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恐怖电影里抓鬼在线阅读 - 愚世 第四十九章 不可名2

愚世 第四十九章 不可名2

        ……

        好几个地方槐游都看到了模糊的人影走动。

        他们时而在面前一闪而过,时而又像是粘附在墙上。

        空气中弥漫的是那种腐烂的恶臭。

        但无一例外,他们都是被白色所覆盖着的特征。

        可是他们的模样却又让槐游感觉到明显的惊悚。

        因为他们像是3D的。

        但是却又像是平面的,他们像是立体的,却好像是虚无的。

        但毫无疑问,他们至少在目前为止是真正的存在着。

        每向前行进一小段的距离,槐游都可以感觉到的周围动静之中的变化。

        有时候是阁楼有什么东西的响动,有时候是明显钟表滴答,有时候是水龙头的水,有时候又是隔壁的窸窸窣窣。

        窥视感愈发的强烈,可是强烈的同时也有一段段的消失。

        就好像有东西看了槐游一眼可是却又意味阑珊的收回了目光。

        空气之中那股尸臭味越发的浓郁了。

        就好像是空气之中都是有着浓厚的怜悯、黏乎腻。

        但是哪怕周围所感觉出来的各种怪异感觉愈发的强烈,但槐游仍然还是坚定的朝着自己的目的地前进。

        他知道这些都是自己的阻碍,但是自己必须要去那个地方。

        自己要找到苏昊乾。

        此刻,在槐游目的地门外。

        一个“白色”的人,正僵直的站在那里,他的头开始就已经被长长的白布给盖住了,但是身体隐隐约约可以看出来是一个女子的身体,凹凸有致,修长。

        可是他的脚是光着的。

        已经腐烂开来,散发着恶臭,没有脚趾。

        上面还有着某种白白的虫在上面滚动。

        显然,这是“鬼”。

        鬼麻木的站在那,既不远离,也不靠近。

        她的面前就是槐游的目的地。

        但,就是面前,有门,上面有着古老却又繁杂新鲜的符文,符文密密麻麻的覆盖了门。

        如果靠近一点看的话,就能够清楚的明白,那符文是人的鲜血。

        就是这些符文导致她无法突破眼前这看上去十分脆弱的门。

        而在这个鬼的身后面。

        黑暗之中,仍然有着无数的影子隐隐绰绰。

        无一例外,都是“鬼。”

        他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

        虽然他无法进去,但是他们也在外面蹲守,似乎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而躲在餐馆里面的那些人,但还是可以隐约的透过窗户或者是门的缝隙看见外面的大概情况。

        同样的,四个普通人在这个时候吓的冷汗直冒,瑟瑟发抖,恐惧早已经弥漫开来了。

        苏昊乾此刻脸色格外难看,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鲜血淋漓,虽然已经伤口不再流血。

        但注定10根手指的手指甲暂时是不可能回来了。

        “书的副作用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做到的效果也远远不够脱离这种危险,等鲜血彻底干涸的时候,门外的这种趋势将会归于失效。”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不能在这里待很久……一会儿就得强行出去了,看来还是避免不了需要直面他们。”

        此刻大门上的鲜血已经要彻底的干了。

        苏昊乾知道,一旦这些鲜血干了,那么他们必将会失去原有的作用。

        而在不起眼的角落里,那个至始至终没有发出一声尖叫,也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女人缓缓的看着最前面的苏昊乾。

        这个女人是刘建业的老婆。

        她叫黄秀。

        她突然闭起了眼睛,脸上的血色全无,但此刻全场没有人注意到他,其实他在这个时候正在小心翼翼将自己手臂隐藏的那个伤口翻开。

        而在这个时候,那个伤口早就已经发生了一种极度恐怖的变化。

        上面……

        莫名的长出了一只又一只非常小的肉芽!

        这东西突破了皮肤的孔以及表层,以一种诡异的方式覆盖在了肉的表面。

        肉芽上有着细腻的眼睛状的东西,在仔细的咂吧着,一闪一闪,完全就不像是正常人的身上应该会出现的东西。

        这东西就像有着自己的生命一样,在那细微的昏暗环境里面缓缓的飘舞。

        而黄秀一开始的表情由惊恐迅速的变为了淡然空洞。

        因为几乎就是在她发现自己手臂上出现这种问题的时候。

        那诡异的肉芽已经急速的扩散到了她的身体大部分的地方,特别是在他的腰间。

        而她的瞳孔之中的惊恐,在那东西同样出现在眼睛的时候,就瞬间的被磨灭了。

        这代表着他的脑子里也被这种怪异的东西给彻底的占满。

        黄秀对着那些背对着自己的几个人,然后缓缓的伸出了双手。

        在他的手背之中,开始有着一个又一个的小妹求出线,然后跳向了她的老公刘建业以及另两个男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的外面传来了一声声脚步声。

        那脚步声由远而近。

        而几乎也就是在这脚步声出现的时候。

        苏昊乾恐怖的发现那外面的那些白色的影子,居然像是受到了某种影响或者是指引一般缓缓的退散了,仅仅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居然就隐没在了黑暗里。

        他们,居然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了?

