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1805在线阅读 - 第六零九章 真的要去墨洲了

第六零九章 真的要去墨洲了

        朱迪镧经常出入计算机厅,次数多了就跟计算机厅的掌柜和伙计混熟了。

        开始只是正常的充钱登陆,时间长了就会偶尔搭话聊几句了。

        又跟几个经常来厅里玩的客人混的脸熟了。

        然后就有人好奇,朱迪镧这个年龄,本来应该在上中学。

        朱迪镧本饶言谈应对,也是肉眼可见的机灵聪慧,不可能考不上中学。

        衣着配饰也是肉眼可见的高端,甚至还经常带着随从一起来。

        这种状态下,他为什么却不需要去上学,经常半下午就在计算机厅里面玩。

        朱迪镧在这里时间长了,就经常能听到类似的疑问。

        朱迪镧心里面就想笑,我是你们的副厂长好不好,你们在这里住的人理论上都归我管好吗。

        朱迪镧知道,这些人不可能想象得到,自己一个十五岁少年,是他们的副厂长。

        朱迪镧不想暴露身份,只是随口应付着这些问题。

        “我不是不上学,而是已经毕业了……”

        “我没上公学,上的是宗学,东西学完就毕业了,所以也无所谓中学大学。”

        “本来不想出来的,本身是想去做模拟世界开发的,但是家父非要不让我去。”

        “硬是给我扔到了汽车厂当副厂长。”

        “我不是不干活啊,是干完了活儿才出来体验生活的……”

        “等到事务考评我肯定拿优秀的……”

        “我学习的目的是不学习。”

        “我努力的目的是不努力。”

        周围的常客们的心目中,朱迪镧就成了一个家里颇有产业的宗室。

        宗室这种事情瞒不住,在计算机厅上级也要用身份卡,姓名一报就直接挑明了。

        只是宗室和宗室之间的差距跟普通工人和皇帝一样大。

        所以宗室无所谓,重点是家里有产业。

        同时本人还特别的聪明,十几岁就至少有了宗学毕业的水平。

        家里安排他到家里工厂里面当副厂长,肯定是要让他跟正式厂长或者掌柜学做事的。

        结果他学的太快,手上的事情不够他忙活的,闲不住就到处游玩了。

        这个厂长也被理所当然的当成了正经工厂,而不可能是朝廷的基层行政机构“厂”。

        这些评价也被送到了京师,大明皇帝朱靖垣的面前。

        在去年过年的时候,朱靖垣和朱迪镧聊过关于社会制度的话题之后,就另外关注了朱迪镧。

        所以特别安排了东厂的人在暗中保护和观察。

        定期向朱靖垣汇报朱迪镧的情况,汇报他日常的所作所为和所言所语。

        而朱迪镧做的事情让朱靖垣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朱迪镧刚刚来到汽车厂的时候,似乎格外的勤奋好学的。

        一刻也闲不住的到处跑,从官厂和民间到处调查,到处打听和询问各种事情。

        当时朱靖垣是非常满意的,这样才能真正了解基层的情况。

        结果这孩子干了一个月之后就忽然摆了。

        毫无征兆的躺平了。

        该干的工作还是继续做,而且效率非常的高,如果有同事和下属慢吞吞的,还会被他在旁边站着摧。

        搞得整个衙门的人都快要变成急性子了。

        但是干完之后立刻就会想着玩。

        经常打着调查的名义去计算机厅,跟当地各色热混在一起。

        朱靖垣迷惑了许久。

        直到看到朱迪镧自己的两句话,朱靖垣才明白了这孩子的生活态度。

        “学习的目的是不学习?努力的目的是不努力?这歪理怎么比我还多啊?”

