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主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这是什么?

第二十一章 这是什么?

        “是是是。”陈锦遐听着孙女的话,高兴的点头应下。

        但出门时,她还是跟着了。

        彭淼无奈,知道劝不住,只能闭嘴不言了。

        来到付家门前时,付家已是兵朋满座,热闹非凡。

        陈锦遐牵着孙女的手要上门,迎客的付家人一眼便认出了祖孙两人。

        “请老夫人出示请柬。”迎客的付家人故意道。

        陈锦遐颇具气势的撩眼看去,冷哼道:“付盛权,你还没资格拦老身的路。”

        话说罢,陈锦遐手一甩,推开了拦路要请柬的付盛权,堂而皇之的带人闯进了付家。

        “彭老夫……”付盛权还想拦,付家家主出现了。

        付家家主付泽茂,扬声打断儿子付盛权的话,“彭老夫人能亲自登门,怎能如此无礼?”

        说罢冲陈锦遐笑道:“老夫人,犬子一介武夫,不懂礼数,还请海涵。”

        “韫泽若还在,见老夫人能放下成见,亲自登我付家的门,定然是高兴的。”

        “付泽茂,你不配提我儿子!”陈锦遐冷冷扫了他一眼,还想再说什么,彭淼扯了扯她衣角,到嘴边的话,憋屈的忍住了。

        付泽茂一副大人大量模样,笑哈哈的,“老夫人,不管怎么样,您能亲自登门贺寿,我很高兴。里边请。“

        陈锦遐不知孙女要做什么,但她相信孙女,便没再多说什么,甩袖进了内院。

        这边闹出不小动静,许多人都在窃窃私语。

        “那不是彭家祖孙吗?她们来做什么?”

        “谁知道呢,这两丧门星。”

        听到丧门星三个字,陈锦遐忍不住。

        说她可以,说她孙女,她万万不能答应!

        “周氏,你说谁是丧门星?”她厉声质问道。

        那与人窃窃私语的周氏,被点名,没了面子,瞬间也炸了。

        她豁然站起,怒道:“说你!还有你那孙女!你嫁给彭老太爷,生了个废物儿子!这还不丧门星?彭老太爷走后,你掌家,现在整个彭家,被你闹得鸡飞狗跳。你不是丧门星,谁是丧门星?”

        “在你自己家当丧门星还不安分,跑来我们付家撒野!我奉劝你一句,在付家,可不吃你倚老卖老那一套!”

        周氏是付家的媳妇,有付家撑腰,越说越起劲。

        “好好一个彭家,被你这个丧门星害得,成了整个京城的笑柄。”

        “丧门星!彭老太爷娶了你,简直到八辈子血霉。你就是个祸害!你这个孙女跟着你,也不是个好东西。以后啊,怕是只能配个癞蛤蟆了。”

        “哈哈哈。”

        与付家交好的老爷夫人们,闻言哈哈大笑起来。

        “恐怕癞蛤蟆都不肯娶,哈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笑得肆无忌惮。

        彭淼望着这些人,一一记住他们的脸。她倒要看看,一会这些人还笑不笑得出口。

        宗世安见众人肆无忌惮的取消和嘲讽,气愤极了。

        他挡在彭淼面前,义愤填膺的大声道:“你们不能这么对淼淼和她祖母!你们太过分了!尊老爱幼懂不懂?!”

        “宗家小公子,你莫要被这对祖孙骗了。”周氏道,她说罢伸手要拉宗世安走。

        宗世安冷哼一声,避开她的手,拉着彭淼的手道:“淼淼妹妹,我带你去见我祖母!”

        话音落下,宗沅的夫人宗柳氏闻声赶来。

        她是紧赶慢赶,赶着过来相救的,跑得额头都起了汗。

        “老夫人,可算是等到您了。快,这边请。”宗柳氏无比尊敬的过来请。

        众人见首辅大人的夫人都如此礼敬陈锦遐,便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只是,周氏仍旧不满的嘀咕道:“以为找了宗家做靠山,彭家就不是京城的笑话了?”

