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植物人老公醒来要宠着在线阅读 - 第93章 凤倾倾摇头,有些欲言又止

第93章 凤倾倾摇头,有些欲言又止

        凤倾倾抬手指着自己普通的面孔。

        “九爷看我现在这一副面孔,又土又丑,我都受尽他们对我容貌的抨击了。”

        “厉璟寒什么样的大美人没见过,看到我在厉家,说不定二话不说直接赶走,哪儿还有接触他的机会?说不定都要以我为耻了。”

        心中却有些郁闷,如果厉璟寒真的只是伪装植物人,那么她这两个月以来,每天都在他的身边絮絮叨叨地说话。

        还好,她从未说过自己的另一个身份,无非就是念叨凤家的那些破事,念叨自己在乡下成长的部分经历。

        沈九沉仔细观察凤倾倾那张平庸的小脸,再一看她的穿着。

        终于连他都嫌弃地说来一句,“丑死了!”

        确实丑,看习惯了凤倾倾作为白茶时清雅脱俗的容貌,如今这平庸的姿色,判若两人。

        凤倾倾却笑了开来,“我倒是挺喜欢这一副样子的,看尽人间冷暖。”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凤倾倾便起身。

        “打扰九爷了,挺晚了,九爷早点休息。”

        沈九沉轻轻颔首,“慢走!”

        他将凤倾倾送到门口,看着她纤细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在夜色中。

        庭院里的茉莉正悄悄绽放,香气四起。

        沈九沉将大门关好,深深呼吸了口气。

        回到家里,夜已经很深了。

        凤倾倾洗漱之后,躺在沙发上,看着那一张空床发呆。

        习惯了躺在这边看过去就是厉璟寒安安静静躺在那边,而此时沉睡的王子已经不见了。

        想起昨晚上的那一吻,她该不会是真的将厉璟寒给吻醒了?

        还是说厉璟寒深受她的打扰,不得不醒来?

        毕竟他若是醒来的,知道自己被一个丑女给亲了,怕真会躺不住吧。

        小气鬼,就亲一下嘛!

        可如果不是他们所猜测的那样子,此时的厉璟寒是不是会遭遇到危险?

        凤倾倾开始胡思乱想,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就是没有睡意。

        她索性取出手机,点开了微信,凤倾倾的微信并没有任何的消息,她登录了白茶的微信。

        倒是跳出了不少的信息。

        万景:小茶,要不要约?

        凤倾倾一看时间,是前天的信息。

        她选择了忽略。

        见宋晏一给她发了二十几条的信息,她点了开来。

        宋晏一:小茶,我是宋晏一。

        宋晏一:到家了吗?

        宋晏一:小茶,早安啊!

        宋晏一:小茶,你在干嘛?出来一起吃顿饭,好吗?

        宋晏一:小茶,天气好热,你住在哪儿,我给你送点儿冰饮过去。

        宋晏一:你怎么都不回消息呢?是不是都在忙啊?

        宋晏一:小茶,我给你电话,你怎么不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宋晏一:要是有什么棘手的事情,你可以找我!

        ……

        宋晏一的信息发的很频繁,每天都发,纵然她一句都没有搭理,但是宋晏一也没放弃。

        这会儿宋晏一又发来了一条信息。

        宋晏一:小茶,睡不着,你看到消息了吗?如果看到了,给我回复一句好吗?

        凤倾倾看着宋晏一发来的信息,她知道自己不会跟宋晏一再有交集。

        他们的身份天囊之别,她很快退出了微信。

        纨绔子弟,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她并不当回事。

        **

        隔日一早,一宿并未睡好的厉夫人,只觉得头脑昏昏沉沉得厉害。

        她起身朝着梳妆台走去,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整个人都憔悴了几分。

        眼袋与黑眼圈都隐约可见了。

        不管她平日里保养得多好,到了这把岁数了,一旦没有休息好,疲惫在隔日都写在脸上。

        现如今儿子下落不明,她怎么能够休息得好?

