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娶之有道在线阅读 - 第17章 红烛落

第17章 红烛落

        童悠觉微愣,他奋力甩开我的手,沉默片刻还是如实说了。

        “还活着,放心吧,只要你和江易结了亲,他就能知道他妹妹的下落。”

        童悠觉大步下了车,他站在车外甩了一条手帕给我,让我擦干净水再下车。

        我简单收拾好自己,再次施了法。

        下车后童悠觉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川剧变脸都没他这么厉害!

        他大笑着,牵着我的手走向江易,嘴里还说着舍不得的话,说到动情之处他声音都更咽了,把村民们都看伤感了。

        他把我交给江易,又对江易叮嘱了一番。

        江易也怔了一下,似乎是看见我红了眼眶,身上也湿漉漉的,他拉着我的手稍稍用力了些,估计连他自己都没察觉。

        童悠觉待了两天,在爷爷的院子里给我们办了婚礼他才离开。

        临走前童悠觉交给我一个锦囊,他再三叮嘱我:“洞房花烛夜后才能给江易,里面就藏着他想知道的真相。”

        我攥着锦囊,十分紧张等着江易。

        江易被爷爷拉着在外面敬酒,爷爷村里的人都来喝酒了,江易作为新郎官,心不甘情不愿的应付着。

        我只能穿着喜服,披着红盖头坐在床榻上等他。

        喝喜酒的宾客毫不知情,还想着来闹洞房,一群人都走到门前了,爷爷赶忙拦了回去。

        爷爷知道,要是他们来闹洞房,江易非得一把火烧了这个洞房!

        他已经忍耐到极限了。

        爷爷在门口隐晦道:“现在小年轻,谁还讲究闹洞房?都这么晚了,人家两口子不得恩爱恩爱,我们一把老骨头赶紧走吧!”

        “对对对……”宾客喝得醉醺醺:“也是,年轻人吗,哪里等得及?这年轻气盛的,一晚上还不够他们折腾呢……”

        我一开始还没听明白意思,缓了半天才听明白,不由得羞红了脸!

        没过多久,爷爷拉着江易进了洞房,他又端了两杯药酒来,还拿了两根红烛点上。

        “来来来,今天是你们大喜日子,按规矩要点上红烛,喝交杯酒。”

        “爷爷,我们上次……喝过交杯酒了!”

        “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听话,就是一杯药酒而已,你们怕什么,还能要了你们两个的命?”

        江易在外面已经被灌了几杯酒,此时他脸色绯红,已经很不耐烦了。

        为了打发爷爷,他掀开了我的盖头,主动拉着我喝了交杯酒。

        “酒也喝了,可以了吗?”

        “可以可以。”

        爷爷奸笑着,又不知道在谋划什么坏事,他迅速出了门,又从外面把门锁了起来!

        望着窗前两支红烛燃烧殆尽,我整个人也晕晕乎乎的,连喜服都没脱,妆也没卸,直接倒头就睡。

        越睡越燥热,身体里像是着了火一样难受!

        半夜我口干舌燥爬起来找水,发现屋子里一片漆黑,红烛烧尽了,灯也灭了,我一个踉跄被绊倒在地。

        “嗯……”

        身下传来江易的闷哼声,吓得我推搡了他几下。

        他顿了顿,抓住我的手沙哑道:“你别乱动。”

        下一秒,我却摸到他身上滚烫无比。

        “你怎么了?身上怎么这么烫。”

        江易没说话,把我扶起来开了灯,我正好看见桌上有一杯水,二话不说就把水喝了!

        “你……”

        江易懵了,火急火燎去开门,门却被死死锁住了,怎么都打不开。

        “这老头子,花样玩得越来越多了。”

        江易咬着后槽牙说了这句话,然后躲我躲的远远的!

        我没明什么意思,还倒了一杯水给江易,想着天亮了就把锦囊给江易。

        一不留神,水洒了江易一身,他拳头都攥紧了要发怒,还是忍了下来!

        不过十几分钟,我感觉身上越来越热,连喝了几杯水都不解渴,反而更加口干舌燥,还有些神志不清。

        我迷迷糊糊跑去找江易,情不自禁的扒拉着他……

        江易脸色铁青想甩开我,我却像只猴似的挂在了他身上。

        “你离我远点。”

        他把我提起来,却怎么都提不动。

        我甩开他的手生气道:“我好热!你帮我脱下衣服,发钗勾住了我的衣服,我一个人解不开!”

        江易气得没话说,只能帮我解开衣服。

        丝绸的喜服如水一般滑落下来,瞬间让我感觉无比清凉。

        我忍不住脱掉衣服,刚露出肩膀就被江易死死钳住了手臂。

        “走开!”

        他低吼着,嗓子仿佛在冒火!

        “你凶什么凶!”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扑上去捏住了他的脸狠狠一扯。

        “我就没看你笑过,一张脸比阎王爷还要凶!今天你给我笑一个,我就放过你……”

        “呵。”

        江易冷笑一声,眼神迷离的看着我,他手却越抓越紧,直接把我拽进了怀中。

        他滚动着喉结望向我,忽然俯下身来捏住了我的脸。

        “叫你走开你偏不听……那你就别后悔。”

        说罢,他捏着我的脸吻了过来。

        他炽热的双手探了进来,丝滑的喜服悄然无声落在了地上……换来了这张床半夜未眠。

        我思绪紊乱,身不由主,坠入了混沌世界。

        他抓住我的手,与我十指紧扣,一点一点把我摁进了床榻中。

        ……

        次日晌午,门外三只大白鹅的高声嘲笑将我们惊醒。

        我一翻身就看见了睡我身旁的江易!

        江易也醒了,他飞快用被子遮住我,低头却看见床上一抹嫣红。

        我彻底懵了,因为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裹着被子赶忙解释:“我昨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我们两个喝了酒,然后……你不要担心,那都是酒后乱性!”

        江易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表情有些不屑和错愕。

        “哪里是酒的问题,是那对红烛。”

        红烛已经烧尽落在了地上,剩余的蜡像极了床上一抹嫣红。

        “红烛里有……动情香,遇水则动情。”

        难怪!

        昨天我喝了那么多水都不解渴,江易还躲着我。

        我懊恼不已,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呢?

        水真是我这辈子的劫难和弱点!

        也不知道爷爷哪里想的这么多法子,我们日防夜防,还是中招了。

        /135/135437/31799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