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植物人老公醒来要宠着在线阅读 - 第94章 你等我的那些时间,都是属于我的

第94章 你等我的那些时间,都是属于我的

        厉梓熙的目光直直地落在那一张床上,喃喃道,“不可能!这么大的别墅四处都是监控,要掳走一个人并不简单。”

        而后一脸的担忧,“婶婶知道这事情之后,应该很担心吧。”

        “是的,婆婆差点儿就晕倒了,她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说道这里,凤倾倾看向厉梓熙,“大哥,婆婆的意思是这事情暂且不提,希望大哥帮忙保密,若是消息传了出去,我担心婆婆她……又想要收拾我!”

        此事,肯定隐瞒不住厉梓熙的,他三天两头就过来一趟。

        而她也想知道厉梓熙知晓此事的反应,厉璟寒出事,最大的得益者就是他了。

        厉梓熙看着她担心的模样,轻轻颔首。

        “此事并非一般,婶婶有她的忧虑,但璟寒务必马上找到,他若是已经醒来那还好,可如果尚未醒来,落入有心人的手里,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厉梓熙知道这事情之后,安慰了凤倾倾几句,便离开了。

        凤倾倾想着这会儿厉夫人估计是不好受,她想着自己到底是她选中的儿媳妇,要不要去看看她。

        厉家老宅,她从未去过。

        凤倾倾让司机将她送到了厉家老宅。

        下车一看,这老别墅,外头收拾得干净清幽,但因为有些年头了,石壁上覆上了一些青苔,在炎热的盛夏里,却让人觉得喜人。

        外头的大红灯笼格外显眼,看起来很是喜庆。

        凤倾倾按响了门铃,没一会儿就有人过来开门了。

        张妈开了门,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孔,问了句,“小姐找谁呢?”

        凤倾倾将眼前穿着朴素得体的大妈打量了番,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

        “我是凤倾倾,过来找婆婆的,婆婆在家吗?”

        张妈并未见过凤倾倾,但听她说起婆婆二字,顿时明白了。

        “原来是少夫人啊,快请进,夫人在家里呢,这两天心情看起来很不好。”

        凤倾倾自然清楚厉夫人的心情为何不好,她轻轻颔首,“谢谢!”

        张妈看着面前姿色普通的女孩子,看起来也不会打扮的样子。

        倒是没有嫌弃她丝毫,只挂着和蔼的笑容自我介绍。

        “我是张妈,平日里负责夫人的饮食起居,少夫人可以喊我一声张妈。”

        “张妈,你好!”凤倾倾礼貌地与她打招呼。

        张妈满意地点头,将她带到了屋子里,让人端来了茶水,便去告知厉夫人。

        凤倾倾一路走来,只觉得庭院深深,带着一股古老的气息,有一种陵城古老建筑的独特之美。

        而来到客厅里,更是古朴简洁,家具都是实木的,看起来价值不菲。

        墙上挂了几幅画,她稍微一看,便看到古代大师的印章。

        能够挂在这边的,必然不会是赝品。

        没多久,厉夫人就出来了,脸色不怎么好,整个人看起来虚弱,双眼更是泛红微肿,很明显是大哭过。

        凤倾倾见此,立即上前将她搀扶住,“婆婆,您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厉夫人看了她一眼,垂下了眸子,眼里都是难过。

        “我儿子都不见了,我还能怎么好好的?”

        凤倾倾将她扶到沙发上入座,轻叹了口气。

        “璟寒是不见了,但林助理已经派了很多人暗中去寻找,婆婆您可要保重,璟寒要是醒来看到您这样子,还不得难过。”

        厉夫人没忍住,眼泪掉了下来,说话都是鼻音。

        “你说的是,可我就这么一个儿子,都已经成为植物人了,这会儿还不见了,也不知道什么人如此狠毒,非要这么对待我儿子。”

        “当时他出了那么严重的车祸,我就知道肯定不会简单的。”

        看到厉夫人哭,凤倾倾握着她的手,鼻子也有些发酸。

        “您怪我吧,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看好璟寒,好端端地在我的眼皮底下不见了。”

        这事情不管怎么说,对她来讲那都是耻辱。

        她凤倾倾竟然看不住一个植物人,若这是她接下的任务,那只能视为失败。

        厉夫人愣愣地看着她,最后在她的手背上打了一下。

        “可不就是怨你,在你身边你都能将人给看丢了,我要你有什么用?”

