注意到,朱迪镧从第三阶段的实训开始,就得到了额外的特别安排。

        很多人揣测,是否朱迪镧才是皇帝最为中意的继承人?

        皇帝不是赖着不走,而是中意的继承人还差几岁,朱迪镧今年才二十四岁。

        朱迪镧也是觉得压力巨大。

        朱迪镧这几年已经意识到,老爹很可能是希望自己成为继承人的。

        因为他不只是外人看到的那样,从东夷府就是就给自己加额外的职务,还经常主动跟自己联络。

        就各种各样的事情询问自己的看法,给自己提各种各样的要求。

        朱迪镧无奈,但是只能接受。

        朱迪镧自己心中对那个位置的兴趣其实并不大。

        如今的世界已经太复杂了。

        大明空军在大公二十八年前正式完成了登月计划。

        直接带回了月亮表面的土壤。

        大明的工匠们确认月球的土壤完全不适合种植农作物。

        同时也向金星、火星发射了无人探测器。

        半导体工艺方面,光刻机已经进入了必须极紫外光做光源的范畴。

        制程理论效率等效于四纳米。

        现在的一个计算机显卡,都有曾经的超级计算机的算力。

        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已经完全普及了,民用的智能手机也已经基本普及了。

        人手一个智能手机,随时随地都能上网。

        随时随地都有各种各样的消息,在大明互联网上流传。

        如果按照月来计算,大明的最低工钱标准已经提到了五十银钞。

        大部分官厂工人转正之后,工钱就能直接达到一百银钞。

        同时官厂实际上已经开始实施小时工钱制度。

        按照工作的时长来计算工钱。

        四大官厂的规模进一步的膨胀,在很多行业中的占有率已经超过了七成。

        现在全天下总人口达到了二十九亿。

        大明人家庭的总人口达到了二十亿。

        大明家庭人口超过了全天下总人口的三分之二。

        皇帝已经很少处理实际政务了,工作基本转到了立法、监督、裁决、军事方面。

        但是现在仍然非常的忙碌。

        朱迪镧心中评估,一个大明亲王能够享受到的生活水平,与皇帝是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的。

        皇帝拥有的只是权力。

        但是,朱迪镧也不完全拒绝这件事情。

        如果老爹真的安排自己当继承人,朱迪镧也会认命的接受。

        自己是皇子,承载着皇家的身份来到这个世界上,获得了皇室提供的各种资源。

        学到了常人难以获得的知识,参与了外人没有机会的施政实训。

        自己是有义务回馈这一切的。

        不过,即便是自己当了皇帝,也一定会在六十岁之前就退休的。

        甚至可能五十岁就退休。

        现在的社会物资保障和医学水平,比几十年前的时候提高了太多了。

        九十岁的老人到处都是。

        资源充沛的皇室和高级贵族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百岁老人。

        自己爷爷九十岁了仍然非常健康。

        自己五十岁出头就退休,还能继续享受几十年的生活。

        如果老爹只是想多当几年皇帝,本来就没想着让自己当继承人,那更是皆大欢喜了。

        朱迪镧就是这样的性格。

        可以说是懒散,也可以说是心态好。

        不在意别人在意的东西,就显得更加的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