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植物人老公醒来要宠着在线阅读 - 第75章 倾倾啊,你可来了

第75章 倾倾啊,你可来了

        “我没空见她!”凤倾倾立即回绝。

        “凤倾倾,我妈说要见你,你马上过来一趟,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妈好歹也是你的继母,是你的长辈!”

        “一个会偷人的长辈,我可不敢恭维,幸好不是我妈,不然我这脸面可就要丢大了!”扔下这话,凤倾倾就挂了通话。

        她能够想象得出来此时的凤音音,得气成什么样子。

        此时在医院里的凤音音听到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声,气得都想要摔手机了。

        魏宁娇的脸色很差,她的手臂与腿部都被菜刀砍伤,虽然没有伤筋动骨,但是也失血不少。

        此时的她,再无过往的神采,整个人消瘦了许多。

        见凤音音气急败坏的样子,魏宁娇问她,“凤倾倾是不是不愿意过来?”

        “她可嚣张了,完全不将你放在眼里!”凤音音一阵咬牙切齿。

        看到凤音音沉不住的样子,魏宁娇道,“你要心平气和!”

        凤音音都被她这话给气笑了,眼里满是嘲讽。

        “你妈要是偷人了,给你爸丢了这么大的脸面,我看你还能心平气和得起来吗?”

        魏宁娇觉得能被她给气死!

        但很快又听得凤音音接着说道,“妈,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事情,好好的一个家,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你可知道外面的人,看到我都是什么样的眼光吗?他们都知道我妈干了这样的缺德事,都觉得我的品行也是不行的!”

        “因为你,我这些天过的都是些什么日子啊?”

        每次说到家里的事情,她都担心薛柠儿她们看不起她。

        上回去薛柠儿家里,薛夫人对她的态度就不冷不热的,虽然没有明说,但还不知道怎么想她的。

        魏宁娇沉默了,这事情不管怎么算,她都只能吃了这个暗亏。

        不会有人相信她的,也确实是她做了这样不知廉耻的事情。

        许久之后,魏宁娇看着默默掉眼泪的凤音音,知道她这些天太过委屈了。

        “音音,你听妈妈说,咱们这是陷入了局里,有人布好了局,等着收拾咱们呢!”

        凤音音狠狠瞪她,眼里的泪水再次掉落下来,她吸了吸鼻子,抬手抹去。

        “你想多了吧,分明就是你水性杨花,现在又要找这么多的借口,你觉得谁会信你?”

        也不怪她父亲那么生气,想要离婚,还砍伤了她的母亲。

        这些时日连她都不好过,她父亲被人戴了顶众所皆知的绿帽子,能好受吗?

        魏宁娇这几天算是看清楚了,自己这个女儿向来被娇生惯养着,什么都不会,但嘴皮子倒是厉害得很,一张嘴就让她觉得刻薄。

        可惜这厉害之处,不是长在脑子里。

        凤音音抽抽鼻子,“你要见凤倾倾自己想办法去见她,反正我就说不动她,你当时怎么就不让我的八字跟厉璟寒适合呢?”

        如果她嫁入厉家的话,现在混得风生水起的就是她了。

        魏宁娇气急,“一个植物人,你想毁了你自己吗?”

        她不是没有想过,但凡厉璟寒能醒来,能恢复正常,她肯定想方设法都要让自己的女儿嫁到厉家,怎么可能白白便宜给凤倾倾,还让她回来。

        但厉璟寒已经躺了半年了,能有什么法子?

        她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为了繁荣富贵,去守一辈子活寡的。

        凤音音可不这么认为,“厉璟寒就算是植物人,那也不是一般的植物人!”

