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植物人老公醒来要宠着在线阅读 - 第137章 他相信云之蜀,不相信凤倾倾

第137章 他相信云之蜀,不相信凤倾倾

        林千泽,“……”

        他说错话了吗?

        云之蜀收起了笑容,“咱们不对女人动粗,严刑拷打这事情不能做!”

        厉璟寒问道,“厉梓熙那边最近有什么动静?”

        林千泽摇头,“没有动静,一切正常,除了刚给你说的安排了几个人过来协助我。”

        说是协助,林千泽就敏感了,在他看来极有可能是要夺权。

        云之蜀叹气,“咱们排查了不少人,包括与咱们有过恩怨的,但都与这事情没什么关联,也就查出极有可能与幽灵客栈有关,甚至是凤倾倾,特别是现在凤倾倾还嫁给了你。”

        好像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凤倾倾,到底是她,还是有人刻意为之,对此凤倾倾可知晓?

        云之蜀看向厉璟寒,又道,“要不……我去会会她,我尚未与她见过面,也许接触下会有新的发现。”

        林千泽倒是同意了,“我倒是觉得可行,问了又不愿意说,那就让之蜀去试探下。”

        厉璟寒是不愿意的,自己的老婆凭什么去会会别的男人?

        就算是他最好的兄弟,都觉得心里不得劲。

        他是相信云之蜀,可他不相信凤倾倾!

        见厉璟寒不语,云之蜀问道,“你还不相信我?我能对凤倾倾有什么想法?”

        厉璟寒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想多了,我不是不信你,是不相信她!”

        云之蜀,“……”

        林千泽,“……”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林千泽就没招了。

        云之蜀道,“要不……直接问她吧!单刀直入!”

        厉璟寒拒绝了,“不行,好不容易查到这一步,如果真与凤倾倾有关,那么必然惊动背后之人,想要再查就很难了。”

        对方隐在暗处,就算他恢复了,想要再对他下黑手的话,那么他防不胜防。

        这一处危险没有清除掉,他时时刻刻都要提防着。

        云之蜀与林千泽也明白这一点,只是这事情已经耗费了太长时间。

        **

        薛柠儿知道贺怀锦住院的消息,很快就带着鲜花水果去医院看他了。

        三天之后的贺怀锦,那张脸倒是看起来没一开始那么吓人了。

        不过脸上好几处还残留着淤青,特别是左眼的地方,那淤青尚未散去。

        鼻头的淤青看起来也有些吓人,而小腿的地方打了石膏,此时正被吊着。

        “你怎么来了?”贺怀锦看到薛柠儿的时候,眉头微皱。

        他受伤一事并不想让薛柠儿看到,这一副样子太狼狈了。

        薛柠儿看到他的模样,瞬间眼睛就红了起来。

        “要不是宋佩告诉我,你要隐瞒我到什么时候?”

        她走了过去,印象中,认识贺怀锦也有二十多年了,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狼狈。

        看到薛柠儿眼里的泪意,贺怀锦顿时笑了。

        “你看看,你一过来就要哭,这不是怕你哭!”

        贺怀锦抬手自然地为她擦拭去掉下来的泪水,心情显得很不错,又道,“这一次受伤,正好也让我休息休息,平日里太忙了,并没有什么时间可以休息。”

        薛柠儿看着他脸上的伤,还有吊着打石膏的腿部。

        “那一天你约了我,却放我鸽子的时候,就是因为受伤了?”

        “你都不告诉我,我还平白无故觉得委屈,生了好大的气。”

        贺怀锦加深了脸上的笑容,说话的时候轻柔了几分,“又不是什么好事,给你说还不得让你笑话?”

        “我怎么会笑话你?”薛柠儿吸了吸鼻子,在他的身边坐下,“到底是谁动的手?竟然如此大胆!”

        说起这事情贺怀锦也觉得纳闷,这几天他都让人去查,但是没有任何的消息。

        那一只套他的麻袋,太过大众,并无奇特之处。

        倒是在路口的地方查到了一段监控,一辆灰色的车子行驶出去,但是那牌子完全看不清楚,也就是说那个要动手打他的人,没有留下任何能够指向对方的证据。

        对方有备而来!

