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植物人老公醒来要宠着在线阅读 - 第73章 笑死我了,他们最疼爱的是你

第73章 笑死我了,他们最疼爱的是你

        “我就只听她的话了吗?”

        凤盛走了过去,狠狠踹了魏宁娇一腿,听得她一声惨叫。

        “魏宁娇,今儿你若是不肯离婚,你就去死!”

        这些时日,那些人看他的目光,他受够了!

        他戴着这么一大顶绿油油的帽子,全都是这个女人赠与他的。

        魏宁娇痛哭出声,她害怕凤盛当真杀了他,这个男人今晚上已经完全失控了。

        凤音音的印象当中,父母恩爱,父亲对母亲的态度从来都是有求必应的。

        可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们两人会以这般的姿态出现在她的面前。

        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了。

        凤音音也害怕凤盛盛怒之下将菜刀挥向她,连忙转身就跑了出去。

        她来到庭院中,颤抖着手给凤倾倾拨打了电话。

        那边好不容易才接听,凤音音已经先着急地哭了出来。

        “倾倾,凤倾倾,你快点儿回来,爸爸要杀了妈妈,地上好多好多的血,你快点儿回来啊!”

        此时的凤倾倾正快乐地追剧,听到凤音音明显带着惊恐的声音,嗤笑了声,“与我何关?”

        凤盛要杀人,凤音音报警才是,找她做什么?

        凤音音的声音惊恐而着急,“我求求你了,爸爸真的要杀人了,我怕他连我也要杀了。”

        “凤倾倾,你回来吧,爸爸只能听得进去你的话了,现在地上都是血,爸爸的手里拿着菜刀啊!”

        凤倾倾将电视按了暂停,话筒里都是凤音音的哭声。

        前一刻还扬言要将她踩脚底下,这么快就求到她头上来了。

        凤盛这就想要杀了魏宁娇?

        那还真不行,他们二人的折磨尚未开始,怎么可以这么快就结束了?

        她母亲被欺骗、被伤害,家产落入他们手里,她自幼丧失父母的庇佑被送到乡下生活。

        这么多年来,为了学好一身本事,她吃了多少的苦头,历经多少次生死才有今日的一切。

        凤盛与魏宁娇尚未付出代价,尚未受过她们母女的苦,她不允许他们过于痛快地结束。

        最好的报复,就是相互折磨,将他们夫妻这些年来的情谊全都磨光。

        相看两厌,相互恶心。

        想到这里,凤倾倾觉得自己确实该过去一趟。

        她不耐烦地出声,“行了,别吵吵,我去看看就是了。”

        “倾倾……你快点儿来,家里的东西都砸光了,你再不过来,爸爸他就……”

        凤倾倾已经不耐烦地结束了通话。

        经过这几天的休养,她身上的伤势都好了许多。

        手臂上的伤如今也无大碍,凤倾倾换了衣服,想着这么晚要出去,到底还是要跟林千泽说一声。

        这些天,林千泽晚上都留宿在厉璟寒的房间里照顾。

        她敲响了房门,也没直接进去。

        没一会儿林千泽就过来开门了。

        “少夫人,有什么事情吗?”

        林千泽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到她身上的挎包,又问,“这么晚了,少夫人要去哪儿?”

        凤倾倾笑道,“凤家出了一些事情,据说是吵架很严重,凤音音让我回去看一眼。”

        林千泽问她,“可安排了司机?”

        凤倾倾道,“已经联系上了,司机就在外头等着。”

        “那好,少夫人注意安全,若是有什么事情,及时打我电话。”

        若只是简单的凤倾倾的身份,林千泽是真有些担心她回去凤家,会被那些人给生吞了。

        但她可是还有白茶这一层身份的,林千泽倒是觉得凤家那些人,更容易让她生吞活剥了。

        一个看似弱小的女孩子,对付十二个硬汉,那些硬汉还没占到什么便宜。

        就算是他,六个硬汉都足够要他命了。

        凤倾倾离开之后,林千泽这才关上房门。

        屋子里,厉璟寒正坐在沙发上忙碌着。

        刚才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此时厉璟寒抬眼。

        “吩咐眼线下去盯着,别叫凤倾倾发现了。”

        林千泽很快打了个电话,安排下去。

        他折回沙发旁,“凤盛现在是陵城的笑柄,估计受不住想要跟魏宁娇离婚吧。”

        “凤倾倾不会让他们离婚的!”厉璟寒说得笃定。

        “为何?”林千泽不解。

        “她这次回来,很有可能也是为了复仇,既是复仇,怎会让他们太过痛快?”

