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恐怖电影里抓鬼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电影成功

第二十三章 电影成功

        ……

        嘈杂的笑声不绝于耳。

        但是眼中的画面在于这一刻,却是彻底的屏蔽了。

        头发的缠绕导致槐游已经无法看清眼前的东西了,那些头发正在逐渐的收紧。

        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一大撮头发正在强行掰开他的嘴巴,从他的口鼻缓缓的涌了进去。

        痛苦。

        极致的痛苦以及身体上的不适在这一刻清楚的展现出来。

        左伯俊雄同样也在用力,虽然他和枷椰子都被槐游着不要命的举动给强行控制抱住了,但是和他们两个的接触所代表着的,其实就是死亡。

        但古怪的事。

        显然刚刚从那拐角处奇怪的出现的那几个人。

        也就是那4个抬着一口黑漆漆棺材的人,似乎并不想让眼前的这一切发生……

        他们长得和槐游一模一样。

        脸上却是画着白色的妆,笑容诡异的定格,甚至还有着红扑扑的油彩在于双颊之上,看起来是诡异的腮红,他们的行动很快,但却带着一股僵硬。

        每走动一步,背上的棺材,就随着他们的运动晃动几下。

        从他们的行动以及这轻挑的角度上来看,棺材的里面,应该是空的。

        可他们又随着没向前走动一步。

        脚印却是在地上留下了痕迹,那是沾满了血的泥土,可明明他们看起来鞋子上确实很干净,但偏偏没走动一步,就是会留下这样的痕迹。

        他们很快来到了槐游面前。

        可现在槐游的情况看起来可不太妙。

        他的眼睛已经被彻底蒙住了,身体的绝大部分已经被血给染红了,这应该是背上的伤口裂开,再加上手臂之上的血肉模糊,所导致的这种情况。

        现在的槐游活脱脱的就像是一个被彻底包裹着的茧。

        被头发包裹的茧。

        最为恐怖的是这种头发的包裹之下,可不仅仅只是包裹着他一个。

        甚至包括了枷椰子和佐伯俊雄。

        因为哪怕是这种情况之下,剧烈的痛苦承受住的同时,槐游也不曾放下一丝一毫,他的四肢已经略微的有点僵硬了,意识已经朝着一种模糊逐渐的转变,他知道自己可能撑不住了,但也并不想放过眼前的这两个人。

        忽的,下一秒。

        极其怪异的事情却是发生了。

        这4个和槐游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这一刻略微的鼓动了一下身躯,他们的衣服是纯白的大袍,不断的翻涌。

        如果槐游这个时候能睁开眼睛的话,就能看见他们这袍子底下若有若无的,有着一张又一张古怪的人脸浮现。

        人脸之上表达的情绪很明显。

        那是一种极致的痛苦以及绝望。

        他们好像想要冲破这种袍子的束缚,但活生生的又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彻底的拉了回去。

        这几个人脸上的表情忽然的变化了一下,那白扑扑的脸庞在这一刻诡异的弯折起了一个微笑。

        他们在这一刻竟然将槐游包围成了一个圈。

        低下头来。

        他们居然硬生生的将槐游给抓了起来。

        随后竟然是轻轻的推开那一口大大的棺材,把环游给放了进去。

        随后这棺材竟然诡异地自己关上了。

        又很快。

        周围传来了“咚咚咚”的声音。

        那是钉钉子的声音……

        有人将棺材钉死了。

        冰冷,冰冷!

        槐游哪怕是看不到,但在这一刻似乎也是意识到了什么,那些莫名的有着一股快意,他猜测到了一种可能性,但是他几乎并不用猜测也明白了一个可能。

        自己连带着枷椰子和佐伯俊雄,彻底的被放入了棺材里。

        这棺材的感觉很熟悉。

        分明就是在家的那天晚上,自己为了活命所闯进去的那个棺材。

        但是自己这一次却又如同那一天相比不太一样了。

        那一次是自己主动的进去的。

        而这一次却是被别人强行的丢进来的。

        看似同样是一样进来的,但是槐游却急剧的想到了两种可能性。

        第1次进来可能是运气之下导致自己成功的逃脱。

        但是第2次进来代表着的可能就不是什么生的希望了。

        主动和被动看似差不多,但却是相待极大。

        至少上一次这棺材可没有被钉死啊!

        就算是自己运气好不会被枷椰子他们弄死,可是这钉死的棺材凭借着自己,哪里有可能挣脱离开呢?

