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植物人老公醒来要宠着在线阅读 - 第77章 只要九爷喜欢,我什么都舍得

第77章 只要九爷喜欢,我什么都舍得

        一看到沈九沉,凤倾倾露出甜美的笑容,她将手里的蛋糕与礼盒,全都摆到他的面前。

        “九爷!生日快乐!”

        说这话的时候,那一张普通的面容仿佛蒙上了一层光。

        沈九沉接过她手里的蛋糕与礼盒,看到她这土里土气的打扮,没忍住蹙眉。

        “你这是丑上瘾了吗?”

        凤倾倾有些无力,“我前些时日才遭遇追杀呢,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人,我那算是死里逃生,九爷也不懂得心疼人。”

        说着她将袖子捋起,露出已经结痂的手臂,虽已结痂,但缝了好几针,看起来整个伤疤还是有些骇人的。

        沈九沉看到她手臂上的伤势,冷哼了声,“让你平日里好好练武,不可松懈,都当耳边风了?”

        “我现在哪儿敢练武了?在厉家我就是个什么都不会,还特别好欺负的乡下小姑娘。”

        凤倾倾知道书房是沈九沉的重地,也没有进去,转身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

        沈九沉立即拎着蛋糕与礼盒跟了上去,“你还有更好的选择,没必要嫁给一个植物人。”

        “但这是一个契机,可以隐藏我的身份,九爷那时候忙,不知道我数月前被人追杀得多狼狈,也不知道谁花了那么大的价钱,想要我的性命。”

        谈起那三天两头的追杀,凤倾倾就觉得累。

        她回头去看足足高了她一个头的沈九沉,“九爷,可知道是什么人?”

        沈九沉将东西往桌上一放,凤倾倾才发现她来的并非最早的,桌上已经有两个蛋糕了。

        那两个蛋糕,她这么一看,倒是看出其中一个是白惜末送来的。

        沈九沉摇头,“若是清楚也就替你解决了,一会儿你给我讲讲情况,我来查查可是之前你所接到的任务,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或者对方想要……杀人灭口!”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沈九沉的眼里染上冷意。

        凤倾倾求之不得,“那必须的!好啦,先不说这些了,目前我还能应付得来,九爷先看看礼物可喜欢?不喜欢的话,我明年再接再厉!”

        沈九沉被她的话给逗笑,唇角微微勾起,他拆开了礼盒。

        见是一只雕琢精美的檀木盒子,木头散发着一股浅雅的清香。

        他在凤倾倾期盼的目光中,打开了檀木盒子。

        一串洁白明亮颗颗硕大的东珠,展现在他的眼前。

        沈九沉将东珠拿起,细细观看,眼里有着明显的讶异。

        “明朝东珠?以这东珠的形状大小来看,还是宫廷帝王所用。”

        凤倾倾满意地颔首,唇角的笑容越发明显。

        “还得是九爷识货,我这东珠来之不易,也算是值得了。”

        被万景拉去当女伴,还莫名得了一个未婚妻的头衔。

        沈九沉将东珠拿起来细细看着,“这东珠价值不菲,你倒是舍得!”

        “给九爷的,只要九爷喜欢,我什么都舍得!”九爷就是她的神,她的光。

        沈九沉将东珠放了回去,并盖上盒子,“礼物很好,我就收下了。”

        沈九沉喊来小容,让小容准备了茶水。

        沈九沉过生日向来都很低调,不像有钱人家那样,过个生日都要举办个宴会。

        也不像普通人家过生日,带着亲朋好友到饭店吃一顿。

        沈九沉的生日,一般都是他们提着生日蛋糕与礼物过来,说几句祝福话也就回去了。

        往年都是如此,但今年凤倾倾本想着送完礼物就走的时候,沈九沉将她留下了。

        小容已将茶水备好,沈九沉打开了凤倾倾送来的那一盒蛋糕,小心翼翼地取出来。

        没有生日歌,没有蜡烛,没有许愿,沈九沉直接切了两块下来。

        他将其中一块推到凤倾倾的面前,“还是你熟知我的口味。”

