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镇守边关三十年在线阅读 - 第335章 雷雄

第335章 雷雄

        这一幕,将聂海身后的那些鹰犬都看呆了,竟然有人敢如此胆大妄为的挖了聂海的双眼,这无异于是太岁头上动土了。

        但很快,那些修士一个个都吓得脸色惨白了起来,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止,甚至一个个想要逃离此地。

        因此,从这个女人身上,竟隐隐散发出三品境高手的气息来。

        这美丽的不像话的女人,竟然是三品境高手

        这让那些聂海豢养的鹰犬们,一个个吓破了胆。

        聂海双手捂住双眼,痛苦的大叫,「你到底是谁,你竟然是三品,你竟然是三品。「

        远处的百姓,见到聂海双眼被挖,一个个都吓得作鸟兽散,根本不敢再继续逗留。

        虽然聂海双眼被挖,对于这些百姓来说相当的解气,但他们也知道,这女人已经将聂海给得罪死了。

        聂海一定会疯狂报复这个女人,甚至就在在场的人,都不能幸免,因此那些百姓一个个四散逃离,不敢再逗留。

        詹台琉璃哼了一声,如果不是顾及此人是漳州城主的身份,恐怕詹台琉璃已经杀了他了,而不是简单的只是挖了双眼。

        聂海嘶吼一声,整张脸都狰狞了起来,「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

        詹台琉璃冷冷的说道:「本座詹台琉璃。「

        听到这话,聂海整个人都愣住了,浑身都冒着寒气,似听到了一个恶魔的名字一样。

        聂海几乎要疯了,竟然是这个女人,竟然是詹台琉璃,此刻他已经悔的肠子都青。

        聂海大喝一声,「来人,带我回去,带我回去。「

        他已经瞎了一双眼睛,再继续待下去,恐怕还有忍受一番皮肉之苦。

        对方既然是詹台琉璃,那他就没了报复的机会了。

        那些修士,一个个惊恐的盯着詹台琉璃,这女人竟然突破了,从四品境,突破至三品境了。

        只是让他们疑惑的是,这詹台琉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上前,将聂海给带回城主府。

        这些人来时气势汹汹,现在却灰头土脸的回去了,明显吃了一个大亏。

        这时,王也从客栈中走出来,对詹台琉璃一笑,「楼主,看来这家伙,也听说你的名字呢。「

        詹台琉璃哼了一声,「算他识趣,不然的话,我可不介意好好教训他一顿。「

        王也一笑,点头说道:「这家伙还算能忍,第一时间就走了,不敢停留。那么,楼主,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呢?「

        詹台琉璃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去一趟城主府,我要见一个人。「

        王也不禁一愣,看来这聂海城主大人,还有的吃亏了呢。

        王也一笑,「好,那属下陪楼主去一趟城主府。「

        两人缓步走出,朝着城主府而去。

        此时,已经回到城主府的聂海,双眼被医师敷上草药,伤情已经稳定了下来。

        侍卫却跑了进来,一脸慌张的对他说道:「城主大人,不好了,詹台琉璃竟然杀进来了,她进城主府了。「

        聂海阴沉着脸,一挥手,「我知道了,那我令牌去送给她,将地牢大门打开,里面的犯人随她处置。「

        说完这话,聂海一阵咬牙切齿,显然是恨得牙痒痒,对詹台琉璃这咄咄逼人的架势,很是生气,但却无可奈何。

        那侍卫连忙接过令牌,火速跑出去了,来到宫殿前,将令牌恭敬的递给了詹台琉璃,同时回复了聂海的那番话。

        王也一愣,不由得看向詹台琉璃,「楼主,这地牢中有你要找的人?「

        詹台琉璃点点头,一伸手,将令牌隔空取来,然后朝着地牢

        走去,「这地牢内,关押着一个人,这家伙背景有些特别,我此行,如果不是突破到了三品境,也不会来找他。「

        王也不禁皱眉,「这人很危险?「

        詹台琉璃点点头,一脸凝重,「相当危险,一个不小心,我都可能栽在他手中。「

        王也不禁愕然,「那他怎么会被关在地牢之中的,这不合常理呀。「

        詹台琉璃一笑,冷哼道:「世间能关住他的地牢,就没有一间,他之所以在这地牢之中,只是因为他想住在里面而已,并非是被人关押起来的。「

        王也心中更好奇了,问道:「楼主,此人是谁,竟然性格如此怪异。「

        詹台琉璃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你可曾听说过雷宗?「

        王也摇了摇头,下意识的说道:「属下未曾听过雷宗,莫非这家伙是雷宗的重要人物?「

        詹台琉璃点点头,「没错,此人是雷宗的上一任宗主雷雄,此人实力强悍,早年的时候,便已经是三品境了。一身雷法,十分恐怖,寻常人见了他,哪怕只是远远看一眼,都有可能神魂俱灭,他的雷法已达化境,可以随心所欲的运用了。这些年,他虽然被关在地牢之中,但想必修为也精进不少。「

