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植物人老公醒来要宠着在线阅读 - 第62章 九爷是光,是神

第62章 九爷是光,是神

        但是这么热的天气,中午还说热到没有胃口,怎么这会儿穿起了长袖?

        然而袖口微微捋起,露出一截白色的纱布,厉璟寒看得清楚,那确实是纱布。

        所以这个女人是手臂也受伤了?

        一整个下午是去干了什么大事,竟然将自己弄得都是伤?

        见凤倾倾趴在沙发上久久没有动静,厉璟寒将双眼完全睁开,他看了一眼窗子外的天色,已经很晚了。

        也不知道凤倾倾具体什么情况,但这会儿起身怕是要让凤倾倾知道。

        纠结了一会儿,厉璟寒索性闭眼继续装植物人。

        他还不知道凤倾倾真正的用意为何。

        凤倾倾这一觉直接就睡到了半夜,她是被冷醒的。

        艰难地起了身,坐在沙发上,浑身的疼痛让她难受得厉害。

        抬手一摸自己的额头,是不是发烧,她自己也摸不出来。

        她去找了医药箱,从里面翻出体温计,给自己量了下体温,已是39.2摄氏度了。

        高烧!

        怪不得她这么难受呢!

        风倾倾将温度计放了回去,想到百里若昀送她回来路过了药店,硬是给她买了一些退烧药与消炎药,以备不时之需。

        这会儿是用上了。

        找到自己今日的包,从里面找出一小袋子药品。

        动作有些大,吵醒了已经睡下的厉璟寒。

        但是他纵然是已经醒来,也掩饰得极好,眼皮都不动一下。

        整个人处于耳听八方的状态,他以眼皮来感应屋子里的光线,亮度是开着灯光的样子。

        而沙发那边传来沙沙的声音,有拆塑料袋的动静。

        厉璟寒微微睁开了一条眼缝,朝着沙发方向望去,看到凤倾倾正在拆一包药。

        她的脸色暗黄,也不知道涂了什么东西,看不出她此时的脸色如何。

        但动作缓慢,偶尔皱下眉头,后背似乎难受得厉害,偶尔以受伤的左手去揉。

        厉璟寒看不出她拿出来的是什么药物,可能想得出来,理应是退烧药一类的。

        她受了伤,流了血,杀手的身份,肯定受过不少残忍的训练。

        就算受伤,她也可以做到不吭上一声,但能够让她半夜爬起来找药吃,理应伤势不轻。

        他想到那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可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给她端一杯水的都不行。

        凤倾倾想要给自己倒杯温水,可想到还要起身,她现在头昏脑涨的。

        因为发烧,加上伤筋动骨的缘故,浑身酸疼,也懒得再去倒一杯温水。

        以杯子里喝剩余的水,就着药吞了下去。

        此时也不管身后的伤势多疼,直接倒在了沙发上,疼得小脸都皱成了一团。

        只是在感觉到一束目光盯着她的时候,凤倾倾的目光直勾勾地朝着厉璟寒的那一张床看去。

        纵然是病弱的时候,但她的警戒依旧很好。

        她感觉到有人盯着她看!

        凤倾倾硬是起身,走过去检查。

        厉璟寒依旧紧闭双眼,呼吸平缓,她看向一旁的仪器,各种数据波动不大。

        凤倾倾松了口气,“厉璟寒,你可要好好躺着睡大觉,别醒来折腾人,明白吗?”

        厉璟寒,“……”

        这女人就是不讨喜。

        都这样子了,还怕他醒来。

        不过真是警戒,他就是那么看了一眼,凤倾倾尽管已经倒下,还能感觉到他的目光。

        见厉璟寒并无别的动静,看她的目光也不复存在,凤倾倾以受伤的手轻捏了下他高挺的鼻头。

        “刚才真的不是你在看我吗?我怎么三天两头就能感觉到你在看我?”

        “厉璟寒,你该不会不是植物人?”

        “或者该说,其实你已经醒来了?”