        她取过一旁的挎包,冷冷地看向魏宁娇。

        “有什么事情,你去找凤倾倾,柠儿约我下午见面,我走了。”

        魏宁娇躺在病床上,就这么看着凤音音离开。

        心下越发地冷,这个女儿的眼里,完全没有她这个当母亲的。

        她如今受伤,失血过多,凤音音没问她一句疼不疼,心疼的话,更是一句没说。

        全都在指责她的不是。

        想到薛柠儿如今对凤倾倾高看,魏宁娇的心里也觉得不是滋味。

        那薛家的人可没有简单的,相比下来,凤音音还是被她养得单纯了,就怕被人利用还不自知。

        魏宁娇想了想,亲自给凤倾倾打了电话。

        那边好一会儿才接通,“魏姨这都亲自找我了啊!”

        魏宁娇尽量让自己的声线柔和下来,“是啊,想起来,我倒是很少主动找你说说话。”

        “咱们之间的关系,可没什么好说的,再说了,这一次魏姨这么做,让父亲丢脸,连同我都觉得丢脸,音音甚至认为这是我算计你呢。”

        “可是魏姨您能不能跟音音说说,我哪儿有那么大的本事?”

        电话那头,凤倾倾刚给厉璟寒擦洗了脸与手,这会儿一手拿着毛巾,一手拿着手机。

        闭眼当植物人的厉璟寒:你没有此等本事,还有谁有这样的本事?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让凤家已经乱成这样。

        若是魏宁娇与凤盛知道这些是凤倾倾所为,还不得联手对付她。

        “是我……没有任何依据就这么说的,但我确实是被人陷害了!”

        魏宁娇的声音柔和且隐忍,“倾倾,我受伤了,你来趟医院吧,我也正好有事情要和你说说。”

        “好吧,我要是寻得时间就过去一趟。”

        这一次凤倾倾并没有拒绝,她倒是想看看魏宁娇想做什么。

        结束通话,将手机往一旁放下,凤倾倾将毛巾清洗干净,又细致地给厉璟寒擦洗了一遍。

        擦洗的时候,小心翼翼地避开唇上的那一块结痂。

        凤倾倾是傍晚才到了陵城第一医院的vip住院部。

        魏宁娇的住院环境很好,很温馨也很安静,还安排了看护。

        再次看到魏宁娇,倒是不像之前那样狼狈不堪,但整个人清瘦许多。

        头发披散下来,皮肤苍白,妆容未化的她,看起来比平日里大了几岁,但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这一点,凤音音跟她的母亲有些像,只不过凤音音年轻了许多,还继承了凤盛的一部分特征。

        凤倾倾看着魏宁娇的模样,她与年轻的时候相差并没有太大。

        印象中自己的母亲是个很温柔优雅的女人,容貌更是不会输给魏宁娇。

        只是她的母亲被凤家保护得太好,导致上了凤盛的欺骗,还被魏宁娇登门欺负。

        凤盛当真很爱魏宁娇的,名门出身的凤兰笙对于凤盛来说,只是一块垫脚石。

        凤倾倾尚未出声,魏宁娇在看到她的时候,就先出声了,“倾倾啊,你可来了!”

        凤倾倾颔首,朝着她走去,“魏姨看起来精神还是很不错的。”

        “还行!”魏宁娇伸手拍拍床边的凳子,“倾倾坐这边吧,我们娘俩也好好说说话。”

        娘俩?

        凤倾倾只觉得这话嘲讽,谁跟她是娘俩了?

        但她也没拘束,就在病床边的凳子上入座。

        “魏姨找我有什么事情,直说吧!”

        魏宁娇看人向来很准,此时她看着凤倾倾,只觉得与过去刚刚见面的时候,有所不同。

        “你变了!我以为你养在乡下,应该是无知且愚钝的,但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容貌上确实平庸俗气,穿着也是土气难看,但那一股子气质,总让人想要探究。

        可是因为继承了原本凤家的基因?

        她记得当初的凤兰笙也是如此的,恬静美好,出生名门,论长相凤倾倾不及凤兰笙的十分之一,论气质,多多少少继承了凤兰笙的些许。

        当年她偷偷观察过凤兰笙的,所以一直都在模仿她,后来还给自己报名了礼仪培训这一块,就是为了不比凤兰笙差。

        她看上了凤兰笙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