        “不知道,还在查,大概是我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吧!”

        薛柠儿垂眸沉思了下,再看向他的时候,询问,“你最近因为我得罪了凤倾倾与凤音音,你说会是她们二人吗?”

        她知道凤音音掉大海一事,很有可能是贺怀锦所为,但以凤音音的脑子,能不能够想到是他就不清楚了。

        “不可能!”贺怀锦立即否认了,“处理凤倾倾的事情,我处理得很隐蔽,不会有人知道的,那凤倾倾看着也就那样!”这一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薛柠儿有些忧心,真正与凤倾倾交手才清楚对方的实力。

        加上她有把柄在对方的手里,不得不去重视这一件事情。

        贺怀锦又道,“处理凤音音的事情……不瞒你说,是我推的她,她实在太烦人了,但是凤音音看起来像个傻子,她不会认为是我推她下去的。”

        在薛柠儿面前,贺怀锦没有秘密。

        薛柠儿道,“这事情我多少能够猜测得出来,我也知道你是因为我才这么做的,那凤音音亏我还当她是朋友,将你介绍给她认识。”

        “没想到如此不要脸面,竟然勾引你,之前还一直给我说她多么地喜欢厉梓熙,让我带她去厉家认识下厉家的人,真是气死人了。”

        就她凤音音也想要当上厉梓熙的女人,那厉梓熙也不瞎!

        看到薛柠儿这么生气,贺怀锦可舍不得,他抬手轻揉薛柠儿的头。

        “别生气了,一个凤音音不值得你这么生气的,你要是看她不惯,下次我再好好教训她就是!”

        说这话的时候,贺怀锦的眼里满是冰冷,凤音音这人要收拾也很简单。

        上一次让她逃过一劫,再有下一次,可就不会是这样的。

        薛柠儿也不想贺怀锦摊上什么事情,只道,“算了吧,那凤音音不用收拾,她也不好过。”

        凤家已经乱成这样,凤音音上回还在宋晏一的生日宴会上出了那样的事情,还被先用小船送回去,她回到凤家必定不会好过。

        贺怀锦道,“柠儿,你就是太善良了!”

        薛柠儿看着他鼻青脸肿的样子,“如果不是她们两人,那会是谁?”

        不是她胡思乱想,而是凤倾倾这人就挺邪门的。

        长相一般,品味不行,分明就是一副乡下里长大的样子。

        但是她现在的谈吐,有些时候让她挺疑惑的,加上几次出了风头。

        凤倾倾比起凤音音说真的厉害了许多,她的能力完全不像是乡下长大的。

        贺怀锦也不知是谁如此对付他,只道,“许是最近商业上得罪了什么人吧!等我查出来,肯定好好报仇!”

        连他贺家大少爷都敢得罪,看来对方是不想活了,被他揪出来,直接剁了他!

        看到贺怀锦眼里的狠意,又见他都是伤,腿都被打断了,薛柠儿也知道贺怀锦肯定会好好报仇,对方也是能耐,得罪谁不好,竟然得罪了贺怀锦。

        “嗯,那你先好好休息,等好了之后,亲自把那人给卸了!”薛柠儿安慰道。

        探望过贺怀锦,薛柠儿直接就去了厉家别墅。

        这会儿凤倾倾就在院子里插花,薛柠儿过来见此,笑道,“你倒是闲情雅致!”

        凤倾倾看着花瓶里的白色玫瑰问她,“怎么样,好看不?”

        薛柠儿搬了一张小凳子在她的旁边入座,细细一看那一只花瓶,随即摇头。

        “感觉单调了一些,谁插花全都是插白玫瑰,不弄点儿别的颜色的搭配?主次分明。”

        “我倒是挺喜欢这样的,白玫瑰就是白玫瑰,再有别的搭配,也只是被这花衬托得不起眼!”她将最后一只白色玫瑰插到瓶子里,稍微修整,十几朵的白色玫瑰倒是像手捧花那般。

        “我怎么觉得你这话中有话?”薛柠儿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