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主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灵府空间

第十八章 灵府空间

        彭淼一口气说了许多,说罢有些口干舌燥。

        陈锦遐心里暖暖的,孙女护她呢。

        她不能再不分是非的心善了。

        顿时,她神情一正,语气冰冷的道:“按着李氏的嫁妆,补偿她五成。四房所有人,逐出彭府。下人发放三个月月例,一并放出去。”

        “把这些证据交由官府查探究竟。”

        “是。”裴檀领命。

        今日办差的官兵们,惊呆了。没想到来彭家办差,能看这么一出大戏。

        不过……

        彭老夫人出手是真大方啊。

        李氏被彭淼怼得哑口无言,不敢再说什么,抽泣着谢了陈锦遐,转身跑出去了。

        处理了四房,陈锦遐的目光落在三房和二房几人身上。

        “二房,下毒弑杀嫡母!大逆不孝!国法不容!二房一脉逐出彭氏族谱,首犯交由衙门处置。”

        森然的语气,不容置疑。

        话音落下,一名宗沅派来的官员,立刻吩咐官兵押人。

        彭二和方春妍想求情都来不及,嘴巴直接被堵住了。

        “母亲!”

        彭三真的慌了,他跪爬到陈锦遐面前,“母亲,儿子以后不敢再犯浑了!请您给儿子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

        “母亲,儿媳知错了……”

        夫妻二人开始痛哭流涕的求情,一副真的悔过模样。

        彭淼担心祖母心软,扯了扯她的衣袖。

        陈锦遐握住孙女的手,她此刻心里百感交集。想起过往受过的所有委屈,那时彭老太爷对她的不尊重,冷待,刻薄……

        他的小妾们,明里暗里给她委屈受。

        小妾们的儿子,明里暗里欺负她儿子。

        彭老太爷死后,也不是没想过让这些人付出代价,只是她不如那些妾室恶毒,下不去手……

        “是彭家的,找回来;不是彭家的,逐出门去。”她沉默了片刻,才肃然道,“老三,老三媳妇,你们做出这等家法不容之事,京城彭家容不得你们了。你们回乡去吧,老家的田地和老宅,归你们。至于其他的,想都别想!”

        “母亲……”彭三不甘心。

        好不容易成了彭家硕果仅存的男丁,他怎么甘心离开京城?

        逐出家门两个兄弟,他难道不是那个继承家业的?

        老家那点产业,如何能与京城相比?

        更何况,几年前,爹在世时,还卖了大半……

        “你若不愿,便也不要在彭氏族谱上呆了。”陈锦遐冷声呵斥,“你爹死后,本便没给你们留什么家业。这些年,吃的用的,哪一样不是我的嫁妆补贴?你若不服,可以去官府告我。”

        见陈锦遐主意已定,彭三知道自己继承家业没戏了,便摇摇头道:“不敢不敢。”

        他也怕被逐出家门,毕竟老家还有田地和宅子,总比一无所有,被扫地出门的好。

        “下去吧,乏了。”

        陈锦遐长叹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与办差的官爷们打个招呼,便回后院了。

        “祖母,别难过,淼淼永远陪着祖母。”彭淼牵住祖母的手,灵力顺着她的经脉,没入陈锦遐体内,为她疏通经络,驱散郁结。

        感受到一股舒适的力量在体内游走,陈锦遐一惊,她低头望向孙女,“这是?”

        “祖母,咱们去石室。”彭淼笑道。

        她此时已洞悉祖母的身体状况,因年过七十,许多机能已衰退,甚至快要不能用过了。

        不过,还有救。

        慢慢调理,身体总会越来越好的。

        祖孙二人来到石室,彭淼拉陈锦遐坐下,“祖母,我日后每日,都用灵力给您疏通一遍经络。”

        “会不会太辛苦?”陈锦遐问,她可舍不得孙女太辛苦。

        彭淼摇摇头,“不辛苦。”

        “祖母,爹爹和娘亲留下的那些丹药,您也可以吃,强身健体。”

        彭淼说罢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瓶培元丹,这是炼气期的修士用来固本培元的。凡人也能用,只不过不能一下子吃一整颗,会爆体而亡。

        “不用不用。”陈锦遐连连摆手,“你爹娘留给你的,说明你用得到。用在祖母身上,岂不是浪费?”

        “您说的什么话?”彭淼无奈失笑,“孙女也用不上……那个测灵根的叔叔说,丹药要少吃,会依赖。所以,孙女要一步步,基础夯实的修炼。”

        “真的?”陈锦遐半信半疑。

        彭淼说话间,刮了些丹药粉末进水杯里,又凝了一股水将丹药粉末冲开,然后递到陈锦遐面前,“祖母,玄珩长老不知何时就过来了,您得赶紧养养身体。不然,这长途跋涉的,孙女不放心。”

        “好!”

        说到长途跋涉,陈锦遐自然也担心自己成为孙女的累赘,立刻便喝了。

        一杯水下肚,陈锦遐感觉到通体舒畅。身体那些老朽的细胞,都在焕发着生机。

        积年的杂质,一点点被排出来,身体很快便臭烘烘的了。

        彭淼退出石室,去书房寻了笔墨纸砚,写了个药浴的方子,交给丫鬟去买药材。

        这药浴方子是罗清雪觉得鸡肋,随便扔给她的。对修行者来说,确实作用甚微,但对于凡人而言,是最顶级的药方了。

        每一味药,在凡间的药铺,都能买到。

        陈锦遐吸收完培元丹粉末的药力,从石室里出来时,天色已晚。

        药材也买回来了,还烧了热水。

        彭淼按记忆中的比例,将药材一一放进浴桶里,对陈锦遐道:“祖母,您泡泡,对身体好。”

        陈锦遐此刻迫切的想要好好的泡个澡,身体实在太臭了。

        彭淼施了个清洁术,扫去她身上的污垢,“祖母,泡的时候,身体可能会有些疼,您忍忍。”

        “好。”

        陈锦遐褪了外裳,进入浴桶开始泡药浴。

        彭淼则回石室,准备继续修炼。

        在修炼之前,她望向还放在石室中央的玉盒,想起父亲的话。

        “灵府空间?”

        她走向玉盒,咬破手指,滴了一递血上去。

        玉盒‘嗡’的一亮,吸收了鲜血。

        紧接着,她整个人出现在一片陌生的空间里。

        “吾女淼淼。”

        彭壂择的声音传来。

        彭淼闻声转头看去,父亲的虚影站在自己身后。他俊雅的脸上,挂着温润笑意,“父亲在这里等你许久了。”

        “爹,我娘呢?怎么只有您?”彭淼看向彭壂择身后,没找到南潋卿。

        彭壂择轻叹一声,“当时将此灵府空间留给你时,你母亲身体太虚弱,无法再留神识在此了。”

        “谢谢爹。”

        彭淼打量着灵府空间。空间不算大,二百来平米大小。

        虽然不大,但灵气浓郁,竟比石室还要浓郁几分。

        软绵绵的草地,铺满整个空间。头顶悬着一颗明亮的珠子,如同太阳一般,滋养着这片草地。

        “爹,那是什么珠子?”彭淼问。

        “那是玄阳鸟的妖丹。玄阳鸟有金乌血脉,放在这方小世界,可当太阳照明。女儿,爹的时间不多。这缕神识,只能坚持三五天,便要散去了。你将爹留给你的法诀取出,爹助你修炼第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