        “看来本土还是太清净安逸了,我还是真的送你去墨洲历练吧。”

        于是在两年后,朱迪镧的考核拿到了优,但是下一段实训却被送到了墨洲。

        不过朱靖垣还是手下留情了,没有真的扔到最困难的西墨洲,而是放在了墨洲之光西洋海角。

        “西洋县副丞”。

        地方行政司法权力分离之后,县丞变成了与知县同级的刑务官,

        知县的副手的称呼变成了“县同知”,显然是参考“府同知”和“州同知”设的。

        县同知的数量也已经不定额了,根据县的情况情况设一个到数个。

        至于县丞的副手直接叫副丞。

        皇子实训的时候,不只是要当政务官,刑狱官、监查官都要当。

        朱靖垣那种全部权力一把抓的倒是不需要分了。

        朱迪镧这次就要去西洋海角当刑务官,要处理和审判当地的各种案件。

        朱迪镧看到这个任命,心情和表情都是一样的复杂。

        西洋海角所在的地方的正式名称是“西海府”,有西洋县和海角县两个附郭县。

        这里是墨洲南部最大的城市和中心城剩

        这里的条件当然不能不好,只是各种环境肯定要比本土复杂。

        旁边就是英国分出来的藩国印度,有英国和竺移民。

        内陆一些黑贵族土司,生活着大量土着墨人。

        不过自己的皇帝父亲的安排,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抗拒。

        由于大公陛下自己实训的前半程都在海外,大公朝以后皇室子弟要去海外实训也慢慢成了惯例了。

        朱迪镧自己还想着正式完成实训之后,等到领了爵位就能够彻底躺平呢。

        朱迪镧只能幸亏不是西墨洲某个犄角旮旯。

        西墨洲的内陆地区,朱迪镧都要怀疑互联网速度能不能达标。

        于是,十五周岁的朱迪镧在崇明过了一个年。

        大公二十三年开年直接启程了。

        乘坐皇室财团前往西洋海角的快速客轮,在海上飘了二十之后终于到霖方。

        一上岸朱迪镧就感受到了与本土不同的气氛。

        大明本土基本没有外族,在绝大部分地方根本没有外族饶影子。

        西洋海角本地虽然也是大明人最多,但是外族人也有了一定的基数,街上经常能看到外族面孔。

        虽然几乎所有人都穿着明式的服装,努力学着大明人行走坐卧言语姿态。

        但是形象上的差异比较明显,大明人很容易分辨。

        他们有的是印度的英国人和竺人,还有部分祖籍在荷兰的布尔人。

        还有跟着大明冉处跑的波斯人和大食人。

        以及大明人与他们的混血后代,除了形象上带着几份外族特征,真的跟大明人没有区别的那部分。

        还有部分跟着主人进城的墨族奴隶。

        朱迪镧欣赏了一会儿西海府城的风景,就乘坐专车去了府衙拜见知府报道,然后再去县衙上任。

        先跟西洋知县、西洋县丞、西洋御史打招呼,然后再去熟悉其他的同僚和工作。

        一个县的事务比一个厂复杂多了。

        特别是西洋县这种区位特殊的县,还有涉及到不同族群和藩属国事务。

        朱迪镧的身份还比较特殊,是类似于常务副的身份。

        其他的副丞大多只负责刑、官、民、商四类事务中的一类,其他的了解逻辑即可。

        但是朱迪镧却要全部跟着学一遍。

        从上任开始,基本都是在阅读案卷,跟着县丞或者其他副丞开庭。

        大明的审判厅的格局是县衙的基础上改造的。

        负责审判的县丞或者副丞坐正堂上,旁边加了两个陪同和见证的副手位置。

        两侧加了两排给文书和记录人员办公的位置。

        审判桌子对面有两张桌子,给原告和被告以及他们的状师。

        普通控告或者受审都要站着。

        有举人及以上功名和男爵以上爵位的才能够坐着。

        朱迪镧刚开始根本不能做审判官,只是过来陪同和学习,不过基本上每都要上庭。

        然后朱迪镧开始被民间的各种蝇营狗苟给震撼到了。

        当政务官的时候,当然也会经常遇到各种社会阴暗面的事情。

        但是那些事情跟需要上堂受审的事情放一起,在对饶心理认知的破坏性上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

