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的话我不想努力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并非寻常

第一百零二章 并非寻常

        好像这辈子总在洞里,却很少往上看天空。

        李听又看了一眼北州灰云笼罩的天,才收回视线。

        风雨琢磨了一下他念出的那两个字,觉得如果那是一个人名的话,也许她听到过,但可能吗?

        少时和父亲拜访陈先生时,听说过他亲信之名,却未曾见过——狐医言安。

        性格狡猾,手段狠辣,医人随性,所以“狐医”也有“胡医”之意,指胡乱医人。

        不喜与他人为伍,古怪孤僻,若不是一手奇异的医术,让被他治过的人记住了他,只怕少有人会知道此人存在。

        后来跟随了那位陈先生,就更加低调了。

        但他既没见过那言安,也没见过陈时,只是那时跟着父亲,便将这些事记了下来。

        可能只是两个一样的字罢。

        夜鸣什么也不知道,也没什么可想的,见李听一切顺利,语气便多了点高兴,“恭喜啊。”

        “嗯。”

        李听拿起了尸骨手上的无为草根,递给了眼前的妄鬼,“要吗?”

        妄鬼伸出手,却只有一片鬼雾,李听突然想起有趣说过,妄鬼的样子是它死亡时的样子,你看不见手,是因为他死时没有手。

        死的很惨罢,与自己前世差不多,也难怪之前想岔。

        李听没有收回手,他看到妄鬼的手在无为草根前定了定,略作迟疑,却还是缩了回去。

        好像比当初的夜三秀,更灵动?李听看着妄鬼的动作,心道。

        风雨已经逐渐习惯了李听的古怪之处,径自接道:“无论对人对鬼,这无为草根都用处不大。”

        李听点了点头,看着风雨将地上的那一具尸骨收起。

        “我听那两人意思,这附近因为蓝鬼存在才鬼物稀少,而蓝鬼被囚于自身鬼境,是否留下更有利处?”

        风雨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怎会这么想?少并不代表没有,北州几乎没有真正安全的地方,而且这西边资源最少,我若不是为了八矢门的消息,也不会一直在这里停留。

        再者,北州有比蓝鬼更强大的鬼,万一有鬼吞噬了它,那就又增强了鬼怪的实力,我辈若能斩之,既是保护自己的生存空间,也给西州后来人留了条生路。”

        李听点了点头,他不觉得风雨说的都对,但如果不在这附近久留,斩之确实是利大于弊。

        他已经知道妄鬼的身份,所以不需要去两生桥附近倒流时光了,所以他刚刚在想,还要杀蓝鬼吗?

        但他想到了云舒,想到了自己今后的打算,便觉得不必从这种角度考虑。

        李听又看了一眼洞外的天空,尽管阴沉,但他依旧向上一跳,出了洞,站在了破败的大地上。

        夜鸣跟着他出了洞,手里拿着个种子嘀咕,“也就挖到了这么个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要是没有炼丹师,谁敢吃这种东西啊。”

        这话说的李听心中一动,他看了一眼妄鬼,眼中闪过点遗憾,可随即他又看了一眼有趣,灰败的遗憾中便多了丝什么。

        “哎,你怎么心事重重的?”夜鸣捶了下李听,道。

        李听回过神来,便见到风雨也出了洞,“无碍,入夜了,还采药吗?”

        “不适合了,晚上阴气重,我们得找个地方守夜。”

        风雨带着他们走到了小山包附近,靠着潮湿的山土铺了张兽皮,道:“通常来讲,我会在外围放三层警示鬼物的符纸,最外曾有反应后,我便会拿出照鬼镜查看。”

        李听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如果风雨把自己也算作符纸里的人,就势必要把有趣和言安圈进去,那样的话符咒同样会起反应,干扰判断,于是他道:“你的符咒感应范围是多少,我们可以拉开距离。”

        “每层一百米。”

        “好,我带着两个鬼,坐到你们三百米之外。”李听很快答应道。

        他与风雨虽然建立了基本的信任,但北州何其危险,他不可能要求风雨放弃十多年来的保命手段,收回符纸,把命交到他的两个鬼手里。

        风雨听他如此说,眼眸中闪过些欣赏之色,“谢了。”

        “应该的。”李听笑了一下,便横向拉开距离,选了个同样贴着小山包,有动静对方就能注意到的位置。

        夜鸣见状也是动身,“李兄,我和你一起。”

        “不,你留在这更安全。”

        “为何?”

        “我夜里有些事,顾不来,你和风雨在一处更妥当,我们也可相互照应。”李听认真道。

        夜鸣沉默了一下,他自知实力弱,如果李听有事,他又是一个人,遇到困难可能无法应付,但如果和风雨在一处就不同了,说不定还能观察情况,两边都帮上忙,这很好想通,却不得不面对自己实力低微的事实,但夜鸣心态调整的很快,之沉默片刻便走向风雨,诚恳道:“劳烦了。”

        “嗯。”

        李听一个人靠坐在了潮湿的山石上,他能看见鬼,所以只要不睡不打坐便不会让鬼趁虚而入,甚至还能帮风雨他们照看着点。

        而且有有趣在,他也不用担心防范野鬼这方面的事情。

        甚至可以说,总算是能安静下来思考了。

        李听盯着自己面前没什么表情的小女孩,像是想了很久,终于开口道:“它和其他鬼不一样,你知道吗?”

        有趣看了一眼言安,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李听不说话,等着她开口解释。

        “我知道它执念很强,怨气很难吞噬,产生新的意识,我知道它在人间很久很久,但不知道它已经不是寻常妄鬼了。”

        “不是寻常妄鬼?”李听问道。

        有趣慢慢点头。

        “那你何时知道的它不是寻常妄鬼?”

        “从哥哥叫出它的名字。”

        “你知道言安?”李听牢牢盯着有趣。

        小女孩沉默了一会儿,似是在思考什么,才缓缓抬头,“阎王交给我任务时,给我看了你的前世经历,言安,正在记载里,死于北州。

        你叫它言安时,它的面容显露了出来,可见他确实是言安。

        但是正常的妄鬼,生鬼,甚至是由怨气所诞生的新意识鬼魂,也就是通俗常说的怨鬼,都是跨不过两生桥的,所以我那个时候知道了,它不是寻常妄鬼。”

        阎王说过,世间鬼大类有三,生鬼、寂鬼、妄鬼,而怨鬼是怨气所滋生的新意识,任何一种鬼都有可能变成,所以不在此列。

        如果生鬼、妄鬼都不能跨过两生桥,那就只有寂鬼了?

        李听的声音多了一丝紧张,“你是说,他有可能像你一样,有寂鬼的成分?”

        有趣幽黑的眸子安静的看着言安,好久才道:“不一样,他就是纯粹的妄鬼。”

        莫名其妙,一会儿说不是寻常妄鬼,一会儿又说就是纯粹的妄鬼,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小女孩的语气没什么起伏,用稚嫩的童音缓缓分析道:“但有一种可能,阎王,或者别的寂鬼,对他施了法,就像对哥哥做的一样,开了鬼界的眼睛这类事,让他有了些特殊之处,但是本身的性质没改变,就像哥哥还是纯粹的人修,它也还是纯粹的妄鬼。”

        “明白了。”李听点了点头,直视着小女孩,问道:“那你认识谢必安吗?”

        wap.

        /106/106021/27533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