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恐怖电影里抓鬼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所谓的界

第三十一章 所谓的界

        ……

        其实如果有可能的话槐游并不想所谓的在于他们面前展示。

        这会有一种让他觉得自己被当成小白鼠的感觉。

        可是现在的情况上来说,他自己又不得不做出这样一个配合的决定。

        因为其实他同样也是深知于自己现在所处的处境。

        如果不得到对方想要的东西的话,自己还真的可能无法离开这里了。

        更何况至少从目前为止来说,他们不仅治疗自己以外,甚至仅仅为止也就是问了几个问题,并没有伤害自己。

        而面具的危险性其实槐游肯定是觉得对方是知道些什么的,实在不行其实从那段录像上也能够大概的看出来。

        对方明显知道这些事情之后,还是打算以这种方式试探的话,其实就说明了一点了,他们仍然还是想知道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或者对于他们来讲,可能这也是一个测试,毕竟从之前的录像以及邹知化所说的东西来看。

        戴着面具的人,除自己以外,精神都变得不正常了,他们甚至极有可能就是为了测试这玩意儿,对于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影响。

        所以想到这点之后,权衡了一下利弊。

        槐游很快就得出了一个悲催的结论,那就是只能顺着对方的话语来。

        还有就是……

        如果有可能的话,自己也想知道这玩意儿代表着的到底是什么,究竟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作用或者是应用办法。

        要知道。

        这当道具用的话,后面可是一定能用得到的,毕竟这所谓的恐怖电影肯定缠上了自己。

        那后面肯定也不止那么一个两个恐怖电影。

        而每一个都有危险性。

        多一份了解,甚至是多一份清楚。

        才能够更加的增加自己的生还几率。

        要知道第1个咒怨电影,要不是自己玩命,自己估计坟头草都长出来了。

        当然也不排除是运气使然,可归根结底这种时候大部分还是要依靠自己,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巧合。

        很快。

        槐游只能是点了点头。

        罗乙看着槐游慢慢的将面具拿出来,说道:“相信你也一定了解过这东西了,所以我们的测试直接在这里开始。”

        槐游好奇的问道:“那你不用做什么准备吗?要是有什么危险怎么办?”

        “放心,你这东西或者说现在的你应该还杀不死我。”罗乙笑着回答。

        “好吧,那我直接就是开始。”

        槐游思考了一下,虽然不太明白对方所说的杀不死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转念一想,能在这里干事的人,估计或多或少也得有一些特别的手段。

        “我也不知道戴上这个面具究竟会发生什么,既然你们已经差不多的调查了许多事情,那我也就在这里直说,之前戴上面具的时候旁边都是有别的东西存在的,这是我第1次在你一个正常人的面前,我也并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槐游一边说着话一边在这个时候后退了几步,并且缓缓的将手中的面具从塑料袋子中拿了出来,慢慢扣在了脸上。

        下一秒,只看见这面具头套与他的脸庞完美贴合。

        槐游仅仅只是双手朝后的一个细微的动作,就十分快速的将后面的一些固定的绳子彻底的绑合在了一起。

        这一切发生的十分快速,罗乙既然要求槐游这样做了,那他就很快的这样做了。

        与此同时。

        在于面对面的罗乙,在这一刻却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轻松表情,脸上的笑意在一开始到现在早就已经快速的收敛了起来。

        他下意识的退后。

        可是很快,罗乙却发现自己,说在这一刻已经被一种目光给狠狠的盯上了。

        只看见他微微抬头都是清楚的看见了槐游那只通过云面具之中流露出来的眼睛微微的转动着,带着诡异的眼神看着他。

        这是一种毫无情感的冰冷的眼神,与之前正常的槐游完全就不像是同一个人。

        危险,眼前这个人在于此刻变得很危险。

        这是罗乙的第1个念头。

        但是很快他似乎并不惧怕眼前的这种变化,反倒是微微的侧着头对着肩膀的一个黑色物体说着什么。

        而那个物体如果别的人,或者是这个裁决所组织的人观察看见的话,就会轻易的认出这其实是一个微型的摄像机。

        很显然现在的容易,在进行实验的时候,是在不停的汇报着当时的情况。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周围的一切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突然有一些格外的安静。

        墙壁,天花板,周围用来做装饰的画,甚至是不远处的地面......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在于这一刻都被一种绝对的“平静”笼罩。

