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植物人老公醒来要宠着在线阅读 - 第122章 信不信我将你拉去民政局?

第122章 信不信我将你拉去民政局?

        凤倾倾搞不懂这个男人的脑回路,这会儿他过来这边,不怕被人发现他的真实身份吗?

        还是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

        这别墅里外好些都有监控,也不怕自己伪装了这么长时间的植物人被发现。

        薛柠儿认不出他,不代表所有人都认不出他。

        厉璟寒看着皮肤暗黄姿色平庸的凤倾倾,再一看她的睡裙,款式也是许多年前流行的,穿在她的身上土里土气的,不过那布料穿着倒是舒服。

        二人就这么隔着几步之遥相望,凤倾倾先是危险地眯起了双眼,突然就露出了笑容。

        “你来这边干什么呢?”

        “你不是说了要发展婚外情,想要让我尝尝鲜,听说你那丈夫还是个植物人,那么想玩刺激的,咱们就当着他的面来玩,厉少夫人觉得如何呢?”厉璟寒唇角勾唇,笑容很明显。

        凤倾倾,“……”

        还想当她的面玩这个啊,可惜了,她现在不想陪他玩了。

        “万先生这接吻的技术,也就那么一般般,我后悔了,不想找万先生了,万先生若是想要寻点儿刺激的,不如我给你介绍介绍?”

        这个男人怕已是身经百战,她更喜欢干干净净的。

        果然是嫌弃他接吻技术不好,所以才大半天对他黑着脸!

        厉璟寒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多少有些受创,她的技术不怎么样,还嫌弃他的技术不行!

        厉璟寒起身,直接坦然,“我的初吻都给你了,你现在给我说不发展婚外情了?”

        凤倾倾都差点儿就要笑出来了,厉璟寒的初吻给了她?骗谁呢!

        厉璟寒的初吻要是给了她,她马上去表演胸口碎大石。

        “你不信?”厉璟寒就有些委屈了,这真是他的初吻。

        “你不是嫌弃我这技术不行,不如你再给我练练手?”

        他学习能力强,就不信今晚上她还能不满意。

        凤倾倾看着厉璟寒大步走来,她立即后退了步,“你干什么?我警告你,我可不好欺负!”

        真正动起手来,她确实不是厉璟寒的对手,但也绝对不会让他占太大的便宜。

        “你不是嫌弃我亲你的技术不好,眼下就有个练手的!”厉璟寒不顾她的反抗,直接抓住了她的手,立即摁住低头就要亲下去。

        然而凤倾倾已有戒备,就算双手被他单手控制住,但是双腿的力量与灵活力度可不容小觑,直接就朝着厉璟寒的跨下顶去。

        若不是厉璟寒躲闪得快,这一脚足够让他断子绝孙了。

        怪不得林千泽提起凤倾倾的时候,老是会提到那个目前还在监狱里关押着的男人。

        “厉少夫人竟然有点儿身手啊!”厉璟寒见她的长腿踢了过来,带着一股子凌厉,急急后退,这腿的杀伤力还挺厉害。

        “厉璟寒,人都回到家里,何必再伪装呢?”她嗤笑了声,这一次直接撕开他伪装的面具,也停止了进攻。

        闻言,厉璟寒微微眯起双眼,看来她已经知道了一切。

        所以今日才敢有那么大胆的行为,光天化日之下,撩拨他,还如此主动,倒是有意思了。

        他摘下了茶色的眼镜,露出那一双深邃清澈的双眼,看人的时候,多了几分独特的清冷。

        凤倾倾不得不承认,厉璟寒这一双眸子格外好看,与万景时的身份又有些不同。

        这眼神,一如当初他在幽灵客栈里遇上的他一样,让人难忘。

        厉璟寒的骨子里带了一些冷意,但是作为万景的时候,他刻意将这一份冷意藏起来了。

        厉璟寒又将胡须撕了下来,顺手再把假发拿下。

        完全完全就是厉璟寒的样子,是他躺在床上的模样。

        只除了他现在是站着的,是睁开眼的。

        凤倾倾看着厉璟寒只觉得他回来了,如果他能够继续安安静静回到床上躺好,那该多好。

        那才是她所熟悉的厉璟寒,才是最为稳定的样子。

        可惜了,这人全都是伪装的!

