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恐怖电影里抓鬼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交易的意思

第三十章 交易的意思

        ……

        特殊实验室。

        水哗啦啦的涌出,穿着白色防护衣服人员有条不紊并且动作快速的处理着面前的事情。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处理面前的这个奇怪情况的人。

        而这个人,就是1690。

        1690脸上现在充满了腥臭的血污,尽管来这里已经差不多半个小时了,可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体就是仍然一直流血。

        七窍不断的流血,从一开始到现在都从未停止出水了,已经大大的超乎寻常的情况。

        而他本人也处于一种极度的昏迷状态。

        脸色预防的苍白,体内的生殖器正在急速的下降,至少从个数到现在已经下降了,至少两个维度已经愈发的趋近于死亡。

        “果然还是出了问题.......现在开始实验报告,实验对象1690出现身体大规模恶化,经20分钟抢救也无法阻止恶化程度,现在继续进一步检查。”

        带头的白色大褂男子明显是所有人的老大,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整个实验室又开始忙碌起来。

        有条不紊,其实准确的来说这里其实也是一个实验医疗室。

        由于事出突然,虽然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的出现,但其实还算是有一点忙碌。

        很快周围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

        “实验记录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下一步了。”

        “好。”

        苏泊抬起头,目光犹在这一刻从摄像头移向了眼前的1690。

        而很快他又是点击了一下面前的摄像头,并且稍微的调整了一下位置。

        “喂,苏泊。”忽的,洗手盆旁边的手机响起。

        “是我。”苏泊拿起电话道。

        电话的另一边,是邹知化。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邹知化问道。

        苏泊摇了摇头,略微的叹息了一声:“你啊,这可是个烂摊子,1690的情况很不对劲,不管动用了什么抢救手段,他身体里面出的血也没有停止,之前也已经按你的要求去检查一下那羊皮纸和羽毛的材料了。”

        邹知化道:“嗯,知道了,你直接开始深度检查探测身体,我在这边盯着,毕竟这个东西出现的还是比较离奇的,我想看看会发生什么情况,他究竟受到了什么样的影响?”

        “好,那我就直接开始了。”

        “可以。”

        苏泊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不知道为什么,本就经历过大大小小类似事件的他在这一刻居然却有着一股难言的不安。

        作为裁决所医疗方面的绝对龙头老大,其实大部分实验医疗并不可能轮到他来搞。

        只是因为这一次事情特殊,这个出现的东西也比较奇怪,所以裁决所为了安全起见,再加上他本人的同意,也就是由他亲自前来助阵。

        而且是最明显的,也是还有一个原因。

        邹知化也对这件事情有着极大的关注,显然是也已经惊动到了他这个队长。

        那他的关心代表着的其实也是上层的人物。

        从他的出现以及关心就也足以证明这件事情不太寻常了。

        苏泊和邹知化其实私下里交情还不错,所以刚刚的那一通电话打过来看是只是普通之间的交流,其实还是一个深度的另外意思。

        那就是“如果有不对劲的话,直接撤出来,不要冒险。”

        这个时候苏泊忽的看见,1690的鼻孔,流出来的不是鲜血,而是淡黄色的物质了。

        这是......

        苏泊猛然一想。

        “不好!”

        “马上开始实验记录!我知道他为什么经过这么久的抢救,身体状态还在急剧下降了!他的脑子全都空了!”

        “脑子空了......怎么可能?”旁边有人发出了一句不淡定的惊呼。

        但苏泊明显并不会对于这些东西过于在意,很快就穿戴好消毒设备,在于此刻走到了1690的面前。

        苏泊看着面前的1690,直接就是第一时间掰开了对方的那眼睛。

        而看见的,却是极度的瞳孔扩散。

        这已经占据了绝大部分的眼球了。

        这明显就是死亡。

        很快,又经过一系列机器检查之后。

        苏泊发现对方已经失去了生命的征兆,关于脑电波的检测在于此刻于一气里却是空白的一片,已经是一条直线。

        而1690心脏的跳动虽然有,但却聊胜于无。

        随时都有可能断掉,或者准确的来说,这其实已经算是断了,这其实就只是最后的一点苟延残喘的状态了。

        “果然,原来从一开始到现在的这些时间里面就已经出现的向脑死亡变化了吗,可是之前最基本的检查来看,却并没有脑死亡,果然,我的那个猜测其实是正确的吗?”

        苏泊见到这一点顿时有一些表情难看起来。

        “头部没有任何损伤。”

        他轻轻的用一只手伸到对方的后脑,再将手抬起,感受了一下对方头部的重量。

        “好轻……这是空的!他的脑子呢?!”

