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娶之有道在线阅读 - 第12章 噩梦

第12章 噩梦

        江易也怔了一下。

        他趁机站在饿死鬼身后,拿出捆仙绳套出了饿死鬼的脖子,然后召唤着刚刚丢进鬼饭里的那枚铜钱。

        铜钱像是活了一般,自己套上了捆仙绳,成为了一个利器死死卡住了饿死鬼的脖子。

        江易趁机念咒,一点一点收紧捆仙绳,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好像在钓鱼一样,要上一条大货。

        捆仙绳越拉越紧,江易的手都勒出了血痕,要是再僵持下去,他的十指都可能被捆仙绳勒断!

        我想了想,跑过去抱住了他的腰,拼命的往后拉。

        江易冷脸瞥了我一眼,只能配合我。

        “用力。”

        我听他的指挥,一次一次发力,拼命的拉扯着他。

        “再用力。”

        我又拉了他几次,拉着拉着忽然就想笑。

        “这样说好像我们两个在生孩子似的!”

        他懒得理我,直接将我甩开,然后奋力一扯,用牙紧紧咬住了捆仙绳。

        他滴上了自己的血,画了个驱鬼符彻底将饿死鬼震慑住。

        饿死鬼颤抖着,显然还不足以泯灭,他百年的怨气和阴力还可以挣扎一下!

        江易想了个法子,忽然问了我一个私密问题:“你身子……还纯洁吗?”

        我都忘了我现在是童悠然,本能反应被他羞红了脸,哪里有男人问女人这个问题的?

        “你下流!”

        我低骂了他一句,狠狠推开他想逃。

        他的眸中滑过一丝错愕,突然勾起一抹邪笑。

        他二话不说,咬破了我的中指,将我们两人的血滴落在捆仙绳上,为捆仙绳增加了不少法力。

        我这才明白,他是借用了纯阴纯阳之血震慑了饿死鬼。

        饿死鬼剧烈颤抖起来,浑身开始冒烟,像是着火了一般,没多久就被烧成了一个单薄的鬼影,还弥漫着一股香火味。

        他痛苦的嘶吼着,死活要我们偿命,江易没有给他反击的机会,直接拉紧捆仙绳,硬生生将他的脖子拉扯了起来。

        “拿桃木剑,刺进他喉咙里!”

        江易的交代我一刻也不敢耽误!

        我双手持剑一跃而起,使出吃奶的劲儿,狠狠刺进了饿死鬼的喉咙里。

        刹那间黑火袭来,寒冰与热火交替着,别说他很痛苦了,就连我凡胎肉体也被法火灼烧的十分难受。

        一种入骨的热和冷迅速袭来,虽然要不了人命,但非常折磨人。

        饿死鬼自燃起来,渐渐烧去了他骇人的模样,褪去炭火皮壳,露出了生前模样。

        彼时黑火中浮现出了很多画面,都是这个饿死鬼生前经历过的苦难。

        他因身份低微,家中困难,七岁左右就被富商买来做奴隶。

        长至十岁,富商求财心切,给府上所有人都算了八字,他因八字特殊而被抓来殉葬,活着关进了童棺!

        童棺上钉了十六颗钢钉,每一颗钢钉都有着不一样的含义,重重锁住了他的三魂七魄。

        他不能往生,也不能泯灭,百年来就一直被困在这童棺里面,而且他怨气越重,越能给富商家里招横财。

        他这样被困了百年,富商家恐怕已经赚的盆满钵满了吧?

        也不知道富商的良心有没有痛过!

        渐渐地,火势越来越大,滋滋作响,火里还夹杂着一些鬼哭狼嚎的声音。

        我们不能离开,只能看着饿死鬼被烧成灰烬再封印他,这一切才算结束。

        我实在坚持不住了,为了护住脸,我一头扎进了江易怀中。

        江易微微一愣,刚想推开我,却被我一句话制止了。

        “我好歹你是未婚妻,你可不想将来娶个丑女吧?”

        “呵。”江易嗤笑:“你现在还会威胁我了?”

        他说归说,另一只手还是环住了我的肩膀,又把我往怀里摁了摁。

        我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松香,一时间沦陷了。

        过了十几分钟,饿死鬼泯灭了,被他吞噬的阴魂厉鬼都从他身体中飘出来,能逃走的全部逃走了。

        一团巨大的黑烟在空中盘旋着,很快就被我身后的火苗吞噬的一干二净。

        江易想阻拦,却来不及了,只见那小火苗“窜窜”往上冒,瞬间壮大了好几倍!

        蓝青色火苗越来越亮,我却感受不到它半点温度,反而越来越冷,浑身皮肤开始泛青。

        我忍不住抽搐起来,上下牙齿咔咔作响,根本就控制不了,像是忽然中邪发癫了似的!

        江易吓得用血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个决,我瞬间安静下来,感受到那股暖流传入我的身体,让我渐渐舒缓……

        但是没过多久,我的眼皮还是止不住耷拉了下来,我眼前一黑,又昏厥了过去。

        在黑暗中我跑了很久,我浑身炽热,脚下却凉飕飕的,好像赤着脚在雪地里奔跑似的,稍微停下一分钟,我就冷得浑身抽搐,全身僵硬。

        我根本不敢停下,只能一直跑。

        直至我浑身精疲力尽,每一处骨头都酸楚无比,我的噩梦才结束了。

        缓缓睁开眼,终于看见了一丝光明。

        “你终于醒了!”

        我寻着声望去,看见如意站在我床前。

        如意打扮的很滑稽,不知道哪里捡来的文胸穿在了衣服外面……浑身也脏兮兮的,一看就精神不太对。

        但此时她比谁都要清醒,她在叮嘱我:“你别说话,你高烧了好几天,严重脱水了,嘴巴都裂开了。”

        我眨了眨眼,整个身体都酸的不行。

        如意又道:“那恶鬼死了,你身后的火苗旺了不少,但是你承受不住,八字弱了,要招一段时间的邪气了。”

        我都惊呆了,不知道如意现在是不是被鬼上身了。

        “你不用这么惊讶看着我,当初我冒险泼你水,就不想你点那盏天灯,你偏偏不听,又跑回来点了天灯!”

        我急了,挣扎着想说话,这时江易却走了进来。

        如意恢复原本模样,拉着两条麻花辫骂我:“死女人,死女人,这下要死了吧!死了就老实了!”

        江易怒瞪着如意,把她给吓跑了。

        我虚弱的望着江易,江易却没有半点同情心,竟然笑话起我。

        “你看看你这副样子,鬼见了你都害怕。”

        他“贴心”递给我一面镜子,望着镜子里脸色惨白,双眼乌黑的自己,我差点魂魄都给吓飞了。

        /135/135437/31799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