        从厉璟寒出事之后,厉夫人每天都在煎熬中度过。

        可过往还有个念想,想着厉璟寒还有醒来的一日,现在他都已经不见了,这一份念想也被摧毁了。

        梳妆台上搁放着一封信,厉夫人眉头微微一皱,她记得昨日并未有这信封的。

        牛皮纸,简单素雅的设计,但上面的字迹让她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厉夫人颤着手去取那一封信,信封上只有简单的几个字:明徽楠亲启。

        明徽南是她的名字,自从她嫁给厉璟寒的父亲之后,就被尊称为厉夫人。

        让她激动的并非这个名字,而是这个遒劲有力的字迹,她一眼就认出了是谁写的。

        厉夫人迫不及待地拆开信封,里面有张信纸,里面的字迹与信封上的字迹一致。

        厉夫人细细地看了起来,边看边不再顾及自己的形象,大哭了起来。

        看完之后,厉夫人依照里面的吩咐,她找来打火机,将这一张单薄的纸,连同信封一并烧了个干净。

        一颗心,回归原处。

        算命的还是很有用的,凤倾倾对她儿子也很有帮助,果然是个贵人啊!

        厉夫人终于松了口气,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之前的憔悴都减半了。

        不管如何,事情总算是朝着好的方向来发展了。

        厉夫人将灰烬扔到了垃圾桶里,取出桌上的珠串,慢慢拨动佛珠,闭上双眼,口中念着,“南无阿弥陀佛……”

        再睁开眼的时候,厉夫人的双眼清亮,她似乎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但也清楚不可给儿子拖后腿。

        眼里厉色顿起,谁想要对付她儿子,得先过了她这一关!

        厉梓熙来的时候,凤倾倾正无所事事地在沙发上摆烂。

        她不知道要做什么,一整天下来,浑身都不得劲。

        习惯了屋子里还有个人躺着,现在那个人不见了,凤倾倾就觉得无精打采。

        从沈九沉那边得知厉璟寒可能已经醒来一事,她一回来立即就一个个电话过去,将那些已经睡下的家伙一个个喊了起来,吩咐他们去寻找厉璟寒的下落。

        然后摆烂一整天,在这个住了两个多月的家里,她不知道除了照顾厉璟寒,还可以做什么吗?

        少了一个厉璟寒,顿时觉得在这边生活无趣。

        厉家少夫人,好无聊呢!

        她凤倾倾果然并非天生富贵命,给她富贵安稳的生活,她都觉得不适应。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有些多,她都尚未理清楚,比如说那一场车祸的主谋到底是谁?

        “弟妹怎么看起来无精打采的样子?要不要出去走走?”厉梓熙朝着她这边走了过来。

        凤倾倾在看到厉梓熙的时候,这才来了点儿精神。

        但是那一张平庸的面孔,表情有些发愣。

        “大哥……”

        厉梓熙应该还不知道厉璟寒不见了吧,否则也不会是这样平静的表情了。

        厉梓熙颔首,“怎么这一副表情,可是因为凤家的事情?”

        凤倾倾摇头,有些欲言又止。

        厉梓熙笑道,“怎么回事?”

        她迟疑了下,好一会儿才出声,“璟寒不见了,婆婆发了好大的脾气,勒令我在家里好好思过,此事在我的眼皮底下发生,我有一定的责任。”

        “璟寒不见了?璟寒怎么会不见了?”

        厉梓熙似乎不相信这样的话,直接就上了二楼。

        凤倾倾随后跟上,跟着厉梓熙进了房间。

        屋子里空无一人。

        厉梓熙的瞳孔在看到那一张床上无人的时候,瞳孔放大。

        他回头去看凤倾倾,“璟寒,他……”

        凤倾倾也想从他的双眼里瞧出些信息来,“昨天一早我醒来,就发现璟寒不见了。”

        “他……醒来了吗?”厉梓熙有些不可置信。

        凤倾倾摇头,“我也不知道,但应该不是,璟寒一直以来都没有要醒来的迹象,再说了他若是醒来,肯定会发出一些动静的,我担心他是被人给……掳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