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用阵法补天地在线阅读 - 第1268章、该如何选择?

第1268章、该如何选择?

        第1268章、该如何选择?

        君子依见陆风不愿多说,隐隐察觉应是不想让自己知晓过多,徒增危险之故,当即也不再多问,开始认真审视起来。

        对于整理东西一途,君子依自问还是有着几分天赋的,许是因为修行乱剑的缘故,见不得凌乱,她自身的纳具便是同伴之中整理的最井井有条的。

        看着满屋子杂七八糟的物件,君子依十分有条理的挑拣出了那些随处可见,毫无性标识的东西,一股脑的塞回了纳戒。

        再将那些一眼就能看出是何商铺所购,但商铺却涵盖整个大陆,各个地域都能买得到的东西也都一一剔除了出去,例如君家君满楼所产的‘金玉泉酿,和秦家万宝楼所产的‘宝青铠,等等。

        这些物件虽然贵重,产处也一目了然,但买卖账目之中却仅有售出登记信息,而不涵盖买受人的名字地址,故而是不具备辨别能力的。

        经由君子依一番挑拣下来,屋内凌乱的东西已剩下不足十件。

        一瓶驱虫的丹露水,一套尚未开封崭新的文房四宝……

        一身折叠整齐的夜行黑衣,一盒吃了大半的点心酥糕……

        君子依端详着所剩的这些物件,心中若有所思,半晌过后,朝陆风问道:「师傅,你那有玄域的地图吗?」

        陆风眼前一亮,明白君子依此话定是发现了什么,当即取出地图平整的铺在桌上。

        此般地图,还是当初他与书老商议仁心学院选址时所购,其上尚保留着书老的一些记号痕迹,此刻再见,不禁颇为感触,那时的仁心学院还只是纸上谈兵的遐想之念,而今短短时日却已是于魂师界扎根立足小有名气。

        君子依取过驱虫的丹露水,回忆着开口道:「这是峪岩镇李记铺子所特产的驱虫丹露水,别的地方没有,其驱虫特性,是市面上所有驱虫水中最强的,我小时候最喜欢这款,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贵了些,每年生产出售的量也十分有限。」

        陆风顺势于地图上的‘峪岩,二字做了个标记。

        君子依又取过那套崭新的文房四宝,指着其中的一支毛笔说道:「这支笔的毛透着些许赤红,触之也比之寻常毛笔柔顺丝滑许多,有点像是幼年赤烈马的尾巴毛制成的,赤烈马只有在赤焰山一带才有,离开那的环境活不成。」

        顺势又拿起四宝中的砚台,继续道:「单是一支毛笔还不能完全判定这套四宝的来历,但加上这方砚台,同样是由赤焰山所产的赤泥岩所制,应当足可确定下来,这套文房四宝应是产自赤焰山不远‘峭文城,内的‘文业阁,。」

        「因为赤烈马的环境限制,以及赤泥岩产量的稀少,有着此般文房四宝的文业阁仅这么一家,我记得那好像是隶属于潘家的产业,小时候混蛋老哥为了讨雅姐姐开心,还刻意跑去那排了好久的号。」

        陆风顺势又在地图上的‘峭文,二字,做了个标记。

        君子依继续指着那套夜行黑衣说道:「这是‘湖溪城,特产的‘玉华锦,所制,穿着十分贴身舒适,对于气息的散放有着一定掩盖之效,我十岁那年,老哥赠我的生辰礼,便是三套玉华锦所制的华服,但我那时候嫌丑,一次也没穿过。」

        说着还自纳戒里寻了出来,折叠收纳的异常干净整齐。打量间,确实如吴夷酋的这套夜行衣材质一模一样。

        陆风于地图上寻得‘湖溪城,所在,见与之‘峪岩,和‘峭文,同处一条直线上,彼此相连,并与之延伸的话,恰好是通往着玄金城的方向。

        又见君子依拿起只剩半盒的点心酥糕,称是峪岩城‘琥珀堂,所产。

        陆风不由暗暗记下了峪岩这座城池。

        虽说仅是这些,尚不足以判定孙平甑就在那休养

        ,但其私人小苑建立在那的可能性,俨然比之另外两座要高出不少。

        自这盒糕点新鲜程度来看,应该是吴夷酋于入剑墟前不久所买,结合当初同鬼伶一起于玄金城外得见其骑马远去的情景,吴夷酋应该不至于在收到孙家***后,还特意前往别城购买一盒糖酥,大概率其本身就在峪岩城不远。

        且,孙平甑休养治伤的别苑,极有可能与之琥珀堂距离还很近。

        当然,这还都只是陆风基于君子依所辨别的信息下所进行的分析揣测,孙平甑的别苑具体所处,尚未定数,但即使不在峪岩城,应该也定会在另外两城之中,亦或是与之三城处在同一条路径线上的,有且只有的最后一座城镇。

        范围缩减至四城之下,陆风相信,凭借着夜羽堂众的探查能力,应再不难查出孙平甑所处。

        君子依瞧着出神思索的陆风,静默的候在一侧,待后者回过神,才将剩下的几件物品也分析了一通,虽不似前面那些能确定下来具体出处,但这些物件或都在峪岩城所能买到,或都是在其周边不远所产。