        彭淼被宗世安带离人群,她小声问:“能带我去如厕吗?我内急。”

        “拿恭桶来,我淼淼妹妹要出恭。”宗世安吩咐道。

        他身后伺候的丫鬟们,不敢怠慢,立刻便去办了。

        很快,彭淼被安排进一个偏房里。

        宗世安在门外守着,谁来了都不许进。

        陈锦遐被宗柳氏拉到远处亭子坐下,能远远的望着这边。

        彭淼进入偏房后,关上门,开始侧耳倾听。

        无数繁杂的声音入耳,这些繁杂的声音,几乎都是在讨论她和陈锦遐的。

        她摒弃掉这些声音,听了半响,终于判断出付家家主书房此时无人。

        确定无人后,她默念一句:“付家家主书房。”

        下一刻,她人出现在付家家主的书房内。

        根据史书里记载,付泽茂与权臣周万和勾结,两人排除异己,害死了不少忠臣良将。

        付泽茂是武将,周万和是文臣,两人一文一武,文的出主意,武的负责要人命。

        两人看似在一条贼船上,但也相互提防。

        付泽茂担心周万和卸磨杀驴,将与周万和来往的书信,全部藏在书房书案下的密室里。

        前世宗世安正是找到了那些书信,才将两人定罪。

        彭淼掌心灵力汇聚,以灵力探索,很快便找到了密室入口。

        她打开密室,两排架子映入眼帘。架子上,密密麻麻,摆着许多书信和脏物。

        彭淼用储物袋一收,将东西全部收走,然后关了密室门,传送回到偏房。

        回到偏房后,她不想耽搁,立刻打开门,将宗世安拉了进去。

        “淼淼妹妹,你你你……”

        宗世安害羞得捂住眼睛,“于礼不合……于礼不合……”

        “世安哥哥,你看这个。”彭淼将东西全部倒出来,“这是什么啊?”

        “啊?”宗世安懵了。

        他挪开手,震惊的看着一地的书信和赃物,还有账本,久久说不出话来。

        “世安哥哥,我进来就发现了这些……”彭淼脸不红心不跳的,睁眼说着瞎话。

        宗世安可不是普通小孩子,他立刻觉察出不对来,小脸凝重,“淼淼妹妹,你呆在这里,哪儿也别去。这件事,我会处理。”

        彭淼装作不懂,故意问道:“为什么啊?”

        “别问。听话,在这里呆着。我去去就回。”

        宗世安快速的在一堆信里,抽了几封塞进怀中,神情沉重的转身出了门。

        出门后,他严厉吩咐道:“守着这里!淼淼妹妹脏了衣裳,我去给她取干净的来换。记住,任何人来了,都不许开这道门!付家的人也不行!”

        “是!”门外侍卫难得见公子这般严肃,哪里敢懈怠?

        彭淼倾耳听着,一路听到宗世安找到他爹,偷偷将信塞进他爹手里。

        然后,宗世安的父亲很快便离开了。

        宗世安送了信,没有耽搁,马不停蹄的回来守着偏房。

        “宗世安,听说你在这里守着彭家那丧门星?”

        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是付家的嫡出公子——付鑫燃。

        他气势汹汹的过来质问,显然是很不爽彭淼这个人。

        宗世安瞄了眼付鑫燃,“是又如何?我淼淼妹妹被你那无礼的娘,冒犯哭了!你还来这里做什么?”

        付鑫燃听宗世安竟还帮着彭淼,立刻就不乐意了,“宗世安!你也是堂堂首辅家的公子,怎么能跟彭家那种丧门星混在一起?她在里面是不是?”

        “关你何事?”宗世安小脸抬,冷傲的挡在门前。

        付鑫燃也是被娇养着长大的,哪里受得了这气,立刻便对身边的下人道:“给我撞开门!我们家不欢迎这丧门星,给本公子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