        闻言,王也不禁骇然,咂舌道:「还真的是恐怖的家伙呀。「

        此时,地牢已经在两人面前,詹台琉璃停下脚步,转过头来,对王也说道:「你在这待着,我去会一会他,跟他探一探,看看这家伙是不是还是食古不化,如果他能改变主意,或许,我们这行便能如愿了。「

        说着詹台琉璃便走进了地牢之中。

        王也在地牢外,紧张的等着。

        过了一会儿,只见地牢中,雷声滚滚,同时还有无数剑气释放出来,似乎里面两股强大的能量在剧烈的碰撞。

        王也着实的为詹台琉璃捏了一把冷汗。

        而这时,聂海竟率着一批修士赶过来了。他也很想知道,这詹台琉璃能否说动雷雄。对这个结果很是上心。新

        王也见到此人,不禁一笑,却不慎在意。

        聂海也觉察到了有一个人在,不由得向身旁的人询问,「是谁在那里?「

        身旁的一个六品境修士低声回答,「是跟詹台琉璃一起来的,此人以下属自称,想必是血滴子。不过修为却不怎么样,只是一个九品炼血境后期,不足为虑。「

        言语之中,那修士对王也多有轻蔑之意,显然是看不起王也的这低微修为。

        聂海却心思转动,他可不觉得,一个能被詹台琉璃带在身边的人,会是一个简单的货色,不由得态度谦卑了起来,对王也恭敬地说道:「这位血滴子,幸会了。「

        王也一笑,敷衍一声,「幸会。「

        但举止却无丝毫恭敬之意。

        这让聂海身边的那些修士,都气愤不已,一个小小的血滴子,竟然敢如此放肆。他们自然是十分恼火,一双双眼睛里都能喷出火来。

        聂海无甚在意,只是笑道:「这位兄台,我想问问,你们楼主,莫非真的要开启雷塔不成?「

        王也一愣,却是笑着摇了摇头,「楼主的心思,我这个做下属的从来不敢擅自揣测,所以就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呀。「

        说着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表情。

        聂海微微心头一沉,似乎王也越是这样说,越是坐实了他的猜测一样,他不由得长叹一口气,「如此一来,詹台楼主是真的要坏了规矩了。「

        王也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聂海摇了摇头,似有些无奈的说道:「没什么意思,如果詹台楼主执意要这样做,那便是真的坏了规矩,相信很多人都不

        会同意,哪怕她是三品境,也绝对强不过那些宗门的。这样没意义,詹台楼主,还是太鲁莽了。「

        王也只是冷漠的看着他,并不说话。

        然而,聂海却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呵呵,说起来,这雷塔,可是好多年,没有人敢去开启了。这詹台楼主好大的威风,刚一来漳州,就冲着雷塔而去,莫非她当真以为,突破至三品境,便能在漳州横着走了不成?三品境虽然稀罕,但漳州的那些宗门,也不是没有的。「

        王也冷冷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聂海笑了笑,摇头道:「我没什么意思,只是奉劝你一句,你最好劝一劝你家的楼主,不要让她胡来,否则的话,她这三品境,还真的不够看呢。「

        王也哼了一声,「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我家楼主自有主张。还不需要旁人来替她做决定。「

        聂海哈哈大笑,「好,好,好。既然你们要一意孤行,那我也不劝了,我就看一看,三品境修为是不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说这话的时候,他竟有些幸灾乐祸的表情,似乎出了一口恶气一样,心中很是畅快。

        反正,到时候吃亏的是詹台琉璃,他已经被詹台琉璃挖了双眼,自然不可能是詹台琉璃一伙的,就算被那些人算账,也算不到他的头上,他自然是乐意看到詹台琉璃吃大亏,栽跟头的。

        王也冷冷的说道:「你还是乖乖闭上嘴吧,听着就很烦人。我家楼主的事情,不劳你费心。「

        聂海却是一笑,「是了,是了,我刚才还奇怪,为什么詹台琉璃如此一意孤行了,想必其中的原因,就是因为你吧。王也,你到底是詹台琉璃的什么人,竟然值得詹台琉璃为你如此大动干戈?「

        王也冷哼,不搭话。

        聂海却继续说道:「哈哈,想来也是,这雷塔,对于三品境来说,根本不会有多大的用处,唯一能获得好处的,便是你这九品炼血境后期修为的血滴子了。想不到,詹台琉璃竟然会为了一个下属做到这种地步,真是令人意外呀。「

        /112/112046/313285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