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恐怖电影里抓鬼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中度进程

第十章 中度进程

        ……

        槐游刚刚挣扎的行动,在这一刻,停下来了。

        他戴上了面具。

        槐游在这瞬间感觉,自己刚刚身上所传来的痛苦削减了。

        但是一阵刺痛,却不再是从手上传来了。

        而是从大脑的深处。

        这一次是清楚的,犹如被针刺进了脑海。

        思维却是瞬间清明。

        而也就在这一刻,只看见那女人张大着的嘴巴却是又突然猛烈的闭合上了。

        空气中一直充斥着的那种咯咯的声音,同样也是戛然而止。

        她松手了,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那狰狞的苍白冰冷的手,沾满了鲜血,却也是瞬间的向回收缩,居然一下子就放开了槐游。

        而下一秒天花板之上,居然仿佛像是荡起了一层细密的黑色水波纹,这个黏在天花板之上的女人像是进入了另外一片空间。

        只是眨眼的瞬间,突然的消失不见了。

        槐游站在原地,他现在只感觉到强烈的痛苦侵袭着自己的脑海,两只手的动脉处,有了两个狰狞的伤口,伤口还在不断的流着血。

        而且奇怪的是没过多久,槐游这流着血的伤口缓缓的朝着一种愈合的方向发展。

        血的流动慢慢的止住了,就像是被一种奇怪的力量所控制着。

        但是现在槐游根本就来不及高兴那女人松开了他并且不知道因为什么突然不见了。

        因为在这落下来的过程中,他看见了后面的一个黑影出现。

        转过头来的时候,一个看上去只有10岁的小男孩在用手捂着周言青的眼睛,而周言青在这瞬间,似乎是因为这种接触。

        周言青居然好像在散失着生气。

        她整个人居然也是嘴巴张大着,但是这小孩看上去简简单单的握住了他的眼睛,可是她却是僵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她的浑身上下,开始出现一块又一块明显的尸斑,呈现出的是一种灰黑色,脸上,脖颈处,甚至是露出的手臂,黑铁青的皮肤居然缓慢的开始朝着正常人皮肤的颜色转变。

        两个人现在的状态像是一种替换。

        槐游潜意识的感觉到,如果这种替换成功了,他猜测很有可能周言青估计也活不了。

        而这个小孩嘴巴同样也是张大着,现在槐游才发现,这个小孩,和那天花板上的女人有着六七分相似。

        剧烈的痛苦似乎掩盖了槐游的恐惧。

        他在这一刻心中不知道的生腾起了一股奇怪的怒火,这种情绪很快的占据了他的内心,但是怒火之中却又包含着一种冷静的感觉。

        槐游浑身上下开始变得刺痛起来,整个人的肌肉抽搐不已,却又是感觉到一种阴寒,莫名的出现,从头颅之处涌向全身,但他仍然快速的来到了周言青的面前。

        “滚开!”

        他居然在这一刻大着胆子朝那小孩的手臂抓了过去。

        速度很快,再加上他现在本来距离也并不远。

        所以这一下也是彻底的抓中了。

        但让槐游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只是一个触碰,那小孩居然奇怪的怪叫了一声,在这一刻居然瞬间的放开了周言青,像是非常痛苦的收回了手。

        随后他迅速的冲向了夹角之处的阴影,眨眼的功夫,又是如同那年在天花板的女人一样,也是突然消失不见。

        可是在这个时候。

        槐游的动作却没有停,他的目光又在这一刻,看向了周言青。

        而另一边。

        周言青在感觉到意识模糊之后,听见槐游的声音,居然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再看过去面前,视线恢复的时候,却是看见眼前的槐游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可是真正看清楚的时候,这种内心的恐惧却也是再度的涌了上来。

        因为在这个时候,她感觉到眼前的槐游带给她的感觉比那女人和那小孩带给她的恐惧还要吓人。

        在周言青的视线里。

        槐游整个人的变化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他戴着一个古怪的面具头套,极其的真实,类似于皮肤一样的头套套在他的头上,像是真实的嘴,以及那两个露出眼睛的面具去没去。

        这面具居然和槐游的头部完全的贴合,恐怖的是,周言青记得这面具应该是有着特殊固定的绳索绑带。

        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刚刚绝对只是将这个东西扣在了槐游的脑袋上,绝对没有绑起来!

        而在这个时候,在这里能看见槐游的眼神,他的手里拿着尖锐的断掉的扫把。

        那眼神是一种冰寒的冷漠。

        槐游现在,居然是缓缓的将头歪了过来。

        头套面具之上,甚至还有大部分的鲜血,整个人看起来异常恐怖,又有一种陌生感。

        周言青在这一刻又是清楚的感觉自己仿佛已经被死亡的阴影再次包裹了。

        不过这一次不是那女人也不是小孩,而是眼前的这个自己熟悉的同学!

