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植物人老公醒来要宠着在线阅读 - 第18章 现在璟寒已经有老婆了

第18章 现在璟寒已经有老婆了

        凤倾倾抬手擦拭脸上的泪水,眸子含泪怯怯地看向厉夫人。

        “婆婆,我守着璟寒的时候,跟他讲起了您,他一出事,有您这般护着,凤音音污蔑我的时候,有她的母亲帮忙,而我什么都没有!”

        凤倾倾擦拭着眼泪,泪眼朦胧地看着厉夫人,果然看到她的神色不像刚才那么愤怒。

        于是接着又说,“我一时感叹,想起我母亲,我六岁的时候,她就永远离开了,如果母亲还在,她一定也会如婆婆您一般,疼爱自己的孩子。”

        厉夫人想起她的身世,确实是个可怜人,但心中的愤怒依旧不减。

        “这也不是你能够大半夜离开的理由,外头传你的谣言虽然已经查明真相,但是你的身份,是不是应该注意一些,而不是任由旁人嘲笑璟寒无能?”

        凤倾倾带着哭腔,“我想去找我母亲,但只知道她葬在陵城的公墓,具体是哪里的公墓我也不清楚,我也不敢问我父亲,一说到母亲,父亲总是暴躁如雷,我害怕……”

        年幼时,她母亲葬在哪儿她确实不清楚,带她的叶姨也说不上来。

        后来是她在长大一些,才让九爷帮忙查出来。

        凤盛与魏宁娇心中有鬼,将她的母亲葬在偏远的地方,且从来不去,从来不提。

        看到凤倾倾刚回来发红的双眼,只怕在外头是哭过的。

        且现在的凤家皆是牛鬼蛇神,若不是看上凤倾倾的生辰八字,她不屑跟凤家攀上半点关系。

        厉夫人想到她悄无声息地离开,佣人也都不清楚,冷哼了声,“那你是怎么离开的!”

        “我怕他们得了您的命令,不敢让我离开,我就……爬窗下去的。”

        厉夫人看她瘦弱的样子,气焰倒是消下去了一些。

        “你倒是能耐,这边是二楼敢爬窗下去!”

        感觉到厉夫人的情绪不像刚才那样,凤倾倾立即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婆婆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做的,只是当时一时感叹心中难过,就想着去看看母亲,没想到让婆婆担心了,我下次不会再犯了。”

        有时候温柔与低声下气,才是最强大的武器。

        不止男人吃这一套,女人也是如此。

        见她哭得眼睛又红又肿,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厉夫人给那拿着棍子的女佣一个眼色。

        女佣很快就带着棍子走了。

        凤倾倾松了口气,觉得今日这事,算是糊弄过去了。

        “这么晚了去洗洗睡了,往后注意一些,好好照顾璟寒,再禁足一个星期。”

        凤倾倾立即颔首,“婆婆,我明白了,谢谢婆婆!”

        厉夫人叹气,担心在她离开之后,凤倾倾心中怨恨,将气撒在她儿子的身上,到底还是让自己的情绪看起来平和许多。

        “你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凤家待你不好,往后少过去就是,将这边当做自己的家,照顾好璟寒,等他醒来,你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收拾凤家那些人也是可以的。”

        凤盛带着别的女人过来霸占凤家的一切,过去在陵城也是别人茶余饭后的话题,她自然也有耳闻。

        凤倾倾忙附和,“婆婆说的是,我不该一时情绪起来,就爬窗下去,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厉夫人又安慰了她几句,这才离开。

        凤倾倾将她送上了车子,回到房间里才松了口气。

        厉夫人可谓是软硬兼施,先说她的过错,要以家法惩治吓唬她。

        然后担心她对厉璟寒不好,又安慰她,许她好处,叫她将厉璟寒看得重要。

        她不知道今晚上的说辞,厉夫人信不信,但禁足剩余一个星期,接下来出去也就不需要如此了。

        走到厉璟寒的身边,她轻轻拍拍他的脸,“可要让你妈给吓死了。”

        “你说小老太太这么晚不去睡美容觉,跑来突击检查做什么,我还能欺负你啊?”

