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主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承认声音大了点

第四十四章 承认声音大了点

        带娃就带娃。

        有什么办法呢?

        谁让他们二人,一个是他大师兄,一个是他陆师姐呢?

        刘营认命的对彭淼道:“师妹,师兄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哦。”

        话虽如此说,可彭淼分明从他眼里,看出了游戏的心态。

        她也不强求,待会她总有办法,让他使出几分实力。

        不多会,来到试剑台,这是剑冢弟子平日里切磋用的擂台。

        擂台上,遍布剑痕,剑意充斥在每一个角落。

        两人分站两头,下方张宣白和陆盈浅如同一对璧人,一个少年英雄,一个天才丹师。既是郎才女貌,又是强强联合。

        许多剑冢的弟子,和过来找队友的其他峰弟子,见二人同时出现在观战台,立刻也都好奇的围过来。

        “什么情况?那位小师妹不是来找队友的吗?”

        “找队友,顺便玩玩,不是很正常?”

        “也是,刘师兄分明在哄小孩玩。”

        “真羡慕这位小师妹,刚入宗门,就能跟陆师姐和张师兄关系那么好。我瞧见,她是陆师姐亲自带来的呢。”

        “肯定又是无尘峰的小天才了。”

        大部分人没见过彭淼,在不知她名字的情况下,理所当然的猜测她是无尘峰的弟子。

        此时,试剑台上,彭淼拱手道:“师兄,请。”

        “师妹年纪小,你先请。”刘营虽然是陪玩的心态,但为了能让小孩能有个好的体验感,装得还真有那么回事的感觉。

        彭淼也不客气,无穷剑诀运转,与此同时,镇涛剑祭出。长剑挥动,剑芒道道,破空而去,直逼刘营面门。

        觉得自己在带娃的刘营,一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瞳孔一缩,神情严肃起来,身体快速侧开,然后冲观战台上的陆盈浅喊道:“师姐,你哪里找来的小孩?手里竟然有灵器!我都没有!”

        一道剑芒被他躲过,然而……

        一把水灵气凝成的长剑,泛着寒光,剑鸣冲天,朝他眉心刺去。

        速度之快,眨眼便到。

        刘营:“!!!!”

        这是什么剑术?

        水凝剑?

        不可能!

        水灵根的剑修他见过,不可能在练气后期,就能凝出如此威力的水剑!

        “铮!”

        “铮铮!”

        水剑与手中的镇涛剑相呼应,剑鸣充斥在整个试剑台。

        刘营没防着,此时水剑顷刻间便能洞穿他的眉心,他没有办法,不得不祭出手里的玄品甲等符!

        符分黄品、玄品、地品、天品、仙符、神符。

        其中每个等级里,又分甲乙丙丁。而甲等,无疑是最好的。

        刘营祭出的玄品甲等符,化作一个巨大的盾牌,挡住了彭淼的水剑。

        “铮!”

        又一声剑鸣声响,水剑散去,巨大的震力,震得刘营后退了两步。

        他身前的符盾,也很快消散,化作一张普通的纸,落在脚下。

        “我的符……我省吃俭用,攒了三个月灵币买的……”他肉痛的哀嚎。

        “师兄,对不住。”彭淼歉意道。

        刘营只恨自己轻敌了!

        他捡起化为凡品的纸,扔进储物袋里,然后冲彭淼道:“师妹,你不用说对不起,是我太草率了。这一次,师兄真的不会留手了,你小心。”

        “师兄放心,我也不会留手。”彭淼深吸一口气,神情坚毅而专注。

        观战的张宣白和陆盈浅,对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

        其他围观的弟子,个个呆若木鸡,直到彭淼和刘营再次动手,他才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后,立刻爆发了激烈的讨论。

        “那一剑,我肯定是接不住的!最主要的是,我没有玄品甲等符!”

        “没想到这么小的娃娃,这么厉害!不愧是天才弟子。”

        “她还没自己的队友吧?我承认,刚才嫌弃她年纪小的声音大了一点!现在去道歉,还来得及吗?”

        试剑台。

        刘营祭出两把短剑,一手一剑,目光冷峻,再也不敢将彭淼当真正的小娃娃看待了。

        只见他挥动双剑,剑芒道道,朝彭淼斩去。

        彭淼更加不敢轻敌。她运转无穷剑,灵力汇聚于手中镇涛剑之上,无数水灵气奔涌而来,将镇涛剑包裹。

        下一刻,水打浮萍的声音传来。

        紧接着,那声音越来越大,竟似海浪涛涛。

        剑芒斩来,彭淼挥动镇涛剑,一道如海浪卷去的剑气,破空而出。

        “铮!”

        剑气将斩来的剑芒,一分为二,消于无形。

        而彭淼的剑气,还未消散,直奔刘营的面门。

        刘营心里直想骂娘,同时羡慕不已,有灵器就是好!

        他这两把破法器,哪里敌得过?

        电光火石之间,他朝旁边滚去,堪堪躲过了那势不可挡的剑气。

        “轰!”

        剑气在试剑台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剑痕。

        此时,观战台,又沸腾了。

        “竟然能在试剑台留下剑痕!这位师妹手里的剑,不简单!”

        “她是谁的弟子来着?真的是无尘峰的小丹师吗?丹师何时有如此战力了?”

        “我刚才听陆师姐跟张师兄说,她是天南峰的。”一名小弟子,弱弱道。

        “什么?她就是追着妖兽满山跑的野孩子?”

        “颚……注意你的用词!天南峰只是更加的道法自然而已,怎么能说人家是野孩子呢?山野归山野,不能说人野啊。”

        很快,彭淼的来历在观战台传开,嫌弃过彭淼年纪小的弟子,纷纷悔不当初。

        试剑台上,彭淼将镇涛剑收回储物袋,赤手空拳朝刘营冲去。

        刘营整个人都傻了。

        什么?

        竟然收了她最大的依仗?

        这是在侮辱他吗?

        是吧!

        刘营战意一下飙升,他也收了双剑。挥舞着拳头,“啊!”的大喊一声,朝彭淼冲去。

        冲到一半,刘营发现彭淼太矮,马上改用腿。

        “嘭!”

        “啊!”

        刘营踢过去的腿,被彭淼一拳,差点打折,逼得他连连后退。

        彭淼看了眼自己的拳头,还是不够强。

        妖修觉醒期,相当于人族筑基期,若是妖修挥这一拳,刘营的腿怕是要折!

        她还是弱了。

        刘营被打了一拳的腿,此时麻得有些站不稳,他看妖孽一般看着彭淼,“这是哪里来的小孩?肉身也太强了吧!都快比得上妖族了!”

        “师弟,你输了。”张宣白出言打断了这场切磋。

        彭淼闻言,也不纠缠,她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张玄品甲等防御符,走向刘营。

        刘营见她朝自己走来,有些犯怵的后退两步,“不打了不打了。”

        “师兄,多谢你与我切磋。”彭淼笑盈盈的拱手道。

        刘营见她果真不打了,这才稍微放心些。

        彭淼又靠近几步,拉过他的手,将玄品符塞进他手里,然后转身下了试剑台。

        玄品符是父亲母亲留的,筑基期的修士,大部分都用玄品符,也只能练出玄品符。

        刘营愣愣的看着手里的玄品符,呢喃道:“难道独苗都这么富有?我这老六,委实穷啊!”

        在他们眼里,默认彭淼是独苗;也默认她所有东西,都是玄珩给的。

        作为天南峰的独苗苗,那肯定是富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