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艺人邻居在线阅读 - 34.自欺欺人

34.自欺欺人

        而两个小时之后,洗掉身上酒味,同时换了身漂亮的连衣裙,重新梳妆打扮好的裴珠泫纠结的出现在了刘信安家的门口。

        毕竟昨天已经说好了今天她要去看他直播的样子,但醉酒后失态这件事让她此刻着实是不想出现在对方面前。

        但...裴珠泫最讨厌的就是那种说大话的人。

        她当然自己不会成为那样的人。

        所以纠结再三之后,她按下了刘信安家里的门铃。

        一段脚步声之后,大门打开,穿着白色衬衫,卡其色长裤的刘信安出现了。

        这正中自己喜好的爽朗打扮让裴珠泫愣了一下,而后她才仰头,露出了若无其事的笑容。

        “说好了今天来看你直播的,所以我现在过来啦!”

        略微上扬的尾音暴露了她的好心情,刘信安就仿佛是有什么魔力那般,可以让她焦躁不安的心迅速冷却下来。

        她不愿去多想其中的原因,只是固执的认为自己把对方当做至暗时刻的救命稻草。

        即便是现在,她依旧这样自欺欺人的认为着。

        而刘信安嘛,则是单纯的被浅色连衣裙的裴珠泫惊艳到了。

        今天的裴珠泫画了极为精致的妆容,本就偏白的肤色在淡粉色腮红的衬托下异常的白皙,漂亮的长发绑成马尾辫,给人的气质既淡雅却又不失惊艳。

        不过惊艳归惊艳,有件事刘信安有些没太理解。

        “现在?可是我还没直播。”

        裴珠泫脸上的笑容僵住,这家伙有的时候直男到让人无语。

        难不成这人是打算把她拒之门外呗?

        拜托,她都如此装作若无其事了,刘信安千万不要拒绝她啊!不然她会尴尬到死的。

        好在刘信安并不是那种无趣的直男。

        他让开身子,先示意裴珠泫进屋。

        “先进来吧,我也才起来没多久。”

        在生物钟上,裴珠泫不知不觉完成了朝着刘信安同步的趋势...

        依旧是熟悉的客厅,简洁的装潢,黑屏的电视外加茶几上几个昨天吃剩的小吃,无一不在提醒着裴珠泫回忆起自己昨天的丑态。

        她压下内心的羞涩,刻意的别过脸,生怕刘信安发现她脸上羞人的红晕。

        “你已经在吃饭了吗,我还想着今天请你吃饭赔罪来着...”

        这话可让刘信安心中的警钟拉满,他默默地拉开与裴珠泫的距离,十分小心的开口说道:“我下午还要工作...所以现在不能喝酒。”

        这小心翼翼的口吻让裴珠泫人都傻了,愣了有段时间之后,她才皱着小脸,也顾不上脸上的红晕了。

        “我不找你喝酒了!”

        是的,她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在刘信安面前喝酒了。

        虽然跟刘信安一起喝酒聊天,甚至于醉酒后睡在刘信安家是一件让她觉得很舒心很享受的事情。

        但酒醒后带来的那种尴尬想死的感觉,会让她很长一段时间抬不起头来。

        “真的?”

        “嗯!”

        裴珠泫很严肃的回答了刘信安的反问,同时还不忘长叹一口气。

        老实说,实在是太丢人了。

        在舒服跟面子的选择上,她很从心的选择了自己的面子。

        “那你买来的那些烧酒,回头我帮你搬回你家吧。”

        “不!以后你自己喝,我看着你喝。”

        刘信安觉得这丫头着实是有什么大病。

        但看裴珠泫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所以刘信安也只好憋屈的点了点头。

        “一起吃点吗?”

        昨天剩下的菜还剩下不少,刘信安自己吃的话估计要吃到晚上才能吃完,正好裴珠泫现在过来了,他索性邀请道。

        裴珠泫点头,酒的话她是绝对不喝了,但饭还是要吃的。

        “那我去...”

        “我自己拿就好!”她抢在刘信安前面开口,然后很自觉地起身走进刘信安家里的厨房,拿了双筷子以及一会要用到的碗。

        很快,拿好碗筷的裴珠泫又是重新来到沙发上坐好。

        今天穿的是比较长的连衣裙,所以就算是坐在沙发上也不存在走光的可能。

        而今天无比乖巧温和的裴珠泫让习惯了以前那个裴珠泫的刘信安有种说不出的别扭感。

        他安静的扒拉了两口饭,然后抬眼盯着小口吃饭的裴珠泫看。

        这直勾勾的目光让裴珠泫也浑身不自在,她放下筷子,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脸,是妆有问题?

        “怎么了?”