        她撇了下唇,揉了揉刚刚哭过的眼。

        “为了让你妈相信我的话,我刚才眼泪可没少掉。”

        凤倾倾又去搓他的脸,但有了上一次惊悚的画面,现在力道都放轻了许多。

        等到凤倾倾拿了衣服去卫生间梳洗的时候,厉璟寒这才睁开双眼。

        他松了口气,之后放缓了呼吸。

        他母亲刚才的气焰不小,在这边骂了好几句凤倾倾不知好歹。

        按理来说就算没有动用家法,今晚上的凤倾倾肯定也不会好过。

        可才不到半个小时就完事,他倒是好奇凤倾倾是怎么逃过这一劫的。

        女人的眼泪攻击,他母亲年轻的时候可见多了。

        他在回来的路上,接到林千泽的电话说他母亲过来一事,硬生生让林千泽拖着,别让他母亲进来他的房间。

        之后风驰电掣地赶回去,在他母亲进房的前一刻躺得跟死人一样。

        也算是有惊无险。

        **

        因为还处于禁足期间,加上厉夫人现在白天、晚上、夜里,都有突击检查的可能。

        凤倾倾安分了两天,而这两天厉夫人大概也是不放心,一天过来两趟。

        厉璟寒从未觉得如此难熬,这两天两个女人轮流盯着他,他连想要翻个身都不行。

        终于在第三天,厉梓熙过来了。

        厉梓熙来的时候,还带了个人。

        因为凤倾倾被禁足,厉夫人也下了命令,不相干的人少过来这边干扰。

        前几日薛柠儿来此,被保安人员拦下了,今日薛柠儿正好遇上厉梓熙,便跟着一道过来。

        因为厉梓熙的缘故,薛柠儿少了上一次来此的趾高气扬。

        但是看凤倾倾的目光,依旧不屑。

        薛柠儿一过来招呼都不打,就要往厉璟寒的房间里走去,但是凤倾倾已经将她拦住了。

        “薛小姐,我和我丈夫的房间,薛小姐不方便进去吧!”

        正从后面走来的厉梓熙听到这话,看了看她们二人,尚未表态。

        薛柠儿已经看向厉梓熙了,小手拉着他的西装下摆。

        “梓熙哥,你看凤倾倾不让我去看璟寒,咱们三人可是认识几十年,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了。”

        说这话的时候,薛柠儿骄傲地抬起了下巴。

        她与厉梓熙、厉璟寒认识多年。

        当年两家的关系不错,他们三人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

        凤倾倾听得薛柠儿的说话声,只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厉梓熙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扯开了与薛柠儿的距离,那一截西装下摆也从薛柠儿手里松开。

        他道,“之前你来看璟寒,确实没有什么不行的。”

        “但是现在璟寒已经有老婆了,弟妹这么说也有道理。”

        凤倾倾没想都厉梓熙会帮她说话,但转念一想,自己的话确实有理。

        夫妻之间的房间,怎么可以是别人想进去就进去的。

        况且还是个女人,是个对厉璟寒有非分之想的女人。

        薛柠儿的神色,瞬间委屈起来。

        “梓熙哥,但璟寒这么久没有醒来,难不成,我现在连看他一眼都不行了?”

        厉梓熙看向凤倾倾,“弟妹觉得如何呢?”

        薛柠儿也看了过来,眼里满是威胁之意。

        然而凤倾倾最不怕的就是别人威胁她了。

        她浅浅一笑,那一张普通的脸,硬是让人觉得有一丝的风情。

        “大哥,薛柠儿对璟寒的心思不纯,上次薛柠儿过来一事,我婆婆已经很不高兴了。”

        “薛柠儿的八字跟璟寒的八字,也是天合之作,婆婆原本看中的就是薛柠儿,但是薛柠儿拒绝了。”

        “为此,婆婆大动肝火,下了命令不让薛柠儿过来接触璟寒。”

        她决定将此事的锅给厉夫人背着,大不了让薛柠儿去找厉夫人,看看厉夫人是否同意。

        薛柠儿就知道她要提起这一茬,“如果不是我没有同意,能够轮得到你吗?”

        她冷笑了下,妆容精致的眉眼里都是讽刺。

        “丑八怪,也不看看你长什么丑样,就你这样的能够嫁到立即,当真是烧了好几辈子的高香了!”