        “因为我也喜欢黑森林樱桃蛋糕。”比起别的蛋糕口味,她更喜欢这一款,吃着不腻味。

        凤倾倾挖了一勺子吃下,甜而不腻,她看着坐在对面的沈九沉,心中有些窃喜。

        白惜末他们送来的蛋糕,九爷都没有尝过。

        她送来的蛋糕,九爷很给面子地陪她一起吃。

        沈九沉看着面前跟白茶完全不一样的凤倾倾,“你在厉家可还好?”

        凤倾倾颔首,“是我六岁之后,最为风平浪静的一段时日了,体会到了富贵人家的生活。”

        厉少夫人的身份,每天的事情,就是陪着厉璟寒说说话。

        闲着没事的时候,出门逛奢侈品,喝下午茶。

        在家闲着,还有一庭院开得极好的花草,可以剪一些学习插花。

        完全与过去的生活分离开来,凤倾倾有时候都觉得跟做梦一样。

        “看来在厉家过得不错,不过以你的能力,厉家与凤家的事情倒是足够摆平。”

        沈九沉吃了一颗蛋糕上的樱桃,又道,“凤家的事情,我倒是有所听闻了,魏宁娇一事,你出手的?”

        “还是什么都瞒不过九爷呢,魏宁娇的事情,确实是我安排的。”凤倾倾浅笑颔首。

        “你长大了!”沈九沉抬手摸了下凤倾倾的额头。

        记得初初见着凤倾倾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女孩,正被一群男女压在地上打。

        纵然被打得鼻青脸肿了,但也掩盖不住她的清秀,那一双清亮的大眼睛,更是毫无惧怕。

        凤倾倾格外享受沈九沉这么摸着她的脑袋。

        “一下子都认识九爷十几年了,我怎么能不长大?”

        她笑了起来,那一双普通的眼睛,眼尾微微翘起,多了几分风情。

        吃过生日蛋糕,喝了茶水解腻,凤倾倾知道沈九沉平日里都忙着,便道,“九爷,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沈九沉出声。

        凤倾倾一脸的狐疑,“九爷还有事情?是不是……有任务?”

        如果这会儿出现任务的话,棘手的话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沈九沉知道她现在是厉家的少夫人,理应不会给她安排任务的。

        那么就是说,这一桩任务于她来说,并不妨碍她是厉家少夫人的身份。

        “是有一桩任务,而这一桩任务于你来说,是最容易的,但也是最难的。”

        沈九沉说这话的时候,并未错过凤倾倾脸上所有的表情。

        “九爷这么说,我倒是不明白了。”但莫名的,她的心底,有些紧张。

        沈九沉道,“有人要取厉璟寒的性命,如今,你是他的枕边人,想要下手没有人比你更为适合。”

        凤倾倾听得这话,立即蹙起眉头,她着急出声,“九爷,众所皆知,厉璟寒如今已是植物人,不管对谁都没有丝毫的威胁了,为什么还要取得他的性命?”

        凤倾倾不明白了,现如今的厉璟寒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他从出车祸到现在,都已经快九个月了。

        她嫁入厉家两个月的时间,每天亲自照顾厉璟寒,从未见过他要醒来的迹象。

        都已经如此了,怎么还会有人容不下厉璟寒?

        当初厉璟寒的车祸,看来确实是有人故意要除去他。

        看到凤倾倾如此着急,沈九沉微微蹙起眉头。

        “厉璟寒确实已成植物人,但有人出了高价。”

        能让沈九沉觉得是高价的,凤倾倾知道这一笔钱肯定不会少。

        厉璟寒,陵城第一矜贵,他的产业无数,身价奇高,想要买他性命的话,价格肯定不会低。

        “倾倾,你动心了?”说这话的时候,沈九沉几乎是笃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