        因为在于罗乙看起来,周围的环境稍微的变得有那么一点扭曲了。

        槐游缓缓的走了过来,脚步一下又一下踏出。

        每一下都像踩在了罗乙的心里。

        罗乙顿时睁大了眼睛。

        因为在这一刻他清楚的感觉到了周围的整片空间,好像都变得空旷起来。

        他下意识的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以及心脏的跳动的动静。

        “这是,界?只不过这种程度似乎看起来并不完整,还处于一种比较弱的趋势。”

        罗乙此刻看了看手背,一层鸡皮疙瘩已经鼓了起来。

        这是他天生的对于危险的一种预知所会造成的相对应反应。

        罗乙看着槐游,这个时候的对方很沉闷。

        并没有说出任何一句话语,反倒是逐渐的靠近罗乙。

        只不过好在距离逻辑仅仅只有半米距离的时候,在这一刻停了下来。

        就这样安静的看着罗乙。

        罗乙清楚的感觉到了对方的那种渗人的目光。

        “现在报告情况,实验对象槐游,戴上面具后,无明显攻击迹象,现保持独立状态,疑似有界流露,初步判断界浓度很小,周围空间受到一定影响,已经扭曲无任何危险。”

        “我现在的体魄暂定为第一阶段的正常人类状态,请求指示,是否需要提升到第2层?”

        罗乙嘴唇微动,给出了这样一些报告。

        同一时间,今天只过去了两秒钟之后。

        一道信息传递进了罗乙脑海。

        他从一开始的目光与此刻再次的转移到了罗乙身上,而也就是在这样一个瞬间,周围的一切又突然都变的清晰起来。

        刚刚所感觉到的那种一定程度之上的压迫感在于此刻居然尽数的削弱了。

        “再次进行实验报告,已切换至第2状态体魄,虽然依然有一定程度的压力,但却并没有那么明显。”罗乙目光微动,算是大致弄清楚了现在承受的样子的感觉。

        虽然这一次算是成功的抵挡下来了,但是仍然还是有着不小的压力。

        但同样的他也在此刻在于心中思考道。

        “看样子不是偏向于领域内的范围,攻击性的界,如果真的是那种攻击性的话,现在的我一定不是现在的这种感觉,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与现在开发不出来?或者说,其实是隐藏在更深处的位置?”

        罗乙现在就这样看着那面前的槐游,现在的测试,好就是最好不过的了。

        应该很快就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上面想看的结论了……

        所以,忽的。

        罗乙并没有在这一刻后退。

        反倒是向前一步。

        “槐游,可以听见我说话吗?你现在的感觉怎么样?”

        这一切都是在于一种极短的时间里发生的。

        就这样,罗乙安静的站在原地等待着槐游的回答。

        可是过了好半响,发现对方似乎也并没有想要说话或者是回应的意思。

        而正当罗乙想要以另外一种办法尝试的时候,却只听见槐游的声音悠悠的传了过来。

        “可以听见,不过感觉有点奇怪,这好像和之前戴上面具的一样,任何一次都不太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法?”罗乙问道。

        “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前所未有的清醒,而且,浑身上下好像有使不完的劲,我似乎能够看到以往目光视线中看不到的一些角度和距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槐游话只是说到了一半,指着前面道:“比如,我能够看到你身后有一只虫子,虫子很大,趴在你的后背,看样子是你的宠物?看起来还蛮吓人的。”

        罗乙一听这话,脸色却是清楚的变了一下。

        随后带着一点惊讶说道:“你怎么能看见我身上的这个东西的?”

        槐游回答:“不知道啊,我发现自己能看到,那自然就是看到了,我也不不清楚怎么回事,所以我才说有一点奇怪。”

        罗乙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

        那个槐游所说的虫子……

        正常人可是完全不可能看见的,只有他们这些人,才能比较清楚的看见,甚至一些人还是需要自己把衣服脱了才可以看的清楚。

        而槐游?

        居然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就好像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好的,那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奇怪的感觉吗?”

        槐游好像是在思考,“应该没有了,具体的就这些了。”

        “这样吗?”

        罗乙点了点头,在这个时候刚想准备下一步动作,但是忽的。

        罗乙眼睛一跳。

        莫名开口轻轻说道:“好的,明白了。”

        下一刻罗乙目光微动,说道:“跟我来,你就这样戴着这个东西,有什么不对劲的感觉就马上和我说。”

        最后,罗乙开口对槐游说道:“很有意思哦,你要和我们刚刚发现的一个奇怪东西接触了。”

        ……

        wap.

        /131/131194/30635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