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锦衣乐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笑娶哭嫁姐妹分

第七十五章 笑娶哭嫁姐妹分

        众人默然不语,家里的小辈的女儿们早已习惯,家里视男儿如金玉,视女儿如草芥了,向枝喝了一口寡淡的鸡汤,悄悄对三莲道,

        “你可算是要熬到头了,没有多久便要嫁出去了!”

        向枝与四莲同岁,今年有十一了,还要熬上两年才能出嫁,向家的女子在这样的家里长大后,便分做了两种,一种如向氏一般,一辈子都受了老娘挟持,一辈子都要为着娘家打算,便是身在婆家,却还要想方设法往娘家搬东西。还有一种便是如三莲、四莲这种,忍着忍着,就等着长大了有一日嫁出去了,便如鸟儿离了笼,犯人逃了狱一般,从此再也不回头了!

        三莲想起今儿那傻子,脸上带着一丝微笑,拍了拍她的手以表鼓励,

        “你也没有多久了,再等两年吧……”

        喝完了汤,三莲与四莲便跟着向枝去里屋,与向家的姐妹们挤在一处睡。

        家里孩子多,屋子少,向家的女孩子同贾家的女儿一般,都是挤在一处睡地上的,幸得此时夜里还是寒冷,人挤得多些,虽说翻身困难,却是暖和。

        一帮子小丫头也是真累了,倒下去便听得有人打起了鼾,只刚睡了一会儿,外头天便亮了,她们又被叫了起来,在后厨忙碌着预备着今儿的宴席。

        话说向家虽穷,但娶媳妇倒也是十分讲究的,尤其这是向家长子嫡孙向富娶媳妇,向家二老那更是十二分的看重,将这么些年扣扣抠抠,存起来的银子拿出来,置办的饭菜瞧着倒也体面,又叫了不少亲戚朋友,请了大家伙儿都来热闹。

        待得辰时,第一波客人就到了,向老太换了衣裳和向大媳妇出去招呼,前头便热闹起来了,三莲与四莲跟着众人还是在后面忙忙碌碌,她们一早上只吃了一碗清粥,一块白面饼子,还未到午时便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二人没法子只得借着入厕的功夫,将前头藏在怀里的饼就着臭味儿给吃了,之后向氏带着五莲与六莲还有贾尤传到了。

        向氏回了娘家,那也只有在后头出力的份儿,贾家人除了贾尤传在外头疯玩儿,向氏与五莲、六莲也来厨间帮手了,

        五莲悄悄过来拉了拉四莲的袖子,递过来一块糖,

        “四姐,给你……”

        四莲大喜接过来问,

        “你哪儿来的?”

        五莲应道,

        “刚才进来时,在桌上顺的……”

        又指了指六莲,

        “六妹也有……”

        六莲道,

        “我刚给三姐了!”

        四莲把那块含在糖里,用口水化开了,总算是有甜水下肚才觉得肚子里饥火熄了些,如此再忙到了天色黄昏,新娘子总算是进了门。

        外头吹吹打打的闹了起来,众人都到外头去瞧,贾家姐妹几个也跟着跑了出去,大红的花轿由四个轿夫抬着,打扮的一身喜气的喜婆在前头走着,引着花轿到了门前,

        “落轿!”

        轿子落下,新衣新帽胸前佩花的向富下了马,被众人簇拥着过来,掀开轿帘伸手将新娘子牵了出来,新娘子又由喜婆搀扶着进了家门,二人并排往那正堂而去,四莲挤在人群之中一面看,一面回头笑三莲,

        “三姐还不快挤到前头瞧瞧,再没几日便是你成亲了,你也是要这样走一遭的……”

        三莲脸上飞起两抹红云,果然凑过去看,看着二人如何拜天拜地拜父母,又如何将新娘子送入了洞房中,女眷们又一起到后头看新娘子。

        盖头挑开之后,露出新娘子的一张脸来,这位新嫁娘姓孙,生的脸儿圆圆,眉儿弯弯,倒是有福气的相貌,众人纷纷夸赞,向富也是一派心满意足,春风得意的样子。

        之后新郎倌儿出去了,新娘子便与众人认亲,这个说是婶娘,那个说是伯母,这个说是表妹,那个说是堂姐,一大屋子人七嘴八舌也不晓得新娘子到底记住了几个!

        四莲转头对三莲悄声道,

        “瞧见没有,记不住没关系,你就像她一样,坐在那处点头笑就好了!”

        三莲点了点头,

        “亲戚多了确实记不住呀!”

        别说是刚入门的新娘子便是她们这样家里长大的女儿,有时也会将家里不常见的亲戚认错。

        众人看了一会新娘子,便各自散去,有去前头吃席的,有去后头帮手的,婚宴一直闹到了后半夜,众宾客都吃的差不多了,四莲她们才得了一顿残羹剩饭,不过这时节,她们早已饿的双眼发花了,能有吃的便不错了,自然不会挑剔的!