        厉璟寒勾唇,这一点,他还是很了解凤倾倾的。

        凤倾倾赶来的时候,凤音音就在院子里抹眼泪。

        屋子里传来凤盛暴怒的声音,还有魏宁娇的声音。

        凤音音听到车子的声音,抬头去看,果然是凤倾倾来了。

        她连忙跑了过去,拉住了凤倾倾的手。

        “怎么办?怎么办?他们越吵越凶了!”

        凤倾倾恨不得他们打起来才好呢!

        “我有什么办法,大半夜的将我喊过来,我是能打赢他们,还是能说赢他们?”

        “可是……”

        凤音音着急起来,“可你现在是厉家的少夫人,爸爸知道你会给我们家带来很大的利益,你去跟他说,他肯定会考虑听你的话。”

        凤倾倾只觉得好笑。

        “笑死我了,他们最疼爱的是你,将你养在了身边,我这个堂堂正正的唯一的凤家大小姐,可是自幼被扔到了乡下,凤盛对我不闻不问的,你觉得他能听得进去我的话吗?”

        她是不想他们这么快就结束,但今晚上过来,很大一部分还是过来看热闹。

        凤音音急得眼泪直掉,“你去劝他们啊,凤盛对你再不好,那也是你爸爸!”

        “搞得就好像凤盛不是你爸爸了!”

        凤倾倾嗤笑了声,没有再搭理凤音音,直接就进去了。

        一路走去,砸了不少的东西,家具都差不多毁坏干净了。

        可见凤盛的盛怒,地上也有一些血迹,但真正狼藉的是客厅。

        凤倾倾看到屋子里的狼藉,凤盛手里的菜刀沾血,地上也有一滩血迹。

        凤盛一脸的狼狈,脸上与手上都是抓痕,魏宁娇更惨,身上好些血痕,地上还有一撮她的头发,看来二人确实刚刚经历过一番恶战。

        凤音音随后跟了过来,看到他们现在的惨状,差点儿就晕了过去。

        “爸爸……妈妈……”

        魏宁娇受伤了,胳膊与腿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势,也不知道流了多少的血。

        听得凤音音的声音,她虚弱地出声,“音音……音音,救救妈妈……”

        凤音音大哭了起来,但是畏惧于凤盛手里的菜刀,只好去拉凤倾倾的手。

        “现在怎么办?倾倾,我妈妈受伤了……”

        凤倾倾一脸的嫌弃,这凤音音也真好玩,不需要她的时候,恨不得将她踩脚底下,什么狠话都能骂得出来。

        可这会儿需要她了,就如此地依赖她。

        魏宁娇怎么会将自己的女儿养成这样?

        “受伤了就打120把人带走,你觉得我还能医治她吗?”凤倾倾冷嗤了声。

        她也不管魏宁娇的死活,走到了凤盛的面前,她抬手就要去拿走凤盛手里的菜刀。

        但是丰盛盛怒之下,哪儿能管得住这些,菜刀一挥,要不是凤倾倾躲闪迅速,这会儿脸都给毁了。

        就是一旁的凤音音都被吓了一跳,还好,她让凤倾倾来了,否则凤盛怕真会杀了她的。

        魏宁娇也没想到凤盛会有此举动,她倒是无所谓凤倾倾死没死,就怕伤到了她的女儿。

        “父亲……”

        凤倾倾退后一步,朝着凤盛伸手,“父亲,菜刀危险,把菜刀给我吧!”

        知道凤盛不会这么轻易给她的,凤倾倾又道,“父亲,魏姨知道错了,你就算杀了她也无济于事,凤家还需要她,音音也需要妈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