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的话我不想努力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相识

第一百章 相识

        上一世,他曾和言安共同寻找过矽尘花,却遇到山上滚石,差点断了腿,那时的陈时苦笑着看着言安帮他治伤,道:“不找了,我就不相信普天之下无替代之物。”

        言安敷药的手很稳,道:“只要它出现,我就不信夺不到。”

        “也不必执念。”陈时道。

        “可修仙不就是要做到极致吗?不然主子如何成正果?”言安认真道。

        陈时笑出了声,“可眼下命最重要。”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腿,有些无奈。

        言安不再反驳,点了点头。

        其实陈时知道,对方只是认同自己的运道不适合冒险,但以他的性格,这宝贝若是被惦记上了,就绝对发了疯也要弄来。

        所以矽尘花,是言安念念不忘的宝物。

        ……

        陈时也曾对谢一饮说——我在西州火泥潭,见过一种异兽,似蛇似龙,极为罕见,其鳞片也奇异,火属性,可开河挡火,当时想抓,却差点赔了两条命进去。

        那差点赔进去的两条命,也是他和言安。

        那天,乍看蛟鱬鳞,妄鬼也曾举步不前。

        因为蛟鱬鳞,也是他们失之交臂的修行至宝。

        ……

        还有那一句一句的修仙,前世的陈时虽然想修仙,却从不挂在嘴上,倒是言安,常常研究各种有利于修仙的药方和饭食,与他探讨。

        答案,有点太过于明显了。

        这一次的李听,没有再选择逃避。

        他也许会放逐自己,却从不曾累及别人,他可能逃避自身命运,却不可能对他人含糊。

        若有人将理想或者感情寄托在自己身上,自己也选择接受,便绝对不可以忘却躲避,无论这其中需要承担什么。

        这就是他的想法。

        “言安。”他看着妄鬼,叫出了这个许久未叫的名字。

        鬼雾渐渐褪去,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有点普通,有点削瘦,惨白到没有人色。

        李听的眼睛却红了。

        妄鬼,死而不能转生,甚至有可能滋生新的意识变成怨鬼,躲不掉吃人或魂飞魄散的命运。

        这才是真相。

        这就是前世跟了他二百年兄弟的命运。

        脑中有什么迷雾被缓缓拨开,那张怎么也想不起来的脸逐渐清晰了起来,那个自己大费周折找到的卜算者,自己今生见过他。

        在哪?

        是谁?

        绝对不是熟悉的人,李听努力的思考,神色却突地凝重了起来,他想起了夜三秀完成执念时,来接她的白无常。

        当时就有一种诡异的熟悉感,如今在想,去掉那鲜艳的红舌,不看那惨白的脸色……两张脸在脑海中渐渐重合。

        卜算?

        阳间无踪,魂入地府?

        白无常,谢必安,为何骗我。

        他上一世,最厌恶的,就是自己扑朔迷离的命运,最憎恶的,就是欺瞒与谎言。

        选择修仙,不止是为了打破命运,还为了知道这世界真实的模样,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

        但世界太大了,他永远探究不完,也连累了不少人,若问心无愧,那偏安一隅,弄清楚自己的一日三餐,也算是真真实实的活。

        这便是李听今生的想法,也是他一直抗拒修仙的原因。

        可在这一刻,他的眼神发生了变化。

        衣着朴素的青年抬头,透过不大的洞口,看向浑浊的天幕。

        苍天,各路神仙鬼怪,你们是不是觉得凡人很可笑啊,定我命运,离间我亲,欺我瞒我,是不是就算我隐居了,也活在你们肆意捏造的世界与窥探里。

        那我算什么?我的灵魂,我的命运,我的亲人,我的朋友,这些都算什么?

        他到底退到了什么地步。

        一瞬间,他想起了刚认识言安的自己。

        那时的陈时未满百岁,师父也没有离开,他还是一个非常骄傲的少年人,即使命运对他很不公平,他也从不自暴自弃。

        他运道诡异,常人能做到的事,他要付出五倍十倍的努力才能做到。

        那便付出五倍十倍。

        他接受现实,面对现实,根据这样的现实去制定努力的策略,并且相信自己终究有一天能改变现实。

        如此,受伤和失败就成了家常便饭,一次秘境,他不仅没争到灵珠,还站在了最凶狠的机关前面,被人打伤至无法动弹,推下了山谷。

        经脉受阻,骨头碎裂,陈时一动不动的躺在谷底,认真的思考着破局之法。

        其实是没有办法的,但只要他有意识,便不会放弃求生,所以他缓慢转动着唯一能动的眼珠,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一个月后,他的身体还是不能动,意识也有些模糊,浑浑噩噩间,竟是努力的转动脖子,想让地上的小草扎自己的脸一下,以保持清醒。

        可有这样离谱的想法,代表他已经不清醒了。

        一道笑声传来,陈时的眼珠僵硬的转,就看到了一个身绿袍,脸颊有些削瘦的青年。

        那人长得普通,笑起来却有点狂,看着就不像好人。

        要完蛋,陈时想到。

        青年蹲下身,手就要往他腕间伸,陈时努力的勾着手指,试图调动起一点法力,却根本毫无作用。

        可那人却像是察觉到了一样,忽然停手。

        “哦?你的无名指,肌肉在抖?”

        在抖吗?所以自己是能动一点的?陈时想到,但这一点也没什么用罢,可是即使没用,他还是不甘心。

        “而且你到现在还不放弃,满头的汗。”那青年似是觉得好笑,一边描述他的状态,一边退后了一步。

        他拿出一柄刀,划出一道法力,刀不沾衣,便削断了陈时的袖子。

        袖子断了后他等了一会儿,眼看没发生什么,才用刀尖挑起那截袖子,开始检查。

        要不要这么谨慎……

        陈时无语了,他第一次看到比他还小心的人,自己都不能动了,对方还是留了十成十的防备。

        那人戴了一层极薄的透明手套,细细摸着袖口,然后手一划,掌心便出现了一支小箭。

        陈时:……

        “藏在袖子夹缝里,刻着特殊符文,仅以手指残留的法力催动,不需要全身法力流转,也不需要特别大的动作,真精巧。”

        青年说罢便握住了小箭,道:“我要了。”

        陈时眼中浮现出冷意,这是他自己找到的法器,以他的运道能找到这样的好东西,可见付出了怎样的代价,这人却强盗一样直接夺走了。

        虽然,大多数修士都是如此。

        “你这伤我挺有兴趣。”青年懒散的站着,道:“但我真怕你还有后手,要不等你晕过去吧。”

        这说的是人话吗?

        陈时本就意识不清醒,这回真的气血上涌,眼前有点发黑,可他心中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劲儿,死死坚持着就是不肯失去意识。

        但他太高估自己了,也低估了那青年,那人见他始终不晕,便拿着石头朝他砸,终于把他砸晕了,然后拖回了自己的居所。

        wap.

        /106/106021/27533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