        而就在苏昊乾疑惑着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

        一个看上去学生模样年纪,穿着休闲衣服的男生,在另外的一扇门的路上走了过来,太看不上去,非常警惕周围,所以整个人看上去小心谨慎,左顾右盼的。

        虽然他行走的速度并不快,但是却仍然还是坚定的朝着苏昊乾的方向来了。

        而很快外面的这人应该是看见了自己这个方向?

        他走了过来。

        靠近到了一定距离之后,目光在这门上打量了一下。

        好像是看见了门上所挂着的那些代表着力量的符文。

        “额……这东西看起来真恶心。”他毫无顾忌的吐槽道。

        于是乎,他尝试性的在这里时候拍了拍门,尽量的不用手触碰到那门上画这些个怪异符文。

        槐游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哈喽?有人没有?哈喽哈喽?苏昊乾在这里不?哈喽哈喽,在的话开开门啊,哥们一路走过来碰见那些东西了,多个人多个伴啊。”

        “什么鬼!这小子怎么认识我吗?难道……是裁决所的人?”此刻,最震惊的是苏昊乾。

        但是他却是在快速的思考着种种的可能性。

        但是思来想去也没有想到个结果,所以在这个时候只能是开口问道。

        “嗯?你是谁!你是谁?!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是裁决所的人吗!?”

        苏昊乾大声的说道,质问着外面的槐游。

        但是哪怕是他这样询问,但是却有丝毫不敢放松摁着门的手。

        因为他并不确定门口的这一个学生模样的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不是某一种特别的“鬼”,但是他却也仍然问出来了一个裁决所人员众所周知的常识。

        “裁决所”。

        根据禁忌的知识,“裁决所”,其实是受到了某种特别的保护,“鬼”,是不能直呼裁决所三个字的。

        所以苏昊乾在这个时候留了个心眼,只要对方能够顺利的说出这三个字,那么基本上就可以确定他不是鬼。

        而如果知道裁决所的存在。

        那么,这人大概率就会是自己的同事!再不济也是和裁决所有关系的人。

        他无论是哪来一个都说明对方一定不是什么普通人。

        更不用说是来自这个地方出现的了。

        哪怕对方看起来是非常年轻,但是年轻总是比对方是鬼要好!

        而听到苏昊乾这问话,其他人却是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外面有人?

        并且知道苏昊乾的名字?还直接在外面呼喊?

        这到底,是人还是鬼?

        但是很快。

        外面的槐游说话了。

        “啊,你好,我叫槐游,是裁决所的!你应该就是苏昊乾吧?”

        而几乎也就是在槐游说完这话的时候,门轰然打开。

        苏昊乾瞬间一只手伸了出来,将槐游拽了进去。

        并且也是一瞬间将门再一次的狠狠的关上。

        槐游只感觉一种力道的出现,周围只觉得一片模糊之后就发现自己已经是进来了。

        同样的,槐游此刻也是看到了那个叫苏昊乾的年轻人。

        他的脸色并不好,有种身体不太正常的苍白,整个人的精气神似乎是处于一种萎缩的状态,但此刻他却是瞪大着眼睛盯着槐游。

        而槐游同样也是注意到了旁边的其他人,特别是那女人,让槐游特别的关注。

        毕竟在于他的感觉里,虽然基本上来说可能。电影的提示里,大家都有可能是鬼的概率非常大,但是潜意识里面。

        其实女性更容易不小心接触到鬼。

        并不是说有什么特别的意思,而是因为女性天生的身体优势还是和男性有一点差距的。

        但……

        目前为止来说单凭介于这一点似乎并不好判断眼前这些人到底有没有鬼。

        也没有办法判断到底哪一个是鬼。

        所以只是简单的看了一点就差不多了,槐游收回了目光。

        “你是裁决所的人?”

        苏昊乾脸色十分凝重的看着槐游。

        槐游想了一下,“应该算是吧,但是还没有加入,不过也快了。”

        自从这些事情发生之后,槐游已经觉得加入这个组织其实好处还是挺多的。

        至少关于一些事情,应该还是有一定的辨别能力。

        ……

        /131/131194/31290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