        随后又想起了一开始看到的在于羊皮纸上显露出来的那句话:交易完成,对方得到了想要的爱,作为交易,我拿走了他的记忆。

        想要的爱?

        苏泊低头看见的是对方,这早已算得上是尸体的身体表情脸上流露出来的那一抹笑容。

        这笑容看起来非常的柔和,也非常明显地充满了一种幸福感,哪怕是和他脸上一开始的那层层血污相比,似乎这表情也能够轻易的突出。

        拿走了他的记忆?

        苏泊思考。

        难道并不是那种字面上的拿走了他的记忆?是拿走了他的脑子?毕竟只要脑子没了记忆,自然也就没了。

        而所谓的爱其实已经确实都给了他?

        随后苏泊却又皱起了眉头:“令人感觉到毛骨悚然的交易,这都不算是什么公平的交易吧,这分明就是一个大坑,1690直接就是朝里面跳了,而付出的代价是惨痛的……”

        看来那一套东西远比想象中的更为奇怪诡异。

        无论是它如何出现在这里。

        又是如何造成这种变化。

        苏泊心里想着。

        “可能只有邹知化这些成天和那些玩意儿打交道的人才知道这东西到底代表这个是什么鬼东西吧?”

        思考了一番。

        苏泊觉得这个问题可以留到以后再去想,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彻底的检查一下,是不是和自己所想的那样。

        所以在他有条不紊的指挥下。

        1690在接下来的两分钟之内,就已经被迅速的进行了非常快速的开颅手术。

        而在最后能够观察到那头颅内部的一瞬间。

        在场的所有人看见里面场景现象的时候,皆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那里面真的是空的……

        干净的不能再整洁了,甚至连血什么的都没有,就好像是被人拿刀给刮过一遍了!

        看到的只有清楚的骨头!

        大脑已经完全不见了!

        ——

        “什么情况……怪谈轮盘赌?手机什么的都不在我身边,但是现在居然以这种情况展现在我的眼前,这东西难道能无视场景限制和距离吗?而且看这情况,其实已经开始了吗?”

        “刚刚的感觉简直是就像是下一秒就会彻底的陷入死亡一样。”

        槐游目光凝重,深深呼了口气,一开始他的目光是看着不远处办公室的那些画,但是现在却收了回来。

        因为他并不清楚那些东西究竟是代表这个是什么。

        思考过了一番之后,也只能就此停止。

        但是心中的不安却是越来越强烈。

        “这里看起来其实已经像是国家部门了,外面从刚刚所观察到的东西来看,保护措施绝对不会简单,但是这玩意儿看着情况已经入侵过来了?”

        槐游思考着,“这样说来的话,一开始出现的那些黄色的刺耳警报和动机应该就是这所谓的怪谈轮盘赌搞出来的吧。”

        “可这样一搞的话,我待在这里又怎么可能出去搞这玩意儿?”

        可是就在他刚刚思考这些东西时候,迎面,随着那特殊材质,大门一阵咔咔作响,你们走出来了一道熟悉的路口。

        居然是一开始槐游清醒过来,随后第一眼看见了一个黑色衣服的男人,也就是将自己带来这里,并且在一开始自己坚持的时候,问了自己一些问题的那个人员。

        “又见面了。”对方在于此刻面向槐游,微微一笑,“之前时间太过仓促,所以没有时间和你多聊,现在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罗乙。”

        而槐游见到罗乙的时候,马上就是眼睛一亮,当即迎面走了过去,对方也是我不拖的,马上就是手中的透明袋子递了过去。

        而这袋子里装的是手机面具以及之前槐游穿的衣服。

        衣服显得很干净整洁,显然是已经清洗过了。

        “你这是又有新任务了?”槐游看了一眼手里的东西问道。

        “对的,总是有一些任务的,来找你肯定是有事。”罗乙道。

        “你倒是也挺实在。”

        罗乙笑着道:“那有什么办法,干这行就得有这行的觉悟,天天和一些鬼东西打交道,其实我对你也是挺怕的,但我也没啥办法。”

        槐游侧着脑袋看着他道:“既然怕,你还敢靠我这么近?”

        “没办法,工作需要。”

        “那既然这样我也不废话了,你直接说你的任务是啥吧,我肯定积极配合你。”

        罗乙笑着思考了一下。

        最后也学着槐游一开始的模样歪了歪头,然后说道。

        “这次任务的要求是,你戴上这个面具,在我面前戴上。”

        ……

        wap.

        /131/131194/30635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