        更何况,自己可是带着必死的决心。

        枷椰子和佐伯俊雄,可就在旁边呢。

        而在下一秒,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似乎是被放在棺材里,有着一种怪异的力量出现了。

        槐游清楚的感觉到那缠绕着自己的头发松动了,佐伯俊雄那一开始挣扎却又极其恐怖的力道,在这一刻却也是松了。

        槐游莫名的感觉周围好像变得空荡荡起来,但是周围实在是连光线都没有透进来,显得异常的黑暗,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所以就算是有什么,他也完全看不见。

        嘈杂的笑声在这一刻再一次的涌来。

        但是意识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晰。

        而在下一秒。

        槐游又感觉到那种头发再一次出现了,不过这一次明显之间所携带着的是一种癫狂。

        那是一种极致的愤恨。

        一种极致的怨气!

        槐游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仍然还是觉得自己应当还是在于奇怪的不知道为什么的情况之下,还是顶着佐伯刚雄的脸庞。

        这一秒槐游明白了。

        枷椰子没有离开,佐伯俊雄他也没有离开。

        他们还在这里,只是刚刚的一瞬间,可能只是并没有明白周围的环境所导致的一种短暂的空挡而已。

        槐游是正常人,他看不见黑暗里的东西。

        但并不代表枷椰子他们看不见。

        这极具的带着强烈怨恨的头发,就非常明显的说明了这一点。

        空气在这一刻似乎是氧气已经稀薄,槐游意识突然又真正的开始模糊了,原本的那种清楚在这一刻荡然无存,夹杂着的是集聚的怨气以及绝望的痛苦。

        槐游在这一刻知道。

        自己顶着这么一张,并不是自己的脸,从一开始其实就注定了,如果不能将他们消灭,那么死的就绝对是自己。

        他们的怨气,太重了。

        可,槐游在这最后的瞬间,却仍然还是脸上勾勒出了一抹笑容。

        他用最后的力气,于这一刻轻轻的说出了一句话语,紧接着,便是一系列的最后动作。

        “我并不惧怕死亡,我惧怕的是不明不白的死去,这一刻我的死亡至少代表着他们的安全,我不是一个大气的人,但是有时候这样看起来我还是蛮帅的,咒怨这部电影没有结局,但是如果我死亡,我觉得我的怨气,也不会比你们轻!”

        槐游于最后力气里面。

        挣扎着用那唯一完好的手握紧了从开始到现在,他都没有因为这种痛苦而丢弃的那一片碎片镜子,这一块碎片玻璃他一直都是握在手里。

        而在这最后的一刻,槐游用力一个转身,随后借助这个空间被他强行挤出来的空挡,他狠狠的将这一块镜片刺向了自己的胸口心脏位置。

        正如他所猜测的那样,这镜片并不是寻常的东西,至少这玩意儿在尖锐程度上来讲,绝对不是正常的镜子。

        因为在这一刻,槐游很顺利的这玩意儿,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他在这一瞬间,选择的是自杀。

        鲜血涌出。

        槐游好像听到了自己心脏的跳动,可是每一个跳动所带来的却是一种集聚的痛感,应该镜子的碎片划出了一条口子。

        槐游在这最后一秒真正的闭上了眼睛。

        再也不去管那种身体之上的痛苦,也再不去管那仍然还在继续的往里面勒的头发。

        他的血流干了。

        槐游已经没有力气了。

        接二连三的出血,早已经无法提供给他身体能量,死亡早就已经将镰刀靠上了他的脖颈,只是是时间的问题。

        也许在他将周言青那扇门关上的时候,其实已经注定了这么一个结局了。

        嘈杂的笑声再一次传来,这一次的动静却是明显的更加庞大。

        周围再次晃动。

        那四个人抬着棺材朝着某个方向前进,那笑声像是他们在笑,又好像不是他们在笑。

        周围除了绝对的安静以外,便是他们前进的恐怖脚步声。

        一跳一跳,像是欢乐,又像是悲怆。

        “呜呜呜……”

        笑声逐渐转为诡异的哭声。

        哭声极尽悲痛。

        这棺材上的不知道何时放上了一朵白色的大花!

        槐游的意识,陷入了沉沦。

        但他现在的那心血却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流在了那槐游的面具上!

        嘀!

        【电影结局:永恒的咒怨。】

        【随着最后一滴鲜血的流尽,死亡也到达了尽头,电影观众槐游于最后一刻,用自己自杀性的疯狂,让得真正的咒怨展现,他最后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佐伯刚雄”已经死去,怨恨的解放带来的到底是什么?这一片地方,是否真正的有着终结?诅咒覆盖着的是房子又还是人呢?槐游从始至终,似乎从未想过逃离……】

        嘀!嘀!嘀!

        【警告警告!现实电影结尾处于特殊状态,检测到不明人物进入现实电影……】

        【槐游状态改写!转向濒临死亡!】

        【电影投放结束,结局完成!】

        【现实电影特殊状态改变。】

        【报丧队伍消失。】

        ……

        不多时。

        “那小子不会在这棺材里吧?”一个男人的声音出现。

        ……

        wap.

        /131/131194/30635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