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锦衣乐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 搬家生意两头忙

第一百零一章 搬家生意两头忙

        贾金城皱眉,这样的价钱,便是打了对折,对他来说也是十分昂贵了,要知晓外城那院子一年才二两银子,这里的院子一年算下来便要六两银子,足足翻了三倍,也不是住不起,不过月银全拿去付房租都不够,只怕还要搭上摊子上的收入。

        巩管事见他面有难色便笑道,

        “贾仵作怕是还没问自己的月俸吧?”

        贾金城摇头,

        “初来乍到,不好多问!”

        是牟公子调了自己来的,这是抬举自己,他怎好问月俸?

        巩管事笑道,

        “似贾仵作这类归入的是衙门里的杂役,却是杂役里最高等的,一月可得一两银子……”

        “一两银子……这么多?”

        贾金城大喜,他在五城兵马司也是杂役一类,每月可领三钱银子,这可是翻了不少,巩管事道,

        “这还是按例上的,若是遇上抄家罚没家财之类的事儿,按着规矩,办差的兄弟们留一半,上交一半在衙门里,大人会按着各处的比例分配下来,杂役处虽说是最少的,但发到贾仵作手里多的时候能有好几两,少的时候也有二三钱的……如此算下来,北镇抚司的仵作一年下来少说也有二十两银子……”

        贾金城闻言更是一喜,

        “二十两银子!”

        “嗯!”

        巩管事笑眯眯道,

        “所以一年六两银子的宅子,贾仵作尽管住,若是还想一家人住得好些,那些八两、十两的也可以租嘛!”

        贾金城听了连连摆手,

        “不必了,不必了,我家里人口少,有一间小院便足矣!”

        当下众人便坐着马车去瞧了院子,有三间院子,布局都差不多,位置有些不同,一间在胡同尾,一间在胡同中间带了井的,一间离正街极近,买东西十分方便,贾金城有些犹豫不定,贾尤传却是瞧上那离正街近的,方便他随时出门溜达,正闹着贾金城那那离正街近的,

        “爹……”

        贾四莲拉了贾金城的袖子悄声道,

        “我们家还要接着摆摊儿呢,我瞧着这胡同尾的不错……”

        宅子就在胡同尾,后头再没有人家,在墙上开道门,就在外头搭上一间棚子,便可以卖面了!

        贾金城想了想,

        “也不知生意能不能做起来……”

        那条胡同出去又一条大胡同,大胡同里已经有好几间食肆了,还有茶楼等,他们的摊儿摆在最里头,也不知有没有生意?

        贾四莲倒是信心十足,

        “我们家的面在外城卖了多少年,靠的就是味儿好,量也足,这内城里也不都是有钱人,想来挪了地儿,初时生意不会太好,但慢慢做,总是会做出名声的……”

        贾金城想了想点头道,

        “好,就依你!”

        于是定下了那洗脚胡同尾的那间院子,巩管事领着贾金城进去写了租契,一式两分,各自收好,巩管事道,

        “贾仵作这几日便可收拾着搬家了,早些搬来,早些办差!”

        贾金城连连点头,

        “巩管事说的极是!”

        这北镇抚司衙门如此好,自己进来之后,自然是要好好办差,在上官面前好好露一手,也不能给牟公子丢脸不是?

        当下对巩管事再三谢过,坐了马车回家,就开始在家里心收拾,因着舍不得外头的生意,能做几天便是几天,所以白日里贾家三姐妹都仍是卖面,晚上回家再收拾,而向氏与贾尤传根本不搭手,贾金城更是甩手掌柜。

        又贾家要搬去内城的事儿很快传开,街坊四邻闻听都来打听,向氏忙着四处同人炫耀,贾金城也要与这边的同僚告别,每日里饭局不断,贾尤传也是忙着同自家那些狐朋狗友显摆自家在内城的宅子,于是更加不管了。

        搬家的事儿便落在了姐妹三人身上,又因着舍不得银子,那面摊能卖一天是一天,所以姐妹三人只能白日里摆摊,夜里收拾,实在辛苦,不过好在只有几天,又想着以后搬去了内城那宅子,就在家门外摆摊儿,不用担来担去,也可以多睡一会儿,五莲与六莲那是浑身有劲儿,即便晚上只能睡上两个时辰,每日起身也是精神奕奕的。

        如此终于等到了九月二十八,这是贾金城专请人算的日子,辰时三刻,贾金城亲自锁上了院子的门,坐上了马车,便在一众邻居羡慕嫉妒的目光之中,带着全副家当和一家老少奔往内城而去。

        一路之上向氏与几个孩子都是兴致勃勃的撩了车帘看窗外的景色,他们虽说是京城人,但每日里为生计忙碌,却是少有来内城,今日坐在马车之上看着外头人来人往的街面,又两旁鳞次栉比的铺面,只觉比起外城那是更加热闹繁华,来往的人身上穿的衣衫也是华贵不少,便是那挑着担子走过的小贩,看着都要比外城那些灰头土脸的贩夫走卒精神许多。

        突然向氏想起了一事问道,

        “他爹,我们那院子租的日子还未到,你可是要问那赖房东退房租?”