        这不由让得陆风对于孙平甑处于峪岩城的揣测更深了几分。

        「今日之事,莫要与旁人提及。」陆风郑重的叮嘱,末了,又补充了一句:「饶是你姐,也不要提及。」

        「雅姐姐?」君子依一愣,「师傅你要寻的仇家,还和雅姐姐有关联啊?是她麾下的人吗?」

        陆风摇头:「那倒不是,不过素来听闻你姐机警聪慧,如若届时知晓我打听过峪岩城一事,免不了会遭她怀疑。」

        君子依悻悻一笑:「不会啦,雅姐姐应该不会注意这点小事,她同师傅你也没仇没怨的,就算听到了,也不会放在心上的。」

        陆风瞧着君子依此般天真淳厚的模样,担心其毫无防范下被君子雅所利用,无形中对付自己,犹豫间,开口道:「我于剑墟内,同你姐生了不少矛盾,险些命丧你姐之手。」

        「什,什么?」君子依惊得瞳孔都大了几分,不可置信道:「师傅你没开玩笑吧?你说的确定是雅姐姐?她也入了剑墟?会不会认错了啊?」

        陆风苦涩一笑,他倒是希望认错,可那般绝世容颜以及盛气凌人的高傲姿态,普天之下,又有几个女子能有?

        君子依狐疑道:「以师傅的实力,我姐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她平时日理万机整天掌理着君家发展大事,根本没精力于修行一途啊,这些年来,实力始终都停留在五行一气境,不曾有过变化。」

        陆风直言道:「你姐,她是五行纯木体,实力比之若水,还要强出无数倍。」

        言外之意,于五行纯体的掌控和领会,要远超若水,基于体质,修行也要比常人更容易许多。

        君子依难以置信的啧啧结舌,「雅姐她……她真那么厉害啊?」

        震惊于君子雅实力下,良久,君子依才猛地惊醒过来,惧怕道:「师,师傅,你说雅姐姐在剑墟要杀你?」

        见陆风点头,君子依吓得手都不禁哆嗦了一下,连忙起身,「师傅,我这就回君家去求雅姐姐手下留情,化解你们间的矛盾。」

        陆风拦下君子依,他此番告知,可不是本着要她去调和矛盾的目的来的,再者,他与君子雅之间的恩怨,也不是君子依所能消解得了的,虽说不是死仇,但想到君子雅那时的气愤,彼此间,恐怕比之死仇,还要来的深厚了。

        君子依见状,急道:「师傅,你有所不知,这些年但凡得罪了雅姐姐的,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我要是再不回家求情,她保不准已经再派人来杀你的路上了。」

        陆风平和笑了一声,「放心吧,与她的矛盾我已想好对策,此番去了玄金城,便会去寻她一趟。」

        君子

        依沉默了一会,转而望向陆风,带着几分心酸苦涩道:「师傅,你和我说这些,是怕我帮着雅姐姐来报复你吗?」

        陆风虽不忍君子依此刻满是委屈的模样,但还是耿直的点了点头,「你素来心性淳厚,遇事难往深处考虑,易被你姐所利用……」

        「我不会!」君子依近乎带着哽咽的声音响起,「就算雅姐拿刀逼我,要杀我,我也不会做半丝伤害你的事情!」

        陆风感叹道:「为师又何尝不是不信任你,只是为师对你素来鲜有防备,你姐城府心智又是那般深城,不可不防,若你真遭了你姐的道,怕是会一遭一个准。」

        君子依一愣,本被苦涩委屈占据的心,愕然听得‘信任,、‘素来毫无防备,之词,心窝犹似被打开一般,那些个阴郁情绪瞬间横扫,弯着眉毛嬉笑间抬手朝陆风心口靠去。

        见后者竟真一动不动,突兀得让自己的手掌贴在了心口。

        君子依俏脸顿显欣然之色:「师傅真对我没防备呀,我这手里头要是夹根小针,师傅可就要被重创了呢。」

        陆风温和的笑了笑,也不答话,虽说于君子依鲜有防备,但若后者真有异心,出于对后者的了解,想无声无息的骗过他的感知,也是很难之事。

        告知其与君子雅之间的矛盾,或许更多的还是为了让她心中有着这层心理准备在。

        毕竟,在陆风看来,即使眼下仗着自剑墟内收敛的那些资源,能让君子雅暂时放下仇怨,但绝然抹消不得,反倒可能越积越深。

        君子依感受着陆风心口处衣衫下传来的砰砰跳动,两侧脸颊羞红一闪而逝,略显紧张的缩回了手掌。

        陆风适时开口:「且先出去吧,为师还要于此准备些明日要用的东西。」

        君子依连忙顺势点头,脸上依旧带着几分甜美温红。

        但在转身离开静室的那刹,想到方才的谈话,想到师傅与家姐间的矛盾,神色不禁变得凝重起来。

        心中忐忑犹豫……

        若真有那么一天,自己该如何选择?

        /89/89832/209389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