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娶之有道在线阅读 - 第2章 绣花鞋

第2章 绣花鞋

        藏龙村家家户户都养蛇,每年村里靠卖蛇收入都不少,几乎每户人家里都有一个蛇厂房。

        钱龙想用蛇给我个下马威,却被我摆了一道!

        我掐了个决,让蛇疯狂的往钱龙身上钻!他惊讶的张着嘴,险些被蛇王钻进了喉咙!

        多亏钱龙眼疾手快,用身上雄黄保了命。

        钱龙惊魂未定,这才安分下来,忍着怒气瞥了我一眼。

        我当没看见,顺势找个借口要住下。

        钱龙性格就是这点好,为了钱能屈能伸,立马就给我找了个住处,没想到竟是我家!

        我抑制着激动住了进来,谁知当晚绣花鞋又出现了!

        绣花鞋依旧红艳,摆在我家门口,瞬间让我感觉回到了九年前。

        我刚想穿上绣花鞋,周围却弥漫起白雾,绣花鞋在雾中漂浮起来,渐行渐远。

        我追上去,却总差它一步!

        我想施法,却又听见了唢呐声……

        彼时白雾消散,一座老房浮现,门前还挂着两盏白灯笼,像极了纸人屋。

        定睛一看,钱龙也在,我害怕暴露赶忙收了手。

        这家也遭了鬼上香,家中男人死了,正躺在棺材里。

        钱龙来悼念,还带了个年轻的道士,我听了一耳朵,得知道士是仙婆兄长家的小辈。

        仙婆几年前厄运缠身死了,临死前特地交代过,让有事就去找他。

        他们也说了窃阴命、灵根几个词,和我九年前听见的一模一样!我还想听,却被一张符箓定住了身。

        “谁在外面偷听?”

        我不敢动,乖乖被他定着。

        钱龙跑出来刚想发怒,一见是我却虚伪笑了。

        “原来是童小姐啊!这夜深人静的,怎么还不休息?”

        我佯装发怒:“这什么把戏?把我放开!”

        年轻的道士大步走了出来,他为我揭下符箓,虽未说话,眼神却打量了我几遍,每一遍深意都不同。

        我也被他清朗的面容怔住了,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道士?

        我故作淡定道:“我睡不着,听见唢呐声就跟了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唉,童小姐,这事儿你就别看热闹了,生老病死很正常,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不懂就得回避。”

        钱龙丝毫没注意身后异常。

        我指了指他身后道:“棺材板刚刚动了一下。”

        钱龙脸色骤变:“童小姐!大晚上的别瞎说……这不是能开玩笑的地方!”

        说罢,棺材板掉在了地上!

        “砰——”

        一声巨响直击人心,伴随着几声嘶哑的猫叫声,棺材里的尸体竟缓缓升起手……要起尸了!

        而这时候,白雾渐浓,绣花鞋又凭空出现了。

        钱龙赶忙求道士:“江师父,快给看看这究竟怎么回事!这死了的人怎么还……”

        道士神色一紧,拿出墨斗线一个健步跃上棺材,他用墨斗线勾住了尸体的脑袋,又在墨斗线这头穿入一串铜钱。

        铜钱如铁锁链一般,紧紧拴住了尸体的脑袋,道士越扯越紧,尸体的眼珠与舌头就全部爆了出来。

        他丝毫不慌,伸出左手修长二指,果断将尸体的舌头钳住了!

        他又拔出朱砂笔,以牙衔笔,在尸体的舌头上画下符箓,一个强塞,让尸体乖乖把舌头咽了回去。

        符箓发出金光,尸体表面浮起一层细绒毛,被道士掐火决烧成了灰烬。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让我明白他也不是个等闲之辈。

        钱龙还没反应过来,这事儿就结束了,而且他还留了一条后路,只是镇住了尸体。

        因为他也发现了绣花鞋!

        我和他追了上去,看见绣花鞋在白雾中跑得飞快!

        追到后山,白雾更浓了,环绕着我们,阴气猛涨。

        蜿蜒的山路被白雾笼罩着,时不时还传来铁锁链的声响,好似进入阴曹地府的黄泉路!

        绣花鞋扭捏着走在山路上,一步三回头,故意引诱我们。

        我还想追,道士却拦住了我。

        “不必追了,夜深了,阴气重,莫中计。”

        我这才清醒,要是我一人追来,肯定已经入了山。

        入夜不进山,也是藏龙村的规矩!

        我都快忘了这个规矩。

        见我若有所思,道士冷哼一声:“你不是说你短期内不会回来吗?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我一脸诧异:“你在和我说话?”

        道士斜睨着我:“现在又和我玩素不相识的把戏了?”

        我彻底懵了。

        “既然你回来了,那婚期就提前,亲事早日定下,也好安了父母双方的心。”

        “什么婚期?”我现在看他比鬼还可怕:“你不是道士吗?怎么还能结亲?”

        他属实不能忍了,咬着牙冷厉道:“童悠然,你这把戏还没玩腻?我为什么当道士,你不清楚?”

        糟了。

        怎么就碰见了童悠然的未婚夫?

        我干脆演戏到底:“我斗胆问句,你是哪位,姓甚名谁,家住何处……”

        寒冷的声音从头顶落下,如冰碴子一样冷漠无情。

        “江易。”

        99mk.infowap.99mk.info

        /135/135437/31799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