        贾金城不动声色应道,

        “这事儿我会去办的……”

        向氏点头,

        “让他退些银子回来,我们手里也宽裕一些……这搬家可是要花不少银子的!”

        贾金城点头,看了贾四莲一眼,父女二人早已商议好了,将那院子先空上一阵子,寻着了可靠的人再将院子租出去。

        马车摇摇晃晃到了洗脚胡同,一家人到了新院子前头,向氏与五莲、六莲没有见过新院子,待得贾金城打开院门,三人抢在前头,先进去四下观瞧。

        这院子论起大小跟贾家在外城的院子差不多,不过收拾的更加干净整洁,各间里头家具齐全,五莲与六莲跑进厢房里瞧见里头的床,不由欢呼一声,

        “四姐,我们有床睡了!”

        说罢出来拉着贾四莲进去瞧,

        “这床这么宽敞,睡我们三个足够了……”

        又指了角落处的柜子,

        “这柜子也大,我们的衣裳全都放的下……”

        贾四莲点头,

        “前头我同爹说过了,还要买两个柜子,我们一人一个……”

        两个妹妹大喜,

        “我要用新的……”

        “我也要用新……”

        “都依你们,待明儿上街,你们自己选去……”

        五莲与六莲立时欢呼起来。

        接下来的几日,一家人都忙着收拾新家,贾四莲趁着出去添置新家什的机会,将这帽儿胡同周围逛了个遍,发觉附近衙门不少,衙门多了,做生意的商铺却是少了,最热闹的市集在离此处两条街之外,若是在洗脚胡同摆摊儿卖面,这附近的街面便显得有些冷清。

        贾金城有些后悔,

        “早知晓要那离街面近的院子了!”

        贾四莲应道,

        “爹不必担心,我倒是瞧着洗脚胡同好,我们做吃食的,就是做那老主顾,这帽儿胡同附近虽说人流不多,但来往的都是官爷,那些官爷们出行,前呼后拥,有不少的下人侍卫随从等,官爷们三餐吃衙门,又或是家里有人专送,这些下人可没人管三餐,说不得以后便是在我们的小摊上吃面了!”

        这些人兜里有银子,但也是要养家糊口的,能省一个是一个,偶尔下趟馆子可以,平日里只怕还是他们这种又便宜又饱肚子的面摊为首选。

        “所以……爹,只要我们把名声做出去,以后生意必会大好的!”

        又有这些大人们的随从们,虽自己是下人,但总归出身大宅门里,自诩有些身份,必是不屑去那集市上的小摊同贩夫走卒挤在一处吃面,而那洗脚胡同尾清静,只要味道好,价钱便宜,以后说不得能成为这帮子人的一处聚汇之所,贾家就可以专做他们的生意了。

        贾四莲将自己这番思量同贾金城一讲,贾金城连连点头,

        “我们家四莲果然是这家里最聪明的女儿!”

        怪不得牟公子能瞧上四莲,凭着我们家四莲这脑子,以后便是进了牟府,就是做个妾室在当家主母的手下也必是不会吃亏的。

        “不过……爹,我们怕是要花些银子把摊上的桌椅全数换了……”

        贾家以前用的那些桌椅已经老旧,上头满是油渍,内城的人怕是瞧不上的,客人嫌不干净,如何能上门?

        贾金城点头,

        “我手里还有些银子,明日给你一两,你尽去挑就是了!”

        面摊上用的桌椅不讲究式样雕工,只要结实耐用便是,不过为了省几个铜板儿,贾四莲带着两个妹妹还是跑了好几家家俱铺子,挑了大半日,才挑到了合心意的,这厢叫人用马车拉回家来,向氏见了连连咒骂,

        “你个败家的玩意儿,原来的那些怎得就用不了,还要花银子买新的,你当你进了内城就成千金大小姐了,旧的怎就用不了了,是不是还要买几个丫头伺候你啊!”

        贾四莲对向氏的骂声充耳不闻,指挥着人将东西卸下来,付了银子打发走人后,便招呼了两个妹妹把桌椅擦洗干净,又挑那有不平整带了毛刺儿的地方,想法子打磨一番,因着图便宜,她买的这些桌椅虽说结实,却都是做工粗糙,打理毛糙的,拿回家后还要自己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