        凤倾倾看着被她拍过的手背,倒是不疼,但将她的儿子给看丢了,厉夫人没有家法伺候,只是在她的对面哭诉,她倒是觉得这个女人坚韧而明事理。

        之前厉璟寒的脸被她揉红了,被厉夫人发现都往她身上打了好几下。

        不过一个养尊处优的女人,打人也没多少力气,她又属于皮厚的那种,也不觉得疼。

        “对不起,我知道说对不起也没用过,但我会去把厉璟寒找回来的。”

        厉夫人看着眼前平庸的少女,抽噎了几下,“你有什么能力去找他?”

        凤倾倾,“……”

        作为凤倾倾这个人设,她确实没有能力。

        厉夫人又往她的手上打了几下,“行了,你回去吧,好好在家里思过,别成日里往外跑。”

        凤倾倾颔首,想了想,又说道,“今日大哥去我那边了,他也知道璟寒不见了。”

        “梓熙……”厉夫人眉头微蹙,这厉梓熙跟她儿子的关系倒是挺好的。

        她道,“知道就知道吧,别的事情你少说!”

        凤倾倾走了,她第一次过来厉家老宅,坐了不到半个小时,就离开了。

        等她离开之后,厉夫人收起了眼泪,唤来了张妈,“今日起谁找来我,就说我病了。”

        说的越多,破绽越大,她不能够让人发现任何的破绽。

        最好的办法,就是装病,闭门不出,谁都不见。

        **

        温馨的咖啡厅里,薛柠儿在里面等了些时候,才看到她等的人姗姗来迟。

        在见到贺怀锦过来,搅拌咖啡的手停了下来,薛柠儿皱了下眉头,一脸的抱怨。

        “你怎么这会儿才来,我都等了你好久,你迟到半个小时了。”

        贺怀锦身形颀长,长相看起来斯文,但神情有一股子阴冷。

        他的双眼偏狭长一些,看人的时候,似乎带了一丝冷意。

        但是在看到薛柠儿的时候,贺怀锦明显心情很好,他走了过去在她的对面入座。

        “让你久等了,我这边刚结束了一场会议,加上路上堵了一会儿车。”

        薛柠儿不高兴地哼了声,“每次约你出门,你总是一堆迟到的理由,明明就该是女生迟到的,可为什么都要我等你呢!”

        贺怀锦看到薛柠儿的样子,只觉得好笑,那一双狭长的眼里,也多了几分笑意,化去了那一股阴冷,“好好好,小祖宗,我这不是觉得你等我的那些时间,都是属于我的?”

        说着,贺怀锦取出一只礼盒给她,“给你的礼物,你瞧瞧。”

        薛柠儿接过礼盒,解开上面的绸带,打开礼盒一看,是一只通透的白玉手镯。

        贺怀锦看到她眼里的惊艳,笑道,“你戴上看看,你的皮肤白皙,我觉得很适合你。”

        她将手镯拿起,套在自己的手腕上,晃动了下手,看向贺怀锦问他,“好看吗?”

        贺怀锦满意地点头,眼里都是惊艳,“好看,没有人比你更好看了。”

        “那必须的!毕竟我这陵城第一名媛,可不是白叫的。”

        薛柠儿笑了起来,满是得意。

        手上这一只白玉镯子,她看着也还算顺眼,也就不生贺怀锦的气了。

        她将礼盒收拾好,这才看向对面的贺怀锦。

        “以后不许再迟到了,每次都迟到,讨厌死了。”

        “好!以后不迟到了。”贺怀锦含笑答应。

        薛柠儿撇了下唇,“你每次都这么说,可每次还是都迟到,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

        她与贺怀锦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贺怀锦大她一岁,读书时代高她一年级。

        平日里,她追在厉璟寒的身后,而贺怀锦追在她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