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主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答应帮忙?

第七章 答应帮忙?

        帖子薄薄的一张,成年人巴掌大小。烫金大字龙飞凤舞,苍劲有力,写着‘道一书院’字样。

        清灵玉佩,呈淡青色。上好的色泽下,有神秘纹路流动。那些纹路如同山川河流,奔流不息。看一眼,眼睛便刺痛无比。

        彭淼紧忙用帖子将清灵玉佩盖住,藏进被子里。

        好在这两样东西,似乎都有隐藏气息的阵法在,若看不到实物,绝对无人能发现。随便用一块凡布,便可躲过修行者的查探。

        “嘎。”

        这时房门被打开,轻缓的脚步声传来。

        是祖母回来了。

        彭淼立刻躺下,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不多会,帷幔被拉开,陈锦遐在床沿上坐下。

        她慈爱的打量着彭淼的小脸,见她额头上起了细汗,立即轻轻擦掉。并取来扇子,在床前给彭淼扇风。

        感受到微凉的风,彭淼睁开了眼睛。

        祖母今年都七十多了,虽然不是亲祖母,但她待自己,从未有一刻不真诚,又如何忍心让她给自己扇风?

        “可是祖母吵到你了?”陈锦遐的语气轻轻,温柔宠溺。

        彭淼爬起来,摇了摇头,奶声奶气道:“淼淼是睡够了,有点饿。自己醒的,不是祖母吵的。”

        她说着说着,伸手将陈锦遐的团扇拿过来,略有些笨拙的,一下一下的给陈锦遐扇风,“祖母也热,淼淼给祖母扇。”

        陈锦遐乐得眼睛起了氤氲。

        这个孙女,是她此生最大的慰藉。

        “淼淼,祖母去元府试探过了。元大人说你若有单灵根,他愿意帮你进入长生宗,但需得答应他一个条件。”陈锦遐道。

        她招手唤来端水的丫鬟,湿了帕子给彭淼洗脸。

        “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咱们就去测灵根,可好?”

        陈锦遐手上动作轻巧,语气也极致的慈祥温柔,她是真的将彭淼当自己唯一的亲人。

        彭淼闻言微愣,她没想到祖母真的能说动宗沅帮忙。

        想必……

        是付出了极大代价吧。

        祖母所拥有,修仙者看不上,凡人趋之若鹜的,必然是她手里的金银首饰和田地铺子。

        宗沅的先祖虽是长生宗的长老,但宗家整个宗族,数百口人,也是急需黄白之物延续家族的。

        “祖母。”

        彭淼扑进陈锦遐怀里,神秘兮兮的撒娇道:“祖母,您让她们都下去,淼淼要跟您说悄悄话。”

        陈锦遐失笑,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重要的悄悄话。

        但她还是宠溺的示意丫鬟们下去了。

        待丫鬟们离开,关上门,陈锦遐拉长了声音问:“说罢,有什么悄悄话?”

        彭淼从床上站起来,真的附到陈锦遐耳边悄声说道:“祖母,方才有人来给淼淼测过灵根了,淼淼是水灵根,单灵根。”

        此话一出,陈锦遐吓一跳。她立刻站起来,在房间里上上下下的检查,生怕有什么人要害她的孙女。

        见她焦急模样,彭淼心里暖暖的,也酸酸的。

        祖母只是个凡人,为了她,却敢跟修仙者拼命。

        她发誓,一定要保护好祖母!

        要变强,让罗清雪付出代价!

        “祖母。”

        彭淼赤脚下地,小跑过去拉住陈锦遐的衣袖,“是爹爹派人来的,那个叔叔说,有人在追他,所以等不及您回来,就走了。”

        为了能让陈锦遐相信,彭淼将君武来过事,稍稍加工了一下。

        她体质特殊,第一次测灵感会被传送走。前世就是测灵根的时候消失在测灵台,才被罗清雪认出了空镜灵体。

        这一世,在能力不足之前,她不能泄漏体质的秘密。

        所以,灵根是万万不能去测的。

        陈锦遐见孙女赤脚,吓得将她抱起来,“天虽然热,但赤脚在地上走,还是会着凉的。”

        彭淼被抱回床上,她给惊喜般掀起被子,将帖子和玉佩取出来,“祖母,仙师给的。”

        陈锦遐也是接触过修仙者的人,她立刻看出两样东西都极其不凡,顿时无比欢喜的在彭淼额头上亲了一口,“淼淼,仙师还说什么了?你爹……”

        她话音顿住,想起了自己从未与彭淼说过她亲生父母的事。

        顿了许久,她才惊慌的问:“你都知道了?”

        彭淼见她脸上惊慌的神情,心里一痛,祖母肯定是害怕她找回亲生父母,然后不要她了。

        怎么会呢?

        她永远是她彭淼的祖母!

        “祖母。”

        彭淼再次扑进陈锦遐的怀里,甜糯甜糯的撒娇道:“淼淼不是您的亲孙女,您还疼淼淼吗?会不会不要淼淼了?”

        “怎么会?”陈锦遐更咽,两行清泪不自觉落下,紧紧抱着怀里的孙女,“你是祖母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祖母怎么会不要淼淼?祖母,永远疼淼淼。”

        “嗯!”彭淼重重点头,“淼淼也要永远跟祖母在一起,然后去寻爹爹和娘亲,他们一定也将您当亲人。我们一家人,总有相聚的一天。”

        “好。”陈锦遐心中大定,惶恐散去,她擦了擦眼泪,对彭淼道:“淼淼,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你爹娘的东西,应该给你看看了。”

        虽然才六岁的孩子,本不应该知道这些。

        但她父母交代过,他们想让女儿知道的,对她的人生造不出危险。

        故而,几岁知道都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