        但这么一想又觉得不对,一个多月了。

        如果伪装三五天的话,还能蒙混过去。

        但这都已经大半年了,厉夫人为此天天求神拜佛,连让她进门的法子都已经做出来了。

        再说,厉璟寒为什么要伪装?

        “还是说,你即将要醒来了?”

        “可别这么快啊,等差不多时候了,你再醒来。”

        “若是真的醒不来也没关系,我走之前肯定会找人医治好你。”

        她的人脉就算不行,但还有九爷。

        人人都说沈九沉只是沈家的私生子,不被沈家承认,但她知道沈家好几代人,没有一个比得上九爷。

        沈家能有九爷这样的人,当真是沈家的祖坟冒青烟了。

        九爷是光,是神,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

        她摸摸他的脸,“你是陵城的第一矜贵,好好听话,姐姐一定让你恢复当初的高度!”

        厉璟寒,“……”

        他只觉得这女人的手抚在他的脸上,格外滚烫。

        有40摄氏度左右的高烧了吧?

        怪不得都开始说胡话了。

        凤倾倾重新躺回了沙发,刚才那么一动,浑身酸疼难受。

        她扯了一旁的毯子给自己盖好,大概是吃了药的缘故,很快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

        隔天,凤音音就过来敲门了,“倾倾,倾倾,起来吃早饭了!”

        门口的保安,“音音小姐,少夫人还在休息。”

        凤音音白了一眼保安,“这都八点了,也该起来了吧,人要是晕倒在里面,你担当得起?”

        保安,“……”

        凤音音一脸的得意,继续敲门,“倾倾,起来吃早饭了,晚些时候,我还要出门去玩呢!”

        已经醒来继续当植物人的厉璟寒:这女人怎么还在他家?晦气!

        凤倾倾是被外头频繁的敲门声给吵醒的,她皱着眉头醒来,浑身疲惫。

        后背与腰间疼得厉害,加上手臂上的伤势也疼得一抽一抽的。

        没忍住暴躁出声,“再吵吵就给我滚出去!”

        外头的凤音音立即停止了敲门,就连说话声都轻了许多。

        “倾倾,我就是想喊你起来吃早饭。”

        “闭嘴!”凤倾倾怒道。

        这回外头彻底没有声音了。

        虽然疲惫,但凤倾倾还是起来了,想着还是该给自己上个药,才能好得快。

        她起身梳洗干净,在卫生间查看了自己的伤势,后背、腰间大片的淤青,看起来比昨天还要可怕,特别是后背的地方,沁出了血迹,但已经干了。

        想要给自己上药,又怕这一身的药味引人怀疑,最终凤倾倾还是放弃了。

        取出药才要吃下,就听得外头的敲门声,她还以为是凤音音。

        但女佣小李已经出声了,“少夫人,夫人来了。”

        凤倾倾,“……”

        昨天厉夫人没有过来,今日倒是过来了。

        她现在身上都是伤势,那厉夫人可厉害着呢。

        但凤倾倾还是很快出声,“你安排人好好招待夫人,我梳洗下就马上过去。”

        “是,少夫人!”

        凤倾倾有些头疼,她现在浑身都难受,还要出去应付厉夫人。

        不过转眼的时间,很多说辞她就已经想好了。

        但也清楚,凤音音自取其辱的日子到了。

        凤音音在看到厉夫人的时候,心中是激动的。

        她见着厉夫人精致完美的打扮,身上那一种贵气,就是她的母亲也无法比拟。

        那是与生俱来的气质,是沉浸富贵人家多年所培养出来的气质,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她的目光扫过厉夫人的妆容、穿着,包括身上的珠宝首饰,那随随便便一件都价值不菲。

        在她的面前,凤音音都觉得自己的母亲庸俗了。

        “厉夫人,我是凤音音,倾倾的姐姐。”

        厉夫人端坐在那边,目光落在凤音音身上。

        “你就是那个……在外头造谣倾倾跟林助理有染的凤家的大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