        心下就有些气愤了,“什么时候醒来的,还是一开始就在伪装了?”

        厉璟寒也没隐瞒她,“早就醒来了,也知道你最希望我能够一直安静地躺在那里。”

        “既然知道这是我最希望的事情,你为什么还要醒来呢?好好躺着不香吗?”这是第一次,凤倾倾当着有意识的厉璟寒,问出这话来。

        她太希望他好好躺在那边了,屋子里不空,也不惹事。

        厉璟寒有些无奈地说道,“躺着是真的累!”

        特别是后来那些天,完全是在凤倾倾的眼皮底下躺着,一动不动就算了,呼吸都要放缓,连续几天下来,他觉得自己都要躺废了。

        凤倾倾想着自己观察了这么多天,还天天守着他,结果还被他给蒙蔽了,就觉得心中有一股气给堵着。

        当即给了厉璟寒一记白眼,“活该,怎么躺不死你的!”

        想了想,凤倾倾看着他那张熟悉又赏心悦目的脸,问道,“你母亲知道这事情?”

        凤倾倾问出这话的时候,眼里浮起一抹笑意,“你们厉家人可真擅长伪装啊,你母亲以前或许不知道你是伪装的,所以病急乱投医,将我找来了,为了能够让你醒来,不惜与凤家结亲。”

        “后来你母亲应该是知道这事情的,但是怕露出破绽,所以……对外声称在家养病,闭门不见,是吧?”

        这厉夫人也是个厉害的主,所以在她将厉璟寒弄丢之后,一开始是很生气,但后来只是让她在家里好好反省,并没有太过于责骂她,并没有动用家法。

        “你猜测得都没错!”厉璟寒的眼里多了几分赞赏,这个女人并不愚蠢,相反还挺聪明。

        “所以啊,你们厉家人将我给耍得团团转呢,不过……厉梓熙应该不知道你醒来一事吧!”她将笑容收起,眼里染上几分质问,“你们怀疑你的车祸,跟厉梓熙有关?”

        “怎么会呢,厉梓熙是我最好的兄长!但是……”

        厉璟寒的眼里透露出一股冷意与警告,“凤倾倾,我醒来一事,你若是胆敢走漏风声,那你可就要仔细一些了!”

        “厉璟寒,你也有害怕的啊!”

        凤倾倾笑了起来,多了几分轻松,“这样算不算你有把柄在我的手里?”

        捏着别人的把柄,她就觉得挺爽的。

        像薛柠儿有把柄在她的手里,也不正面对付她了,甚至还得讨好她。

        “记住我的话就行了!不过……我醒来的前些天,怎么一直听着你希望让我醒来的话,凤倾倾,你能告知我具体原因吗?”那几天的凤倾倾格外反常,甚至是时时刻刻守着他。

        凤倾倾嗤笑了声,“我为何要告知你?”

        既然已经撕破了伪装,凤倾倾往沙发上一坐,舒服地靠在那边。

        厉璟寒也笑了,并在她旁边的位置入座,“因为我是你的丈夫!”

        “我死鬼老公……别忘记了,这事情你我都是被迫的,咱们也就只是名义上的,法律上可不认可!”

        厉璟寒都躺在那边一动不动了,结婚证肯定办不下来。

        就算动用关系去办的话,将来厉璟寒怕就要背负离婚的情况,厉夫人深知这一点,也从未提起结婚证的事情。

        不过该给凤家的,确实一点儿都没漏下,也给了她作为厉家少夫人的实权。

        不插手她在别墅里的事情,甚至还给她撑腰。

        “信不信我将你拉去民政局?”厉璟寒知道这女人想要离开轻而易举,当初才会那么轻易接受他母亲与厉家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