        这眼前的一幕,要是搁正常人看见了,估计直接就是精神可能都吓的失常,现在的槐游,像极了恐怖的恶鬼……

        不过好在,就在这个时候。

        对方的气息突然一变。

        槐游突然又开始说话了。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却非常清楚,他语气有点颤抖,像是夹杂着一种恐惧,又像是在和某种东西挣扎对抗,但是他本人似乎并不清楚,所以他说着这些话。

        “快……现在再帮我把面具拿下来……快……我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周言青听到这话之后,猛然的一激灵。

        但还是遵循着槐游所说的话做了。

        她尽力的站了起来,随后想要伸手去扯这面具。

        但是这个时候却突然又是奇怪的发现,似乎单凭她现在的力量,根本就扯不下来。

        正当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

        槐游声音又出现了:“后脑勺的那一根绳子,用力扯一下应该就能下来了……快……”

        周言青随后也是尽量转到了他的后面,终于是看到了那一根所说的绳子,最后用力的扯动了一下。

        而在这时候。

        周言青却又是意外地发现绳子居然像是刀片一样,尽管自己扯动了那绳子,但是同样伴随着的是一抹刺痛。

        周言青整个人下意识的缩回手。

        一个不大的伤口出现了。

        自己的手指被割开了。

        鲜血滴在了面具之上,很快就渗了进去。

        但好在也是扯开了。

        不过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她就看着槐游,虽然自己顺利的扯开了,但并没有把握是不是有用的。

        好在,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槐游整个人的身体似乎恢复到了自己的控制状态。

        伸出手,用力抓住脸上的头套面具往下一扯,苍白的脸庞流露了出来,面具也被顺利的拿下。

        槐游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这一副面具。

        他感觉到这面具之中似乎有某种东西变化了,刚刚的一瞬间自己清楚的感觉到了,这面具就像是自己有着一股吸力一样牢牢的附在自己的脸上。

        槐游有一种感觉,如果刚刚不是经过自己的允许。

        周言青非常有可能是根本扯不下这面具的。

        剧烈的痛苦在这一刻刺激着槐游的神经,受伤的伤口还是在流着血,不过古怪的事,那明明是动脉的破损。

        按道理来说这种程度上的除非是专业的缝治,否则不太可能能够自己愈合,可是在这一刻看起来,槐游却是手腕那里奇怪的愈合了大部分,留下的是两个黑色的结痂。

        这让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陌生感。

        在戴上面具的那一刻,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是有一点不受控制起来。

        就像是另一个人占据着刚刚的那一小段时间。

        不过好在自己使用这个道具还算是成功的,将那两个东西给逼退了。

        至少眼前来说,这结果还是好的。

        不过如果有选择的话,现在的话,哪怕是用别的办法,槐游也不太愿意使用那面具道具了。

        刚刚的那瞬间现在拿下来让着他产生了一种浓厚的恐惧感。

        槐游莫名的感觉,这头套面具好像有着自己的生命……

        “你,你怎么样……没事吧?”周言青在这个时候红着眼睛走了过来。

        她看见现在的槐游。整个人的脸色都是苍白的精神状态看起来也不太好。

        她想询问一些关于面具的事情,但是她仅仅只是看了一眼怀有手里拿着的面具,心中的恐惧居然再次的涌动了起来,在这一刻她也不好意思或者说也不敢多问。

        周言青并不是傻,刚刚的一切同样也算是清楚的看在眼里的。

        她当然知道一系列事情的发生,非常的现实。

        两个人对于那天花板上出现的那个恐怖的女人来讲,几乎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眼看着就要被消灭。

        但是一切的转折就是出现在自己给槐游戴上面具的那一刻。

        她甚至隐隐约约之间,还听到了小孩的声音。

        心思缜密的她自然也是隐约的猜到了那奇怪的声音到底代表着是什么。

        而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女人也不见了。

        站在眼前的就是带着狰狞面具的槐游,这一切事情其实稍微的想一下都能串起来。

        现实就是所发生的一切由不得自己,世界观在这一刻已经出现了一丝裂痕。

        以往平静的那种生活已经注定和她摇手再见了。

        “没事,就是身上有点疼。”槐游摇了摇头,但同样也是注意到周言青的目光若有若无的在自己手中拿着的这个面具上扫视了几下。

        槐游道:“这个东西算得上是一个道具吧,应该对那些东西有着一定的用处,至于怎么来的,我也一时半会儿说不清,以后有机会再和你讲。”

        “嗯。”周言青点了点头。

        槐游将面具收好。

        周言青突然在这个时候又开口说道:“要离开这里吗?现在……”

        她的话语之中还是带着一点惊恐。

        显然刚刚的一幕还是把她吓得不轻。

        不过到现在为止,他还能保持着理智的绝对清醒,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

        而槐游心中一凛,大脑开始在这个时候高速的思考起来。

        周言青其实所说的这句话可以说是包含着另外一层意思的。

        离开,说明她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而这里,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就说明着其实非常危险。

        现在在结合那本笔记之上所写的内容,就可以得到几个有用的信息了。

        一,天花板上的女人和那个小孩他们两个已经见过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天花板上的女人应该就是刚刚的那个恐怖的女人了,绝对是同一个。

        小孩自然就不用说了,刚刚他曾经捂住周言青的眼睛。

        二,这些东西说明,三个失踪的女生,应该是见过那个女人的,只不过因为某种原因她们应该没有逃脱,但到底她们在哪里,现在来讲还不太清楚。

        不过,这种线索对于槐游来讲,也算是有着一定程度之上的目标了。

        槐游下意识的摸了摸手中的口袋。

        那里是面具存放的位置。

        他突然又抬起头来,看着天花板。

        “走,先离开这里,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随后扭过头来,他看向了后面那阳台上的镜子。

        这个时候,那么多的镜子,呈现出的居然是一种怪异的漆黑。

        像是墨一样,彻底的覆盖了镜子的表面……

        周围突然开始变得阴冷起来!

        嘀。

        【观众进入电影中度进程,祝您一切愉快。】

        ……

        wap.

        /131/131194/30635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