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的话我不想努力了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问计

第十九章 问计

        李听临走前,龙山给他尝了一截腌笋,眼见他喜欢,就又给了他一罐,还自然的塞到了他的小布包里。

        李听:……

        “你要是喜欢我单独给你做点料包,自己也能腌。”

        “多谢。”

        站在竹林外,李听眼见莫行雨没来,便从小布包里掏出了那罐笋托在手里,毕竟昼夜吸收灵气要转动,一直贴着那么大个罐子摩擦也不是一回事。

        空间太小,他担心自己法宝转的不舒服。

        李听心神微动,感受着昼夜在小布包里和缓的转动,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昼夜总能让他心静。

        莫行雨很快就到了竹林里,远远便看见了李听手上托着什么。

        他心中莫名一动,脑中出现了很多年前,那个手托昼夜,神色淡淡站在所有人前面的青年。

        大师兄。

        但当他走近后,所有的念头都没了,因为他看清了那透明大罐里装着的三根笋。

        有一瞬间,他在想找李听给玉笋浇水是不是个糟糕的决定。

        “师弟,你这罐笋是哪来的?”

        “哦,厨房的兄弟给的,要尝尝吗?”李听往前伸了伸手。

        “不了。”莫行雨摇头。

        “嗯,那走吧。”李听自然的收回手,捧着玉笋罐子往竹林里走,莫行雨在他身后,发现对方走的方向没有丝毫迟疑,只觉这个师弟记忆力很好。

        到了玉笋外,莫行雨解开阵法,李听微蹲下身子,把腌笋放在玉笋旁边,然后才接过了莫行雨手中的玉碗,开始绕圈浇水。

        莫行雨眼看着腌笋和玉笋摆在一起,难受的转开了头。

        浇水完毕,两人往外走,莫行雨一边走一边出神,便听李听道:“能帮我联系夜鸣师兄吗?”

        莫行雨点头道:“可以,但你找他何事?”

        李听琢磨了一下,选择直言,“他妹妹死了,我发现了一些事情,想告诉他。”

        “夜三秀?”莫行雨问道。

        旁边红着眼睛的妄鬼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便又垂下了头,安静的跟着李听。

        “嗯。”李听倒也是有些意外,在他的记忆里,莫行雨心里只有修行,一向不关注门中事务,未想竟反应这么快。

        “我看过宗门记录,是与八矢门相争,你最好不要管这些事。”

        “为何?”李听的眼眸有些深。

        “仙门事杂,耽误修行。”

        “陈先生若在,不会不管的吧,很多人都是慕他之名,来到的正岭宗。”李听道。

        莫行雨听他提起大师兄,眼神严肃了下来,“可人已经死了,而且大师兄当年若是少管一些,修为就会更高,也许就不会死。”

        用我上一世的例子来劝我,当真荒谬,李听无所谓的笑了声,不欲再辩。

        莫行雨却泛起了固执,道:“你觉得我说的不对?你只受过大师兄一段日子的教导,不像我是他师弟,他教我多年,我了解他。”

        “师兄想证明什么?”李听平淡道:“你们是相亲相爱的同门,你为他惋惜,就该去两生桥上对着他的尸体说,而不是我这个外人。”

        莫行雨闻言眼神冷了下来,显然是不高兴了,李听见此心中叹息,他到底是与这个师弟不投缘,即使是换了个壳子,也谈不来太多话。

        可莫行雨又不会吵架,只气道:“你听我的,别听一个刚入门的小子的。”

        “师兄是不愿为我传话了?”李听只问这个。

        莫行雨迟疑了一下,似乎觉得反悔不太好,但又不想让大师兄教过的人管这些闲事,便僵在了原地。

        李听心下叹气,不修仙虽自在,自己却也没有了不容置疑的话语权,有些事确实不能硬碰硬了。

        于是他换了种心态,讲起了自己的真实感悟,“天道无情,但有因果,人们愿意结善缘,是因为敬畏因果,陈先生当年受过正岭宗之恩,便要回报,你曾受过陈先生之恩,所以才为他的死亡遗憾,很多事没有那么多该不该,只想问心无愧。

        这是我的因果,师兄若不愿帮忙,我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

        敬畏。

        这个词一下子让莫行雨愣住了,大师兄素来不拜神佛,独断专行,也会有敬畏之物吗?

        那自己呢?受人之恩,却因一时情绪而不能正视,是不是另一种狂妄?如今看着是为李听好,实际上却又是在干涉他人因果,比大师兄当年还要霸道。

        而且细细想来,大师兄的独断,要不为大局,要不为个人实力,从未干涉过他们想选择的路。

        他到底是不了解对方的。

        “传什么话?”莫行雨道。

        “告诉他,有时间便来找我。”

        “嗯。”

        李听眼见夜鸣下午就来藏书阁找自己了,只觉莫行雨效率很高,心下暗赞这个固执的师弟还是听得进去道理的。

        却不知此时的莫行雨正站在冷竹峰前,得到了夜鸣出去却又不知道去了哪的消息,一脸为难。

        另一边,因为见不到白影而主动来找李听的夜鸣站在一排书架前,看着李听扫地,思路从“怎么才能见到白影”变成了“我为什么要站在这看人扫地”

        但他自打知道妹妹出事后,就养成了一副阴沉的表情,这些想法都没有体现在脸上。

        李听扫完地便带着夜鸣回到了自己的小屋,眼看着夜鸣自然的设了一道隔绝声音的阵法,他暗自点了点头。

        这才是一个要报仇的人该有的谨慎。

        “白影正在闭关,我进不去,要从白皎那边下手吗?”夜鸣率先问道。

        “不。”李听摇头,“先不说前去八矢门路途遥远,就看两宗如今关系,白皎若有意不告诉你,只会更让你无从下手。”

        夜鸣点头,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是我着急了。”

        李听心道:我也很着急,再有一个月就要面临你妹妹的攻击了。

        “虽然进银雾峰山门需要三长老同意,但山门外的地方却没有限制,你身为大长老门下弟子,就是要在那待着,也是没人说什么的。”

        “你是让我堵她吗?可万一她真的闭关呢?”

        李听露出一丝笑,笃定道:“她不可能闭关,而且银雾峰那块空地很大,雾气会让灵气聚散离合的变化更快,很适合修炼,你在那里照常打坐练剑,不出几日就能见到白影了。”

        夜鸣没有问他为什么知道银雾峰的地形,而是问,“若白影拒绝回答呢?”

        李听听他这样问,目光有些变化,自己的身份破绽不小,但夜三秀一事关系正岭宗,他靠夜鸣运作,就不可能完全瞒过对方。

        而夜鸣的反应就很耐人寻味了,他没有探究他的秘密,反而更多的向他问计。

        正确的选择。

        “拒绝对着你这个哥哥回答和妹妹有关的事情,却暗地里烧对方的东西,反而更容易让你判断她的立场了吧,如此,你可以做到利用她吗?”李听问道。

        夜鸣的声音不大,在这封闭的环境里更显出几分阴森,“若不是实力太弱,我甚至能当场杀她。”

        李听看了一眼红着眼睛的妄鬼,又看向夜鸣,一双眼睛平淡而冷,“那就想办法把时间拖到黄昏,说上一句‘夜将至,你看到夜三秀皮肉破碎,拉住了你的手。’”

        wap.

        /106/106021/27533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