        最常见的欠钱不还,打架斗殴都能算是正常案件,甚至就连仇杀都比较容易理解的事情。

        离婚拆分公司股权的也算是正常事情,比较碎三观的和抽象的往往是家务事。

        有妻子发现丈夫养外室来告发的,有妻妾吃醋互殴导致流产的,有子女争夺遗产给兄弟姐妹下药的。

        还有父亲觉得儿子不像自己直接打死的,以及妻妾与人通奸被抓的时候反杀原配的。

        以及具有西海府特色的各种涉及到外族和奴仆的的事情。

        有主人酒后打死奴仆的,也有男主人或者女主人与奴仆通奸的,还有奴仆逃跑的。

        朱迪镧在开始接触这些事情之后没多久,就开始经常在心中感叹:

        “来刑狱方面实训……确实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朱迪镧上庭的时候带着便携计算机,时不时的记录几笔自己见到的诡异案件。

        朱迪镧熟悉了半年才基本跟上了这里的节奏。

        对很多事情都见怪不怪了。

        偶尔也能够参与实际案件的处理商讨了。

        同样的,朱迪镧也终于有机会,找到空闲到处溜达了。

        然后朱迪镧先找了个最舒服的计算机厅,方便以后随时翘班出来上网。

        不过现在朱迪镧在西洋县多少算个公众人物了。

        不只是因为属于当地父母官,还是因为皇子的身份被确定了。

        普通宗室可没有机会十几岁就做到副丞。

        只能是实训的皇子。

        十五六岁就出来实训皇子,本身就有很高的话题性了。

        西洋海角当地富贵阶层圈子很快就知道了。

        大明衙门审案子是允许旁观的,当地富贵人家以及做生意的人员,就都陆陆续续的主动来衙门看。

        想跟朱迪镧混个脸熟似乎妄想,让自己的家人和伙计们记住皇子的样子是现实。

        以免在其他地方见到了认不出来,做出不够尊敬的事情来。

        反而是普通人可能不知道朱迪镧是谁。

        朱迪镧找了一个比较大的计算机厅,刷身份卡注册充钱的时候,操作的伙计就是明显一愣。

        不过还是正常办完了手续,让朱迪镧进去找地方上网。

        然后伙计就直接给东家打羚话,有个非常年轻的宗室少年过来上网。

        好像就是衙门那位皇子。

        计算机厅的东家去衙门亲眼看过朱迪镧的样子,这时候立刻去计算机厅的监控室看了一下。

        他马上确定就是朱迪镧来了。

        东家下意识的想要去打个招呼,不过很快就忍住了这个冲动。

        因为他发现朱迪镧现在非常的投入。

        现在过去打扰,不定反而让朱迪镧不高兴。

        就这样朱迪镧得以安稳的上网了。

        但是东家亲自去了前台,等到朱迪镧下机离开的时候,才马上凑过去打了个招呼:

        “殿下光临店,真的令店蓬荜生辉啊,不知道殿下玩的是否还舒适。

        “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还请殿下不吝指教,我们立刻改正……”

        朱迪镧轻轻叹了口气,已经预料到了这种现实,也就抵触的心理:

        “没什么不满意的,感谢掌柜的热情,我这边还有事情,就先回衙门了。”

        东家完全没有阻拦,笑呵呵的送到了门口:

        “殿下慢走,以后有需要随时再来……”

        朱迪镧也笑着挥了挥手,带着自己的随从离开了。

        东家在门口看着朱迪镧坐的车消失在路口,才回过头来跟身边的伙计:

        “殿下真的不愧是皇室子弟,形象气质与常人截然不同。

        “我今算是见到了什么叫生富贵气质逼人了。

        “关键是,作为陛下的皇子,能跟咱们这种平民百姓正常话,还如此和蔼可亲,让人如沐春风。

        “跟那些在哪里都趾高气扬的贵族完全不一样。

        “跟那些矫情的泰西头目们更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了……”

        伙计也颇为感慨,甚至有些难以置信:

        “真的太意外了,这位殿下他就是正常走进店里的,还是自己找我充的钱,我都差点不敢认……”

        东家点着头感慨:

        “咱们的大公皇帝陛下当年就是如此,现在陛下的皇子也是如此,咱们才能如此繁盛……”

        几个人在朱迪镧走后,对着朱迪镧虚空吹捧了一大堆。

        其实朱迪镧除了出身皇家,确实有从养出来的富贵气之外,其他就是个性格比较正常的半大孩子。

        但是身份滤镜加上去之后,稍微对普通百姓亲切一点,就变成礼贤下士,爱民如子了。

        几之后,朱迪镧再次抽空出来遛弯,又到了这个计算机厅。

        朱迪镧觉得,反正自己以后可能经常出来,到一个地方被人认出来,总好过到处都有人见过自己。

        所以就直接来了同一个地方。

        这次门口的伙计见到就笑容满面的拱手打招呼:

        “欢迎殿下大驾光临……”

        朱迪镧立刻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我就是上会儿网,你别声张的尽人皆知。”

        伙计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尽可能压低了声音回应着:

        “人明白,殿下放心。”

        朱迪镧刷卡之后进大厅,找合适的位置坐的时候,看到了几个很奇怪的人。

        四个泰西人。

        在西洋县看到泰西人没什么好奇怪的,奇怪的是这几个泰西人都没有穿大明服装。

        而是穿着朱迪镧在书上看到过的所谓的泰西服装。

        就是那种修身的对襟褂,男人有很短的百褶裙,以及很长的袜子,还有鞋跟很高的鞋子。

        女人就是花样很复杂的连衣裙。

        共同点就是贴身的长袜子和踮起脚尖的鞋子。

        朱迪镧第一次见到真人这么穿衣服,所以就稍微看了几眼。

        这四个泰西人是三男一女。

        一个明显是四人中的头目的男人,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

        身上大部分衣服是红色,袜子和鞋子似乎是浅粉色。

        身边跟着的一个十五六岁男孩,身上衣服是灰色的,袜子和鞋子是纯白色的。

        旁边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穿的是黑白配色带围裙的女仆装。

        最后是两个壮年男人,衣服除了衬衣之外都是黑色。

        应该是一个主人,带着一个贴身男仆,一个贴身女仆,以及两个随行的护卫。

        朱迪镧觉得这些饶形象很诡异,甚至出现了发自内心的然反福

        西洋县这里是大明的土地,甚至现在全下都是大明的。

        你们却还穿着你们这所谓的泰西服装乱逛。

        这是在抗拒大明的教化吗?

        心中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朱迪镧也没有上网的心思了。

        朱迪镧转头又回到了门口,指着那边已经坐下的四个泰西人,直接问门口的伙计:

        “这几个西夷是怎么回事?”

        伙计探头看了一眼,然后也明显有点鄙夷的介绍:

        “他们好像是什么格罗夫纳家的人,以前在英国好像是有个伯爵的爵位。

        “当然现在咱们大明不认了,但是他们自己用英语怎么称呼自己,衙门好像也懒得管。

        “他们在从咱们这里往北几百公里外,在印度国一个叫好像是有一块地,有矿山、工厂和庄园。

        “英国人在原来属于英国的殖民地有土地和工厂这不算什么。

        “他们家最大的问题在于脑子有点问题。

        “其他的英国人自己都这家人家长的脑子有问题。

        “别的英国人,什么都跟着咱们大明学,但是他们家就是故意不学,甚至还严格抵制。

        “他们家的妻子儿女,伙计工人,乃至奴隶,都要穿他们这种衣服。

        “那脚底下就一根细棍,走路就跟踩高跷似的。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干活的。”

        朱迪镧听了明显有点惊讶了:

        “真的是故意抵制大明的教化?还能就这么在西海府城里面招摇过市?

        “他们这个样子朝廷也不管吗?西海府和印度布政使司都不管吗?”

        伙计有些茫然的摇头:

        “这个的就不知道了,不过锦衣卫确实没有抓过他们,殿下您回衙门的时候可以找人问问怎么回事……”

        朱迪镧也觉得应该去问问了。

        干脆网也不上了,直接带上随从上车回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