        吃罢了饭,再收拾完,天色已经蒙蒙亮了,向氏这才招呼着儿女们回家去,而贾金城昨儿过来吃了席,却是早就带着贾尤传回去了,这时节估摸都已经起身去衙门了!

        待一家子回到城北家中,已是快要晌午了,向氏回到家中倒头就睡,女儿们也撑不住了,都回屋睡了,直到晚上贾金城下衙回家,众人才起身,如此向富的婚事总算是过了。

        这眼见着三莲便要出嫁了,向氏总算是为女儿着想了一回,也是张罗着去街面上扯了些布料,回来做衣裳,又让姐妹几个帮着绣枕头、喜被之类的,贾家女子的绣功都上不得台面,不过好在三莲也不挑,能有已是不错,倒也不计较姐妹们手艺粗糙。

        如此忙碌到了二月初十,贾家嫁女儿没有向家娶媳妇热闹,只简单宴请了几桌,却是向氏娘家人便占了三桌,又街坊四邻请了两桌,再有贾金城衙门里的同僚来了两桌,便已是将院里院外占得满满当当了。

        王家的花轿吹吹打打过来时,因着贾尤传年纪还小,又生的瘦小,背不动三莲,便由向贵背着三莲上了花轿,向氏与贾金城一派喜气洋洋送出女儿出了门子,四莲与五莲、六莲却是哭得稀哩哗啦,四莲隔了轿帘拉了三莲的手,

        “三姐……三姐,你……你一定要好好的……”

        三莲在轿中也是泪如雨下,

        “四妹……你同五妹、六妹她们也要……也要好好的……”

        在家时厌恶这家里,恨不能肋生双翼飞出去再也不回来,可临到离开这一日,才知晓自己生于此,长于此,苦在它,乐也在它,自进了这花轿起,从今往后,便离了父母,离了姐妹兄弟,去往那未知的生活,从此后百年喜乐便由他人,从此后娘家婆家亦不知自己是哪家人了!

        三莲哭得脸上的胭脂都花了,那喜婆在一旁见了忙拉开四莲道,

        “哎哟哟!我的亲家小姐哟!再是舍不得也要让你姐姐出门子了,误了良辰吉时便不好了!”

        这厢连连吩咐起轿,四莲在后头看着那高大的傻愣男子坐在马上傻笑,被人牵着马走在前头,身后抬着三姐的花轿渐行渐远,她追了几步,

        “三姐!”

        一片喧嚣之中她叫了一声,轿子里的三莲隐隐听见回头去看,眼前一片大红喜色,再也瞧不见妹妹们,再也瞧不见杨花胡同,从此之后姐妹们便是两家人了!

        三莲出了嫁,姐妹们住的屋子又空了些,只莫名的觉得有些冷了,夜里四莲与五莲、六莲挤在一处睡,五莲问四莲,

        “四姐,也不知三姐在那王家过的好不好?”

        四莲想起那傻子,暗暗叹了一口气,

        “再等两日三姐回门,我们便知晓了!”

        六莲却是一脸的憧憬,

        “四姐,我也想嫁人了!”

        五莲却不想,

        “我不要嫁人,嫁人有甚么好,前头表嫂的事儿你们没有听说么?”

        这事儿说起来还有话讲……

        五莲说的表嫂便是向富的妻子孙氏,孙氏嫁了向富,三朝回门的时候,小夫妻带回去的东西少了,岳父母当时就给了向富没脸,向富自小在家里受宠长大,如何受得了这样的气,回到家中就打了孙氏一顿,孙氏回娘家哭诉,孙家一家子男丁都跑到向家来理论,与向家人一言不合,那是大打出手,乒乒乓乓好一顿打。

        向家被孙家人砸的稀烂,之后向老太哭来抢地的跑来贾家,要叫自己衙门里的女婿帮忙教训孙家,被贾金城不咸不淡的顶了回去,

        “岳母,我不过只是衙门里的一个仵作,这种亲家打亲家的事儿,便是上了堂,大老爷也只是各打五十大板的!”

        向老太气的不成,骂贾金城,

        “我真是白把女儿嫁给你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贾金城冷冷一笑道,

        “正好,贾某也悔不当初,即是岳母同我想得一样,不如便将她领回去吧!”

        向老太闻言哭得更凶了,拿女婿没法子,转头给了向氏一巴掌,

        “我把你个没出息的东西,你为他生儿育女,为他操持家务,这么多年了,你就没落个好,你瞧瞧他……现下嫌你人老珠黄,要赶你回娘家了!”

        向氏夹在当中,两头受气,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当下是大腿一拍,哭哭啼啼的就要寻绳子上吊,贾金城却是岿然不动,冷眼看着她们母女二人闹腾,女儿们将向氏拦下,向氏见状跳起来又要撞墙,五莲还想去拉,却被四莲和六莲暗中拉住了衣角,贾尤传根本躲在屋子里没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