        “你好奇怪啊。”无趣的直男选择了直接问。

        裴珠泫脸上保持着的可爱的笑容有着一瞬间的崩坏。

        她这么老实不就是想洗掉自己在刘信安心里留下的醉酒形象吗!

        她可是女偶像啊!偶像啊!

        居然现在变成了一个每天只知道缠着别人喝酒的女疯子!!

        天啊,要是现在刘信安能失忆就好了。

        “哪里奇怪了?”

        “就给人的感觉很别扭,说不上来。”

        说不上来那就别说!———裴珠泫真的很想就这样回怼一句,但考虑到自己在对方心中可能不剩多少的形象,她还是压抑住了吐槽的心情。

        “我平时就是这样的。”

        她的解释赢得了刘信安一个狐疑的目光。

        好在这个目光没有持续太久,起码是在她发飙之前,刘信安就收回了。

        “看会电视?上次那个电影还没有看完呢。”

        “都行,你几点开始直播?”

        刘信安看了眼时间,算了算之后回答道:“大概五点多吧,今天早播会。”

        直播肯定还是晚上播最好,那时候无论是学生还是上班族都休息了,更有时间看直播。

        但昨天已经说了今天会把昨天欠下的补上,所以刘信安打算今天早点,也就是在国内时间的下午四点开播。

        播的游戏他已经找好了。

        “诶?还那么久吗?”

        现在才一点多钟,距离刘信安计划的时间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还好吧,做做准备什么的,一会就过去了。”

        “准备?什么准备?”

        “设备的调试啊,游戏的调试,我还得熟悉一下游戏呢。”

        “噢...”好吧,裴珠泫听不懂,这是她完全陌生的领域。

        “所以一会可能会把你晾在这里,没关系吧?”

        这点刘信安昨天就已经跟裴珠泫打过预防针了,所以裴珠泫也有心理准备,她笑着摇头,表示着自己并不介意。

        “你忙你的,我自己找事做就行。”

        “那就好,想玩游戏的话什么都可以玩,但别把我存档删了就行。”

        这个世界上刘信安觉得有几件东西是比他性命还重要的。

        一是家人的存在,二就是自己的游戏存档。

        每款游戏的存档都是他的心血,要是丢了一个,他恐怕会难受到两天吃不下饭。

        虽然对游戏不大了解,但她还做不出删别人存档的荒唐事,裴珠泫轻哼一声:“我才不会做这种事,你不要小瞧我。”

        “那真是太感谢了,会把菜丢到外面的裴珠泫小姐。”

        刘信安的打趣让她涨红了小脸,这家伙又在调侃之前她玩游戏时笨手笨脚的样子,真是太过分了!

        ———

        时间很快便是来到了下午五点,刘信安准时开播,但今天他的声音较之于之前开播的时候,多少有些奇怪。

        原因也很简单,此时他直播的工作间里,距离他不到一米的身后,一个好奇打量着房间的漂亮女孩正眼巴巴的看着他的屏幕。

        刘信安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脸皮,这感觉就像是网络小说作者的家人想要让他把自己写的小说分享出来那般尴尬。

        不过好在刘信安终归是专业的主播,在经历了最初的几分钟尴尬之后,他很快便是回到了自己的直播状态。

        开始自然地与弹幕交流,同时沉浸在游戏的世界里。

        而从一开始就被刘信安无视的裴珠泫,此时正一手托腮,笑嘻嘻的打量着刘信安的侧脸。

        她听不懂中文,也看不懂游戏,房间就这么大,能观察的她都观察了。

        所以无聊的她最终将目光落在了面前的刘信安身上。

        很显然,专注在工作上的刘信安并没有察觉到她的目光,所以她欣赏帅哥的目光也就愈发的肆无忌惮了起来。

        跟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没什么差别,帅气的男人也会吸引女人的目光。

        好巧不巧的,刘信安的颜值就很符合裴珠泫的取向。

        对方与她熟悉的本国男人有着截然不同的魅力。

        个子很高的刘信安有一张很俊逸的面孔。

        但跟大多数本国人那种需要靠发型跟氛围配合的帅气不同,现在的刘信安其实并没有刻意的打扮,而是以裴珠泫最熟悉的那种样子坐在电脑前。

        而这同时也证明,刘信安的五官真的是出奇的优越。

        再加上常年健身带来的健康身材,裴珠泫愣是不知不觉看的有些痴了。

        好在刘信安直播的时候是需要说话的,恰巧他控制的角色此时因为一个有些低级的失误原地去世了,懊恼的刘信安惊叫一声,直接将被认真工作的刘信安“魅惑”的裴珠泫从控制状态中唤醒。

        她猛的回神,一只手捂着小脸,另一只手用力的在脸庞扇风,想要驱散脸上的热意。

        这只是吊桥效应!

        对!

        吊桥效应!

        她不可能对这家伙动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